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千金重生之丫鬟难当 > 第二百五十三章 咱们不如把婚事办了?
    “……”

    她当场石化!

    他,他这是在向她求婚吗?

    她的心如擂鼓,跳的太快了,简直快要冲破胸腔跑出来了。

    他不是在开玩笑,他是真的想娶她,不是做戏,是真的!

    她喜不喜欢他,喜欢,已经喜欢到了骨子里。

    那她愿意嫁他吗,答案即便人问一千遍,也永不会变。

    她愿意!

    于是,她的脸上也绽开笑容,努力抑制住内心的羞涩,温柔而坚定的答:“好。”

    他眉眼一亮,便又俯下身来,她害羞的闭上眼睛,眼看俩人又要吻在一起,门口却传来轻微的敲门声:“笃笃笃”。

    门虽然是关着的,但小冬还是一下就听出了这是将夜回来了。

    三人相处已久,彼此之间已经有了相当的默契。

    环在她肩膀上的手臂松开了,无间皱着眉叹息一句这才淡淡道:“进来。”

    他话音刚落,门就被轻轻推开了,果然是将夜站在门口。

    “公子。”将夜径直走进来,对着无间躬身道。

    无间又坐回到座位上,恢复了惯常的懒洋洋:“说吧。”

    小冬感觉自己的脸上还热辣辣的一片,不用照镜子都知道现在自己这脸肯定是红的不像样子了。

    她又羞又囧,便借口去烧水,提了茶壶跑出了屋。

    身后将夜四平八稳的声音渐渐响起,她隐约听到什么“土著”,“坊市”之类的词语。

    提着茶壶走到二楼她暂且停了下来,这阁楼里是有专人服侍他们的日常起居的。

    再往下走,到了一层便是仆人婢女所在之地了,她现在这个样子有点不太好意思出现在众人面前,便暂时停下来休整。

    她和无间三人都住在第三层,这第二层便空了下来。

    她走到窗边,推开窗户吹了一会儿海风,等心情彻底平复,这才又拎着茶壶去到一楼。

    等她再度回来,显然将夜已经报告完了该说的事项,正束手站在无间身后不远。

    见她进来,他略微欠了欠身,默默走出了房间,还顺手把房门带上了。

    将夜一走,她脸上好不容易才退下去的热度又起来了。

    她没敢看无间,只低着头拎着水壶走到桌边。

    一想到他刚才的那个吻,她的脸就感觉火辣辣的。

    真是太没出息了!她在内心暗骂自己一句。

    不过被他亲了一下她就快找不着北了,那以后成了亲入洞房的时候她不得羞得要晕过去啊。

    一想到日后要入洞房,她的心又开始止不住的狂跳,恨不得立刻找条地缝钻进去。

    哎呀,这真是太羞耻了,她怎么会突然想到这些事?

    她正面红耳赤,心猿意马,他的声音就飘了过来,带着几分调笑。

    “丫头,你知道你现在这样子有多勾人吗?你再这样,为夫可就等不了到你的及笄之礼了,咱们不如尽快就把婚事给办了?”

    “尽快办婚事?”她愣了一下,手上一抖,壶里的茶水顿时溅了出来。

    眼看那热茶就要落在她的手上,手里忽然一空,茶壶就到了无间手中。

    而她也被他带离两步,躲了开去。

    “小心点,你没事吧?”他将茶壶随意丢在桌子上,执起她的手来看。

    “没,我没事,”她下意识的回他,盯着他好看的侧颜看了半晌后,她忽然开口道:“你是不是忍得很辛苦?”

    她曾经问过他,有没有喜欢过什么人,他说这一世只有过她。

    这大陆上的风俗即便国家众多也大同小异,男子从十六岁开始便可进行婚配,女子是十四岁开始。

    无间身为男子,现在已经二十有六了竟然还没有娶妻,虽然贵为千武太子,却连一个侍妾也还没有纳,的确是世上罕见了。

    她是大夫,虽还不通男女之事但医理却懂得很多,成年男子长期禁欲的确对身体不好。

    她不能眼看着他这样受苦,况且她活了两世,早已看淡世间的各种礼数,即便没有八抬大轿,明媒正娶,她也愿意跟了他。

    她这话一出口,该无间愣神儿了,他伸指轻点了她的额头一下,又好笑又无奈的叹了口气。

    “你放心,虽然有些辛苦,但你夫君还撑得住。你是我将要娶的妻,一生中唯一的女人,我怎会随意要了你,唯有举办盛大的婚事,昭告天下,方才可以。”

    他说的郑重,她心下颇为感动,自从母亲病逝后,这是第一次,她感受到了来自他人的重视和在乎。

    于是,她仰头看他,低声道:“我不在乎那些礼节,只要能与你在一起就好。”

    他却捧着她的手轻吻一下,轻声道:“我在乎,因为你配得上所有最好的对待。”

    所有的羞涩瞬间都化作了感动,她忍不住落下泪来,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流个不停。

    他取了帕子出来轻轻为她拭泪,过了好半晌她才逐渐平静下来。

    “刚才将夜说了什么事?”她恢复过来后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这个。

    无间先是伸手拎起茶壶倒了杯热茶给她,这才幽幽道:“中雾岛土著明天有坊市的集会,会贩卖一些他们所特有的东西。”

    “特有的东西?”她捧着茶杯啜一一口,接着道:“比如呢?”

    无间没有回答,而是直接翻手取出一物递了过来。

    她放下茶杯接过来细看,这东西只不过拇指粗细,长不足一寸,颜色乌黑,看其材质像是树藤类,表面有一些向外凸出的疙瘩。

    并且东西一入手她就闻到了一股药香,只是味道太淡,几不可辨。

    “这是……药材?”她有些不确定的问。

    他点点头,确定道:“是的。”

    这东西竟然真的是药材?

    她捏着这截树藤翻来覆去的看了半天,终于探手进腰间的皮袋取出了几件工具。

    几息之后她猛然惊叫一声:“这物竟然是魅藤?”

    见无间露出疑惑的表情,她赶紧解释道:“魅藤是一种在大陆其他地方已经绝迹的药材,其药性十分的霸道,多用在猛药的配方中,不过这东西绝迹后,大夫们也就改换了其他药物来替代了,只是效果都不如这魅藤好。”

    语毕,她却皱了皱眉头。

    “怎么了,这截魅藤有什么问题吗?”无间好奇的问。

    “根据医典记载,这魅藤色泽乌黑,浑身长满疙瘩,且有异常刺鼻的气味,因此很容易被人发现,所以这也是它会这么快就绝迹的一大原因。”

    “但是,”她看了一眼手里的这截药材,有些疑惑:“这东西我百分百确定是魅藤,但它却几乎没有什么气味。”

    这又是为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