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六岁金丹大佬在乡野 > 第一百章 【恐怖、加更】如期而至的婚约(一)
    忙完这一切后,林芸豆便离去了。剩下的事情就是家里三个男丁,学着铁匠铺里的工人活计,开始在一旁有模有样的千锤百炼。

    其实完全不用这般麻烦,因为林芸豆已经用修士一套炼器之法给锻造好了。只待熄火取铁器即成,但是,孟庆丰并不知晓。

    林芸豆也没有去解释,相反,她老人家觉得检验一下成果,还是不错的想法。

    孟家在自家屋后,忙得不亦乐乎。

    而村中心地带王家,王秀一连做了几夜的噩梦。

    第一夜。

    这一天,正是原本定下的出嫁的日子。如果没有上官月隐的慷慨解囊,王秀就要嫁过去了。

    丽春的心里对上官月隐充满了感激。只是,王秀对待上官月隐的态度很是恶劣。也不知道他们二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导致王秀非常不待见上官月隐。丽春觉得她需要给闺女开导一番,毕竟她们家是偿还不出来这三千大洋。要对恩人感恩戴德!

    临睡前,丽春一脸心事重重的推开了闺女的房门。

    丽春紧蹙着眉,质问道:“秀啊!你给娘说实话,你是不是还想着姓孟的兔崽子。”

    房间里,点着煤油灯。王秀并没有就寝,而是坐在灯下翻看着过往孟珏写的字。

    那张薄薄的纸张上,写着王秀的名字。这是很久以前,那个时候林芸豆还没有到孟家。王秀询问了孟珏自己的名字该怎么写,孟珏想都没有多想一下,便拿出一张崭新白纸在上面把王秀名字写了下来递给她。

    恐怕孟珏连都没有料到,那张随手写下纸张居然被王秀,小心翼翼保管到如今。

    丽春不识字,不知道那纸上写的什么。但是,她知道闺女有多宝贵这张纸。答案不言而喻,这定然与孟珏有关。

    王秀将纸又小心翼翼地收起来,装进了木匣子中。又把木匣子放回了储物柜中,这才不耐烦地回道:“娘!瞎说什么。孟家已经和俺王家没有了关系。”

    说到最后,少女一脸情绪失落。是啊!孟珏和她什么也不是!

    王秀拧着眉,她就是不喜欢瞧见闺女这幅半死不活的样子。

    真是孽债,她怎么就生了这么一个讨债鬼。

    丽春没有去揭破王秀那劣质的谎言,一脸气呼呼的离去。临走丢下一句,关心的话语。

    丽春气呼呼地说道:“早点睡,油灯省着点用。”

    房门随着丽春离去,被对方随手关上了门。王秀从座位上起身,动手将门栓子插上。

    屋外已经飘着鹅毛大雪,村长也没有回村。少女吹灭了油灯,躺在了床上。想着杂七杂八的事情。

    她盼望着村长早点归来,把张二凤一家赶出村子。明明大伙都快淡忘了那件事情,都是这个可恶的张二凤多嘴。

    胡思乱想间,少女陷入了梦乡。

    梦里的天空是黑暗的,压抑着人的心情。有一种禁锢了灵魂自由的感觉!

    咚咚!

    一阵敲门声传进耳中,王秀揉着惺忪的睡眼,摸着黑下了床。光脚在地面上摸索着鞋子,却没有寻觅到自己的鞋子。

    咚咚咚!

    那急促的敲门声,催促着王秀。

    床上的少女被这急促的敲门声吵醒,只是,她脑袋昏沉沉的,浑身上下还有种无力感觉。好似干了一天农活般乏力!

    王秀有些不高兴,半眯着睡眼朦胧,说道:“娘!你大半夜不睡觉又跑来做什么?俺在找鞋子,你等会。”

    屋外没有传来丽春的回话。

    咚咚咚咚!

    依旧是那急促的敲门声。

    王秀也烦了,睁开了眼眸。屋里非常黑暗,伸手不见五指。

    少女依旧没有在黑暗中摸索出自己的鞋,屋外那催命一样的敲门声还在持续下去。

    少女索性便光着脚,踩在地面上。不用点灯,按照记忆,王秀也能摸到门处。

    只是,王秀感觉自己走的非常吃力。她感觉自己头重脚轻、四肢无力!尤其是脑袋越发昏沉沉,非常想回床上倒头就睡。

    刚刚打开房门,一道刺眼的光芒便照射进了自己眼珠。

    有些刺疼、外加上不适应突如其来的光线,王秀闭上了一双杏花眼。

    三秒后,再一次睁眼的王秀。抬眸望着天空。天什么时候亮呢?

    刚刚她在屋里时候,明明天很黑来着。难道自己睡迷糊了不成,下意识地便回转了脖子。

    屋里的摆设一一印入眼帘,王秀有些糊涂了。这才走几步,天竟然亮了。

    时间怎么过的这般快。

    “阿秀还不赶紧换衣服,一会接人的花车就便要来了。”丽春喜悦地说道。

    丽春的声音把走神儿的王秀给拉回现实,王秀感觉自己有点意识模糊。

    上官月隐帮王家交付了违约金,她和那个死掉的大家公子的婚约便作废了。

    眼前这一幕又是怎么回事?

    王秀疑惑不解地盯着丽春,闷闷不乐地说道:“娘!你忘了俺们和胡家已经解除了婚约。”

    院子里,来帮忙的乡亲们,正在为今日喜宴忙碌着。

    喜宴?

    王秀一双杏花眼四处打量一番,她家怎么贴了这么多喜字。

    这事情有点不对劲!即便她要今日成亲,作为娘家的王家,也应该是昨天准备嫁姑娘的喜宴,而不是今日。

    更何况她成哪门子的亲!

    王秀这般想着,脑门儿清明了许多。先前那股无力的感觉顿时消散。惊觉出事情有问题的王秀,被吓得一脸惨白。

    少女单薄的身子有些发颤,颤颤巍巍、眸光有些害怕、还夹杂着几许担忧之色,朝着身旁的人望去。又好似在确定什么!

    身旁之人的容貌,依旧是那个相依为命的娘。

    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

    “娘!你这是怎么呢?是不是因为阿珏,俺知道自己和他不可能了。”王秀说话间,眼神躲闪的看了一下周围。

    见院子里来了很多乡亲们前来帮忙。

    王秀说道:“俺真的没有再喜欢他了,你快让乡亲们回去吧。”

    王秀说到这里,朝着院子里正在忙碌的乡亲们,摆手说道:“大伙都回去吧,俺的婚事作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