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不一样的日本战国 > 第四百二十章无奈
    直江景纲苦笑摇头,这一切迟早要来的,她只是没想到会一起来。

    因为家督离国,所有不满现状的武家在某个幕后后手的合纵连横之下,全部爆发了出来。

    下越扬北众对府中长尾家的反感,由来已久。

    站在越后守护一边的她们,被上杉辉虎之母杀得血流成河,家家哭泣战死的亲人。

    上杉辉虎上位后,延续母亲的防范策略,拉拢中条家等少数投效者,继续削弱压制扬北众大部。

    本庄家等顽固派生活困苦,早已忍耐不住,迟早会反。

    中越守护旧臣虽然臣服,但上杉辉虎为人高傲,对这些低头做小的投降派不屑一顾。

    时常不顾她们的尊严,维护亲近臣子,处事不公。

    大熊朝秀是守护旧臣中的佼佼者,与本庄实乃共同打理中越。

    两人如果发生争执,上杉辉虎必然不顾公平,维护亲信本庄实乃。

    一碗水端不平,怎么能让这些守护旧臣归心?也是迟早要反。

    坂户城主长尾政景,是上田长尾家家督。

    当初上杉辉虎之母确立了以府中长尾家为核心,上田长尾家与古志长尾家辅佐的根基,才算稳住了越后国。

    借着上田古志两家长尾家在中越的势力,强力压制下越扬北众,成就了府中长尾家在越后的霸权。

    上杉辉虎上位后,与父亲一族的古志长尾家亲近,早就引发了上田长尾家的不满。

    随后庇护关东管领上杉宪政,与山内上杉家和解,消弭了当初杀害山内上杉家两位越后守护的仇恨。

    随着上杉辉虎上洛,意图改府中长尾家为山内上杉家,获取关东管领役职,名正言顺统治越后。

    长尾政景更是不满。

    这等同于抛弃了府中长尾家这个家名,那么作为同族的上田长尾家,未来利益如何保证?

    有了关东管领,上杉家督的名分,上杉辉虎可以笼络中越的守护旧臣,上田长尾家便不那么重要了。

    况且,长尾政景娶了上杉辉虎的哥哥。

    这是当初长尾三家联姻结盟的基础,也让她有了觊觎府中长尾家的可能。

    如果上杉辉虎死了,她可以以上杉辉虎哥哥的血缘为媒介,入主府中长尾家,吞噬下越。

    野心勃勃的长尾政景,迟早要反。

    直江景纲心中有数,扬北众,守护旧臣,上田长尾家都是要造反的。

    即便家督拿回关东管领的役职,依然改变不了这个现实。

    因为上杉辉虎不懂人心,她太骄傲,骁勇善战只凭着自己的好恶做事,怎么能长久。

    即便战无不胜,也改变不了人心向背。

    主君,你要醒悟啊!

    直江景纲呼出一口气,说道。

    “事已至此,只能先稳住越后国内不要崩盘。”

    这句话说得僭越,也只有深受上杉辉虎信赖的直江景纲敢说。

    虽说,万事比不上家督性命重要。

    可如果丢光了下越中越之地,以上越的体量,即便家督归来,也无力回天,迟早是身死族灭的下场。

    既然如此,那就先为家督保住家业,为她稳住越后的形势,祈祷她武运昌隆,顺利归来。

    最关心家督安危的柿崎景家也无话可说,这是最理性的选择。

    如果家业都丢了,家督回来又有什么用?挨刀吗?

    她说道。

    “我想不通,北条高广为什么要反?家督对她不薄啊!”

