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小作精她是人间黑月光 > 第146章 可是你亲自送她上的路呢
    两天后,沈如澜去南境了,温暖给南境的人打了招呼,暗中保护沈如澜的安全。

    同时她开始着手查了查沈氏最近合作的项目,但是一连两天都没查到什么异常的地方。

    订婚的事情有舒芷风风火火的忙着,温暖和顾渊寒倒像个没事人是的。

    七叔知道了她跟顾渊寒要订婚的事情,说要来京城,温暖应下。

    温暖心里已经不甚在意温家的事情,她最近都没听到温晋元和谢婉婕的消息,倒是温妍,比较活跃。

    温家别墅里藏的那东西究竟是什么?温晋元知不知道呢?

    这套下了这么久,都还没往里钻,是为什么呢?

    此时的温晋元和谢婉婕正在家里大吵,自打被温暖撵出温家别墅之后,他们已经前前后后搬了三个住处了。

    换的房子是一次比一次小。

    原本温晋元即使被温暖给撵出了温氏,但这么多年了,肯定留有自己的底牌,谢婉婕这性子,自然也是攒了不少的钱。

    温晋元离开温氏,原本一心想着回去,慢慢的发现回去无望之后开始创业,钱投了不少,但是每每失败。

    很多同行一看他现在的境况便知道他是得罪了沈家,顾渊寒此前在温家宴会上对温暖的态度众人心里也明白几分。

    更不敢跟温晋元轻易的合作。

    才短短几月的时间,温晋元便已经将自己的保底身家贴进去过半。

    谢婉婕从前跟着温晋元过的是锦衣玉食的生活,什么叫由奢入俭难,这就是了。

    从前她跟着温晋元是因为这个男人对自己好,又有权势,如今看看成什么样子了!

    她已经过惯了之前的生活,现在的日子她接受不了。

    她从前花钱压根不用计算,今天两人大吵就是因为她消费还是跟从前一样不知收敛,所以两人大吵。

    还因为温晋元自从失意之后,对她越来越不体贴,心情不好的时候常常酗酒,两人常常因为争吵。

    但好像每次吵架的根源都是因为钱。

    温妍见到温晋元和谢婉婕老是吵架,就住去了外面,干脆不回来,眼不见心不烦。

    更何况最近的事情闹得她自顾不暇。

    “你就不能节省一点吗?我们现在已经不像从前了!”温晋元对谢婉婕说道。

    “呵。”

    “我们为什么不像从前了你不知道吗?还不是因为你那个灾星的女儿!”

    “你昨天晚上干什么去了?”温晋元沉声问。

    “我现在干什么你还关心吗?”语气里的心虚温晋元没有察觉。

    “给我一百万。”温晋元说。

    “你说什么!”谢婉婕一下急了。

    “你这些年攒了不少吧,给我一百万,投资。”温晋元一心想着东山再起。

    可是却不想踏踏实实的重新开始,竟然去炒股。

    看着温晋元是越来越没有指望,谢婉婕怎么可能掏钱给他去投资,更何况自己······

    “呵,这话你也有脸说出来?我现在不问你要钱就不错了,你还管我要起钱来了。”

    “我没有!”

    温晋元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从前的谢婉婕对他千依百顺,娇柔可人,体贴入怀。

    可是自从没了温氏,被赶出温家别墅之后,她就像变了个人!

    从前根本不敢跟自己大声说话,现在两人三天两头就吵架。

    这夫妻之间不是应该共患难吗?

    她如今竟然都不肯支持自己。

    撒起泼来活像个街边的泼妇,哪有从前高贵典雅的贵妇人样子!

    而且成天都往外跑,有时候晚上也不回来!

    “你给不给!”

    “我说了我没有!怎么,你还想用我的钱贴补你?”

    “你的钱?你身上哪一样东西不是我给你的,你的钱哪一分不是我给你的!”温晋元生气的说道。

    贴补一词刺痛了温晋元。

    看着客厅里散落的酒瓶,谢婉婕心中烦躁,从前都是佣人做的。

    她才不要去做这些事情!

    想到周应天对自己的体贴和温存,瞬间没有了在家里再多呆半分的心思。

    随即起身拿着自己的包包就打算出门。

    “站住,你去哪里?”

    “你管得着吗?”

    温晋元实在难以忍受如今谢婉婕对自己的“忤逆”,立即起身抓住她的手。

    “我再问你一遍,你要去哪儿?”

    “温晋元,你放开我。”谢婉婕如今是一点哄着温晋元的心思都没了。

    温晋元眼睛都瞪得大了些,仿佛有些不认识谢婉婕的样子。

    从前这个女人哪敢直呼自己的名字!

    温晋元此刻的样子就像是被人挑衅了什么不得了的权威,距离暴怒失控只一步之遥。

    这女人如今说翻脸就翻脸,难道之前都是装出来的不成!

    “你给我放开!”谢婉婕一下甩开了温晋元的手。

    “你以为你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温总吗?我告诉你,今天,都是拜那个贱人的女儿所赐!”

    “你有本事你去找那个小贱人啊!”

    “你以为我不知道吗啊,你心里一直惦记着那个贱人,她都死了这么多年了,你还惦记着她呢!”

    从前谢婉婕羡慕嫉妒沈如清,在温晋元跟沈如清结婚之后,她做温晋元情妇的那些年里更是恨毒了沈如清。

    她一直以为这个男人心里是没有沈如清的,但是之前温晋元睡着了有天晚上竟然是叫的沈如清的名字。

    那个贱人尸骨都不知道烂成什么样了,这么多年了竟然还阴魂不散!

    温晋元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没发生这些事情之前她发现他竟然也在外面偷偷找过人,只是她那时候不能发作。

    只能装作不知道!

    怎么?如今落到这般田地,后悔了吗?

    后悔也没有用!当初那个贱人的死他可是······!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温晋元的眼神有一瞬间的迟疑,随即斩钉截铁的说道。

    “你后悔了?你后悔了对不对?你说你是不是后悔了?”谢婉婕的精神在提到沈如清的时候一下子变得有些癫狂。

    她抓住温晋元的手臂,申请狰狞的问道。

    “你竟然爱上了那个贱人!你竟然爱上她了!呵呵”

    “住嘴!你在胡说八道什么!”温晋元的情绪也在一瞬间变得激动。

    “哈哈,果然是真的!”

    “可惜,真是可惜了,你再后悔又有什么用呢?”谢婉婕说着情绪激动的盯着温晋元。

    “当初可是你亲自送她上路的呢!哈哈”

    “啪。”

    一个响亮巴掌声响起,谢婉婕的脸一下子肿起老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