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我叫狐白 > 第164章去找那个人
    “不行…”百花妖摇头。

    “生老病死,天道常规,逆天而行,只会加速你的死亡。”

    其实,狐白出现的时候,她便看出了情况,体内灵压过于庞大,不断吞噬着生命力,一般人早就一命呜呼,能撑到现在已经是奇迹。

    不是她不想出力,而是真的那个实力去救。

    百花妖望着天,道:“虽说吾不能救你,但吾知道有一人,她或许有办法…”

    能无视这个天道的,恐怕只有那家伙了吧…

    …那个人?

    还没等狐白开口,百花妖一挥手,一颗透明的珠子从远方的小木屋里飞了过来,握在手中。

    “珠子是她留下的,用法力击碎它,便可以见到她。”

    “考虑到你无法撑过一刻钟,吾可以借三百年寿命于你。”

    三百年,或许对人类来说很长,但对她来说,却不值得惋惜,比起那上万年的孤独,丝毫不起眼。

    只是三百年而已罢了…

    百花妖指尖一划,数不清的金色光芒涌入他的额头。

    狐白知道,那是寿元。

    “记住,三百年的寿命,在你的体内只能维持五天,五天之后你依然会死去…”

    “谢谢…”狐白面容也恢复了许多。

    千万年前遇到她,如今再相遇又何尝不是一种缘分?

    虽然多了五天,但时间还是要抓紧。

    在狐白起身的那一刻,百花妖想到什么,继续道:“这个给你。”

    她伸出手,一枚种子迅速从她的手心生根发芽,快速生长,一株散发着幽幽绿光之草成型,外表与普通草没什么两样,仅仅只是多了一层保护淡蓝色荧光。

    狐白愣了,他认出了此物:“生魂草,你怎么会…”

    他的来此的目的除了天阙和涂山容容,世间根本无第四人知晓。

    似乎是看出狐白的疑惑,百花妖解释道:“自从上次你离开,天妖便降临了这里,他告诉我,若是以后有人类闯入这里,便将此草交于他。”

    又是天妖…

    被人算透命运,总是令人不舒服,宛如一枚世间中的棋子。

    不过,此时他也没必要计较,这次出圈的最大目的生魂草已到手,红红也可以变回去了…

    带着生魂草,狐白拿出了千里追位符。

    百花乡进入难,需要的不仅是潜下地底三千里的实力,还要有足够的运气,可出去却很简单。

    只需在此大阵特定位置,再加上狐白血液加持,就算是有三千里,使用范围只有一千里的追位符也能够起作用。

    当初的狐白也是靠着这种方法与荼神古一齐闯出这封印大阵。

    “百花妖,你可有想过离开这吗?”时隔万年,狐白再次抛出这个问题。

    如果百花妖入涂山,一手破杀蜃妖的恐怖打击,对涂山的所有人来说无疑是一件好事。

    至少道盟中人不会因为涂山狐妖的不杀而继续挑衅。

    百花妖沉默。

    “不,它们需要吾。”她望着那无尽的花海。

    天地悠悠,布满青苔与花藤的撑天柱矗立,安静舒怡是微风不燥,百花乡里,百花一片,绵延千里。

    狐白半会不语。

    “这样啊…”

    “你离开,顺便把你的朋友带走。”百花妖念力一震,不远处的小木屋里传来一声惨叫。

    只见一只兔子被一股无形的力,从窗户里揪了出来。

    兔子在空中挣扎着:“嗷嗷嗷,宝贝啊!好不容易到这!”

    自己与狐白同行,也有目的,其一为了要回自己的黑斗篷这点毋庸置疑,其二就是为了得封印阵至宝。

    道盟古典记载,圈外有一阵,此阵土地之上曾有百万人口的天城做镇压,故名曰第二天阵,阵内有一乡,名曰百花乡,世外桃源宝物至尽。

    本来想让狐白为它除掉路途中多余的杂鱼,没想太给力了,直接到达百花乡。

    只是它却忽略了一点,百花乡中不止有宝,还有守护者。

    百花妖一手抓着兔子的颈,面无表情道:“看你是他的同伴,吾留你一命,若在纠葛…”

    一股恐怖的妖气瞬间涌入兔子的脑中。

    兔子脊骨一凉,瞬间变了脸,失了神。

    终于反应过来后,俩兔爪颤抖地捧着搜来的珍宝,道:“…小的只是不让这些宝物蒙灰土之羞,替您拿出来看看而已,看看而已…”

    “这地图汝从何处得来!”不知何时,百花妖的手中出现一张古老泛黄的羊皮纸。

    兔子一惊。

    明明藏的很好的,怎么还是被发现了…

    兔子痛惜,但不敢表现出来,道:“回大人,这地图小的只是碰巧从圈内一个叫道盟那里获得的,大人放心,那真正的地图被我掉包,没人知道那是假的,真的还在您手中…”

    百花妖将地图焚烧,冷冷道:“滚!”

    狐白误入此地可以理解,但作为本就打着坏心思的兔子来说,忍无可忍,难怪她会如此生气。

    兔子不禁咽了口气,急忙跑到狐白脚下。

    对于这个恐怖的花妖,它一刻也不想再留在这里了。

    同样都是闯入这里,为啥我与那家伙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啊…

    一想到这,兔子就抬头怨怨地望着狐白。

    狐白无奈,这很兔子…

    打出千里追位符,狐白道:“再见,今日之恩,若有相遇我报。”

    随着一道金色的光,兔子与狐白化作一道个飞出了百花乡,走之后,这里的一切有重归于平静。

    百花妖还在原地,望着那漫天的花瓣随风飘落。

    这无尽花海的中央,蝴蝶于手边飞飞扑朔,翅膀上一层薄薄的鳞片闪烁着七彩的光芒,陶醉在了香甜的花蜜之中。

    天边被苔藓铺盖的巨石天柱证明着岁月的沧桑。

    “咳咳…圈内与圈外,看来,外界也发生了巨变…”

    “咳咳…”

    “我这副身子也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