    说实话,直江景纲与宇佐美定满也没想到北条高广会这么做。

    直江景纲说道。

    “幕后的策划者的确厉害,几乎把越后所有对家督不满的人全部煽动起来。

    一个个火头点起来,野火燎原之时,总有野心家跟着火中取栗,只是没想到是她北条高广。”

    宇佐美定满摇头道。

    “现在说这些已经没用了,北条城就在柏崎平原上,我要马上赶回琵琶岛城,主持大局。”

    宇佐美定满的琵琶岛城位于米山东麓,再往东推进是本庄实乃的櫔尾城。

    櫔尾城是中越重城,通往上越的门户,守护春日山城范围内的上越精华,高田平原。

    从櫔尾城向西走,便是柏崎平原所在的琵琶岛城,翻过米山就是柿崎景家的领地,在向西就是高田平原。

    这一路是府中长尾家打通中越的重要支撑,皆在忠诚的家臣手中。

    如今卡在櫔尾城与琵琶岛城之间的北条城主北条高广反了,直接切断了櫔尾城与后方的联系。

    一旦春耕过后,各家动员作战,櫔尾城主本庄实乃怕是要被中越下越武家围攻,战死孤城。

    宇佐美定满必须马上回去,赶在春耕结束前抵达自己的领地琵琶岛城。

    之后,组织后勤补给,配合柿崎景家的本家精锐备队,讨伐北条城,打通中越通道,支援本庄实乃。

    三人通晓军略,宇佐美定满一开口,其他两人便明白了她的意思。

    柿崎景家看向直江景纲,说道。

    “直江大人,现今物资可够我过米山作战?”

    直江景纲说道。

    “只够到琵琶岛城,我会在春耕后动员农兵,保障后勤。”

    宇佐美定满点头道。

    “那我马上动身,赶往琵琶岛城筹措物资,等待军势抵达,补给军需。”

    柿崎景家鞠躬行礼,表示感谢,然后担忧道。

    “家督那边怎么办?”

    直江景纲无奈道。

    “如今只有求助椎名家,由椎名康胤接应家督。

    只要有人接应,以家督武勇,必然顺利归来。”

    柿崎景家担心道。

    “椎名康胤肯尽力?”

    直江景纲反问。

    “她家外被神保长职侵袭,内受越中一向宗困扰,怎么敢让家督出事?

    没了我越后支援,椎名家守不住新川郡。

    我会作保向她求援,只要主君安全返回越后,新川郡我家占据的领地全部归还椎名家。”

    宇佐美定满吃惊得看着面色坚定的直江景纲,此举过了。

    上杉辉虎为收买麾下武家,已经把新川郡新得的土地分了,如今直江景纲作保送还,怕是要得罪很多人。

    难怪上杉辉虎离国,将春日山城托付给她,她与櫔尾城主本庄实乃的确是主君最信赖的家臣。

    一旁的柿崎景家也是松了口气,有了大量利益输送,椎名家肯定会尽力。

    如此,支援家督之事算是有了保证,安心的她毅然说道。

    “此事我与您一齐作保,家督归来我也会帮忙解释。”

    宇佐美定满暗中叹息,但面上不得不说。

    “我亦一起。”

    三人解决了此事,安心准备应对国内乱局,全力维护局势不崩溃到无法收拾,以待家督归来。

    ———

    新川郡,松仓城天守阁。

    椎名康胤神色复杂,问小间常光。

    “长尾景虎已经突破了神保长职的拦截?”

    小间常光沉着脸,说道。

    “具体战报还未传来,零星消息说是长尾景虎带着幕府使团冲阵,寺岛职定的备队一击即溃,让她长扬而去。”

    椎名康胤听得心慌,寺岛职定是神保家攻略新川郡的主战派,椎名家没少与她作战,军略不弱。

    连她的备队都像纸糊般顶不住长尾景虎一击,自己背叛长尾景虎的举动会不会太轻率了。

    万一出个意外,怕是。。

    她带着期许看着小间常光,说道。

    “长尾景虎勇冠三军,既然我们还未出手,不如就此作罢。”

    小间常光面带狰狞,笑道。

    “家督说笑了,各寺院已经派人进驻松仓城,被长尾家篡夺了领地的各家都在磨刀霍霍。

    此时收手?家督这笑话可不好笑啊。”

    椎名康胤干笑两声,赶紧说道。

    “说笑,说笑而已。”

    背汗打湿内衣,从她点头允许越中一向宗介入后,一切就脱离了她的控制。

    妄图占据新川郡的当地一向宗尼官,被长尾家反攻神保家夺走了世袭领地的椎名家臣,她们已经联起手来。

    开弓没有回头箭,如果椎名康胤敢在这个时候退缩,椎名家只能换个家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