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我叫狐白 > 第155章圈外
    “报!后方有一大队人马飞来…而且…”

    “似乎是一群法力高强的人类!”一名道士站在法剑上,眺望远方大喊。

    前面模糊的身影开始清晰。

    来者十一人,戴面具驾驭法宝而来。

    王权霸业在带领着队伍,意气风发前进!

    而狐白就比较低调,在队伍的尾巴后悠闲地躺在冰剑上,戴着眼罩搂着枕头打着盹。

    其实,以他的速度,不费一天便可以到达,要不是为了需要其余人的帮助寻找运魂草,要不然他才不会等。

    这几天的飞行,冷冰冰的冰剑直硌人,他还真是有些想念飞天白米座驾了…

    柔软而舒适…

    到达墙头,大墙迅速增大!直达百里之高,在渺小的人类面前,显得无比壮阔。

    墙在增长么…

    狐白斜眼看了一眼,又继续睡觉了…

    墙面出现一个老头。

    手握酒葫芦,手轻轻抚着长长的白须,眯着眼笑呵呵地喝了一口酒。

    “这是天门咒?”王权霸业停下。

    “不错,边塞有墙高如山,离天之余三尺三,年轻人,所为何来?”

    王权霸业双手抱拳,道:“过去看看,还望前辈行个方便。”

    “小娃娃还是回去为好,老道可是为你们好。”

    “那晚辈只好,破墙而出了!”王权霸业抽出王权剑,指着墙,气势十足!

    天门老头冷眼对视,又喝了一口葫芦里的酒,道:“你可知一气道盟的最强实战力,全抵押在这边境,而我天门老头更是花一辈子心血将这座城墙练成了本命法宝。”

    “以及,天下能劈开这墙的,只有那把剑…”

    话刚落,一剑突然斩来!金色的气势磅礴剑气势不可挡!

    “轰!”大墙裂开一大道缝隙!

    因为本命法宝受损,天门道人猛然吐出一口鲜血!

    “你…”

    现在的,除了那把剑,天底下还有一把能劈开这堵墙的剑!

    “快!拦住他们!决不能让他们出去!”天门道人竭尽全力大喊。

    他知道,这堵墙拦的根本不是为了圈外,而是圈内!

    一但出去,任何人九死一生!

    王权剑巨大的威力,震动着整座大墙,许多的道士御剑而下!

    召出灵符与灵宝!将王权霸业等人击退!

    他们的任务就是为了守护这条圈,决不能让人出去!这是职责所在。

    更何况,全道盟最顶端多实战力在这,谁怕!?

    面具成员纷纷散开,开始作战!

    各有神通,剑先生一剑破万法,千机童子炼制的无数法宝千奇百怪猝不及防,王权醉精神控制,三岁催眠六岁御物,对付敌人轻而易举!

    三识神君天生神目,洞察人体脉络灵运,前料一招制敌,无定刀君一口混沌紫金葫芦无定刀,千里之外取人首级如探囊之物。

    风雷双翼姬无忌,紫霄雷法融入神行风翼术,快如闪电,攻如雷霆,妙玉仙子青木媛,一口如意道法随我行,阻人法术,周围三丈无人触碰。

    天吼星牧神气,段体术强悍横行,黑剑张正,天下第二剑,剑气很辣杀戮无数,不动地藏邓七岳石化敌我方,补足了人类肉身脆弱的短板。

    “狐白人呢!”千机童子不忍吐槽。

    青木媛道:“刚才还在的!”

    殊不知,从天门道人刚出现的时候,狐白就已经消失了。

    没人知道,他已经出圈了。

    其实墙长到一定高度便会停止,那就是天门道人口中的“离天之余三尺三”。

    没人知道天上到底有什么,因为一旦有人飞上天空,法力便会受到抑制,飞的越高抑制越强。

    纵然,墙不可能高到无限,而狐白与是用了这个漏洞。

    他只不过是飞的比墙高罢了。

    至于等到狐白达到最高点时,全部人也都离开城墙全心投入战斗,自然没人发现他偷渡。

    渡过后,他俯望前方那条深不见底的巨大深渊,似乎在想着什么。

    “还不知道这圈下,到底有什么东西…”狐白思索一会,朝着深渊飞了下去。

    几十分钟之后。

    城墙上,千机童子击退几位道士,还是不忍住回头道:“狐白他人到底去哪了!难道要我们等他不成!?”

    要不是因为狐白不见了,他们早也就出去。

    王权霸业剑指着通往外面的缝隙,喊道:“不管了,大家先出去再说!”

    “是!”所有人听到号令,全体朝着裂缝飞出。

    面具成员实力强大,剩下的道士也阻挡不下。

    “你们不能出去啊,那是禁区…”天门老头受了伤气虚无力,腋下被两人搀扶着,亲眼望着那些人走出。

    内心说不出的复杂。

    从那以后,镇守不力,他便是一气道盟的罪人。

    王权霸业指着前方:“禁区,那是懦弱者的禁区,而我们,也会亲自揭开这个世界的面具!”

    他们越过那条深不见底的深沟,朝着未知,渐渐飞去。

    一个白色的身影从沟里爬了出来,他抬头望着王权霸业到背影。

    “这帮家伙…唉,算了…”狐白起身拍了拍灰尘,也从圈外飞了出去。

    至于刚才下深渊半会不出来,其实是白冥树的意思。

    白冥树在狐白的身体中扎根了这么多年,也有了一些灵智。

    思维如同孩子一般,虽然不能与狐白对话,但它能在白冥空间中落下花雨,白花飘洒成字,传达意思。

    在下达深渊最低端三千里时,并没有什么多余的景物,除了黄土没有生灵。

    跳下才知道,这深度足足三千里,没有一丝阳光,只有黑暗笼罩。

    正当准备离开时,白冥树却告诉他,这里灵气充足适合它修炼。

    本以为这玩意会离开他的身体,从此留在这暗无天日的深渊下,与自己再无纠葛。

    可没想到它竟然只在这里留下一道分魂。

    白冥树的分魂一落尘土,迅速长出莹白色的根茎叶芽。

    没过一会,一棵小型的白冥树深深扎根在这方土壤,散发着微弱的白光,给这黑暗的深渊中带来一丝温暖光明。

    白冥树分魂在这修炼,修炼得到的法力直接折返到本尊身上,本尊不出力,躺着都能升级,这简直就是外挂的存在。

    狐白就有些羡慕了。

    然后白冥树告诉他,它与自己已经成为一体,它实力提高,相应的狐白也会同步提高。

    对于这点,狐白就有些乐了,白来的便宜,当初去涂山图书馆还真是去对了。

    狐白也出圈了,天门道人站在高耸入云的城墙之上,望着圈外不忍叹气:“可惜了这些好苗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