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我叫狐白 > 第149章大熟人,东方淮竹
    狐白想起来了,上次自己追捕兔子时,的确遇到过一个戴面具之人。

    那时兔子盗了他的王权剑,一脸愁眉苦脸四处寻找,还想出钱购买兔子来着…

    听到‘变态’二字,面具男子的嘴角不微微抽了抽。

    “阁下还真是幽默啊…哈哈…”

    面具男就是王权霸业,狐白之前遇到过,不过由于面具组织向来不透漏个人信息,所以之前也没得到他的名字。

    加入面具等于暂时脱去原来的份,名字不透漏,只有以称号代人。

    而他的称号便就是剑先生。

    狐白干笑一声:“不要在意细节。”

    王权霸业也无奈,收起王权剑意,道:“不过,我看狐兄明明可以擅长远攻,为何非要使剑?”

    狐白控一座湖的冰块,重新轻轻落到地面,边说道:“用冰只是不想与某人起争执罢了~”

    王权霸业没说话。

    明明法力强大,可以直接控冰系法术攻击,偏偏采用剑近攻击,原来只是因为其他人么…

    虽然这样做,放弃擅长的领域,实力会下降许多。

    不过能和自己打了许久,恐怕狐兄的真正实力会很强。

    此次突击圈外,面具正是用人之际,要不要拉拢此人?

    王权霸业再次打起了心思。

    狐白的实力过关,为人也端正…

    犹豫半会,王权霸业下定决心,拍住狐白的肩膀:“狐兄,上次的事,你考虑没?”

    “什么事?”

    “加入我们面具,让我们一起解开这世界的面具!我们的成员个个可是道盟顶尖的高手。”

    “我不加入。”狐白拍开王权霸业的手,面无表。

    自己要去圈外,找到药让涂山红红回来,没有时间去和一些做好事不留名的面具英雄在一起拯救世界。

    王权霸业没有意外。

    只是神秘兮兮的靠近狐白耳边:“你知道圈外吗?”

    “圈外?”狐白忽然愣了一会。

    王权霸业继续道:“我们的世界只是一个用圈紧固的牢笼,想要揭开这个世界的面具,就得去牢笼外面!”

    “所以作为面具的老大,我十分希望你能加入我们,而了解到圈外的危险,你也可以选择拒绝。”王权霸业表明态度,摊牌了。

    这算是给自己抛了个橄榄枝吗…

    狐白低下头思考。

    看来,面具也要去圈外,这点是他的确没有想到。

    加入他们,说不定可以增加找到生魂草的几率。

    毕竟,多一个人,多一份希望。

    “可以,我同意了!”狐白终于开口。

    对于探索圈外的面具组织,狐白还是抱有那么一点点兴趣的。

    王权霸业大笑搂住狐白:“哈哈!以后我们就以兄弟相称了!”

    劝了这么久,终于把他弄进来了,

    狐白一脸嫌弃的瞟了他脸上的面具:“加入面具,以后就要戴这么丑的面具吗?”

    王权霸业尴尬道:“不用,你可以自己选一个面具。”

    狐白松了口气。

    “既然你决定了加入面具,我可以把我真实姓名告诉你,我叫王权霸业,欢迎狐兄~”王权霸业伸出手。

    狐白哼哼一笑,握住他的手:“坐不改姓,狐白,以后多多指教。”

    狐白又道:“说到面具成员,我之前遇到过一个,他叫三识神君。”

    王权霸业低下头思索:“三识神君?二弟?看来我们面具始终与你有缘,等过久我带你重新认识认识。”

    王权霸业与狐白聊天的同时,一抹青绿色的影从远方走来。

    她手中拖着船,在冰面上走来。

    “所以,你就这么让我一个人牵着船,与另一个人共渡蜜月?”东方淮竹面无表,一手扔下牵船的绳子。

    原本水面好好的,不知为什么突然的被结冻住。

    她只能将小船拖着走来。

    王权霸业摸着脑袋,飞到东方淮竹旁:“淮竹…我…”

    见着况,狐白也瞬间明白了。

    也难怪王权霸业会出现在神火山庄附近,原来是来约会。

    不过看看女方,好像又是一个老熟人~

    狐白咳了咳,给了个王权霸业一个会心的眼神:“打扰了两位,我这就走~”

    可狐白正转离开,一声大喊却叫住了他。

    “给我站住!谁许你走了?!”喊话的人便是东方淮竹。

    “勾结做恶妖怪,毁

    我家产,伤我家父,你哪也不许走!”

    真是怕哪样来哪样啊…

    狐白尴尬道:“我说我不是故意的,你信吗?”

    王权霸业也一脸吃惊:“狐兄原来那个人就是你?”

    前些年神火山庄被一个人类和一只兔妖,还有一只涂山狐妖给重创,那时候还联合了世家出手攻打涂山。

    可结局一点也没捞到好处。

    万万没想到,始作俑者就是眼前的这个家伙…

    这是什么缘分啊…

    狐白退后几步:“嫂子,相遇就是缘分啊…”

    谁能想到,东方淮竹与面具男在约会呢?

    况且,那闯入神火山庄我也不是有意的。

    唉,关系好复杂…

    东方淮竹没有好脸色:“呵呵,相遇的确是缘分,先说!你又来这里这里做什么!”

    “结拜兄弟…”狐白无所谓。

    “你…与他?”东方淮竹瞥了王权霸业一眼。

    王权霸业值得苦笑道:“是…”

    没想到刚刚交的兄弟,转眼就变成淮竹的仇敌,这要我怎么处理…

    好麻烦…

    东方淮竹对着王权霸业冷眼道:“你,不准插手,女子家门之事,我亲自动手即可!”

    说罢,东方淮竹脚步轻快,点在水面上,手摘竹叶,运掌法力,攻击而来,丝毫不像一个淑女该有的样子。

    狐白动也不是受也不是。

    毕竟谁让对方是未来的嫂子嘞…

    下手轻些吧…

    狐白指尖一滑。

    一道寒冰之气,瞬间出!绕过东方淮竹,直接打在她的背上。

    东方淮竹的动作瞬间停下,似木头人一般无可动弹,眼睛睁大。

    “不…不能动了!是你点了位!”东方淮竹反应过来,她还能说话,但全僵硬,无法动弹。

    她气恼着。

    没想到,对方实力那么强。

    自己还没出手就已经败了…

    一旁的王权霸业苦笑。

    狐白又给了王权霸业一个会心的眼神:“面具兄,嫂子就交给你了,我先溜了啦~”

    机会总是人来创造的,面具兄,以后要感谢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