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我叫狐白 > 第172章嫁出去的枕头似泼出去的水
    淡蓝色的天空飘浮着朵朵白云,微风轻拂着路旁的树叶,涂山容容站在原地,静静看着大当家远离去。

    仿佛失去的一切现在全都回来了…

    至于下次还离不离开涂山,可不是由他说了算,毕竟上次自己好不容易让他签了卖身契…

    唉,不过话说回来…

    姐姐和狐白的事什么时候才是头…

    三十多年了,要是在人间早已娶妻生子,他俩一直都没啥进展…

    涂山容容怀抱着算盘,头疼想着。

    一波三折,姐姐保守,总喜欢把事情埋在心里,在面对狐白也一直保持放纵,要是这些年他在外面风流外遇怎么办。

    以后还是多想办法为姐姐搞到狐白吧…

    对了,记得他三十年前离开涂山时,找我借过钱来着…

    想到这,她忽然有了一个卖姐,额不,是牵线计划。

    最后,涂山容容微微瞟了一眼东方月初。

    “顺便把这个人类安排妥当了…”

    “诺…”涂山跟随而来的两只狐狸阿大与阿二诺了一声,轻而易举扛走拼命挣扎的东方月初。

    ……………

    几天后。

    涂山的街,繁华万千,一阵清风吹来,苦情树那似蒲公英般花瓣随风飘荡,像梦境一般朦胧而迷幻。

    妖来妖往热闹而有序,店铺生意兴隆,客人络绎不绝。

    涂山随处可见甜品店,不过,要属天下第一甜品屋,那便是大名鼎鼎的妖星斋。

    狐白穿着黑袍蒙着脸出现在妖群中。

    快速走动的同时,也在提防周围所有狐妖。

    其实,他是偷跑出来的…

    自从涂山红红逮住自己,一话不说直接让他在苦情树下跪了三天…

    而这一次偷跑出来,不知道回去后会不会被打死…

    “终于赶上了…”狐白望着妖星斋门前的打折促销活动,松了口气。

    摸出不多的银票,选了几块天香豆蔻糕。

    有些莫名的惆怅,要在人间,随手一块冰灵石便可以买下一家店铺,可惜在妖族的底盘,这玩意中看不中用…

    打劫来的三千两也快没了…

    接过天香豆蔻糕狐白尝了一口。

    还是原来那个味道。

    以前听说王权醉也喜欢吃这个…

    也不知道王权霸业那家伙现在怎么样了,若不是涂山红红气还没消,狐白绝对会跑去王权山庄。

    抱着几袋糕点随意在繁闹的大街上走着,脚下是一片轻盈。

    绚烂的阳光普洒在这遍眼都是的绿瓦红墙之间,那突兀横出的飞檐,那高高飘扬的商铺招牌旗帜。

    狐白忽然瞥见店里有一个熟悉的蓝色蟑螂头蹲在旗帜下。

    “东方月初?你这么在这?”

    东方月初放下手中没洗干净的盘子,认出了狐白,连忙道:

    “当然是好心的容容当家让我留下来打工!我现在可是涂山的低等下人10086!哈哈哈…”

    还有那么一小丢丢小骄傲…

    “呵,容容…”

    真是不放过任何的廉价劳动力…

    好像当初自己也是这样被骗来打工的…

    狐白忽然想到什么,晃动手中的天香豆蔻糕,眯眼笑道:“有一笔交易,有兴趣?”

    东方月初一抖眼睛一下子贼亮,连忙在衣服上搓着手,将泡沫搓去。

    “做做做!您就是大老板!不要说什么交易了,就算是让我上刀山下火海我都愿意!”

    天天吃白饭,都快吃吐的脸发青,有机会尝一口妖星斋的糕,他能不愿意?

    “那大老板,要我做什么?一切事包在我手里!”东方月初自信地拍了拍胸脯。

    狐白露出一丝不怀好意的笑容,扔给他一小袋糕。

    “我亲自动手即可…”

    “啊?”东方月初还没有反应过来,他的手腕已经划出一道口子,几滴红色的血液飞溅出。

    他傻傻愣了。

    狐白拿到半小血瓶血在阳光下看了看。

    东方家族的血,本就想研究研究,驱使强大纯质阳炎的同时,不损失寿命,天下难有一家。

    “原来你…”

    狐白回头道:“这只是交易。”

    说完便扬长而去,而这时的东方月初也注意到自己的手腕已经愈合。

    不禁咽了口气。

    大老板真惹不起…

    …………………

    狐白将血收进白冥空间。

    东方家族的灵血可操控与释放纯质阳炎。

    若是经过改造制成一次性炸药,威力不可小觑,一滴释放出的火焰便能够烧光一片树林,更不要提一瓶的量,干掉北方一座黑山那是绰绰有余,但前提是要完完全全释放所有能量。

    同样是血,自己的咋就只能便宜妖怪了呢…

    狐白不爽,一口一个豆蔻糕。

    “主人!~”

    这时天上一团大大的白云滚了下来。

    一下砸到狐白头上。

    不痛不痒软绵绵…

    熟悉的声音,熟悉颜色,熟悉的触感。

    “白米,好久不见。”狐白从头上抱下白米,很意外。

    自从上一次离开就从来没再见过它,说是每一朵云都会去旅行,没想到一行便是三十多年。

    本想下次拜见王权霸业时,一路顺便寻找白米,可没想到这家伙提前出现在涂山。

    “主人~白米好想你啊~”白米扑在狐白怀中蹭了蹭。

    自然,同在狐白怀里的豆蔻糕在所难免沦入白米之爪。

    “这么变胖了…还吃…”也不知道跟谁学的…

    “哼!主人才胖。”白米擦了擦嘴,傲娇道。

    “噗!好生羡慕啊,不知红红看见你抱着其他妖怪会怎么想~”身披金色铜甲,脸带两条妖纹的猴子,悠闲躺在屋顶上,吃着桃子。

    毫无疑问,是傲来国二当家六耳。

    “猴子,你这么也来了。”

    六耳跳下,走近:“我座驾在这,我为何不能在这?”

    这下狐白明白了,看来六耳是找到了白米做她的飞天座驾。

    “少废话,我说涂山这么不见它,原来被你绑走了。”狐白阴下脸来。

    嫁出去的枕头是泼出去的水。

    “十年前要不是在龙湾救了它,它早死了。”六耳吃着桃子,不屑道。

    “嗯嗯!六耳姐姐可厉害了,在龙湾那里一棒子就打起了好高好高的水花呢!大龙鱼都吓跑了~”

    吃里扒外的家伙。

    狐白没什么好脸色:“那我还是真感谢你…六耳。”

    “哪里哪里。”六耳不厚道的笑了。

    笑余之后,她便恢复过来,微微眯眼,认真起来:“你去过圈外?”

    “你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