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我叫狐白 > 第135章我会洗衣做饭、洗碗刷盘子
    接连几天,狐酥一直逃亡涂山,身子已经疲倦不堪。

    一刻也不敢停下来。

    他的瞳孔早已灰暗无光,双眼失去了光明,一路磕磕碰碰,没少受苦。

    虽然看不见了,但他能勉勉强强用十一姐教的感应术感知周围几米,以至于没走错方向。

    这几天,在涂山的路上,遇上了很多妖怪。

    很多的妖怪拦下狐酥,平常对付倒可以,但这次不行,他必须节省体力,能逃的都逃了。

    当然遇见的不全是坏妖,有时好心的妖怪还会送他食物与水。

    经过这场磨练,这让也让他明白,妖怪的好坏,很容易分辨,至少吃你杀你,它们还会光明正大的表现出来。

    开始人的好坏,却不那么容易区分,被身后捅刀子,恐怕致死也不知道是谁。

    狐酥想起推他入危险的客栈老板,就失望不已。

    涂山边境。

    现在是寒冬季节,草地上的雪没有融化,白皑皑的一片。

    有时还有几只雪松鼠跑过,在雪地留下小小的脚印。

    狐酥伤痕累累,站在在涂山的边境的雪上,光着脚丫。

    衣服早已挂烂,手与脚被冻的青紫。

    小脸上,抹上了血渍与泥渍,看起来让人心疼,特别是他那双失去颜色,黯淡无光的双眸…

    感知到边境上那块石碑上刻着的“涂山”二字,他闭眼笑了。

    “我,终于到了…”

    说完的那一刻,狐酥再也坚持不住,在雪地里,倒下了

    不知过了多久,一只红色瞳孔大兔子拉着一张车,身后踏着雪,从远方跑来。

    速度虽说不是很快,但一路毫无颠簸。

    此兔名为“踏雪名兔”,在踏雪名兔身后车窗中,有一抹绿色的身影。

    她从兔车上,轻轻走下,长着一对绒绒的狐狸折耳,这显然是妖族,而非人类。

    碧绿色的发丝披在身后,两编小辫子垂落在肩前。

    脸上的两条妖纹没有减少她的颜值,反而更增添了一分可爱。

    只不过,那微微眯着的眼睛,实在让人看不透她在想什么。

    “看来有人闯入了涂山呢…”涂山容容走近狐酥的身边,微微笑着。

    当她似乎看到什么,睁开了那赤红色的眼睛。

    身后的兔子也低下头,好奇嗅了嗅狐酥。

    “来则安之,带回去吧…”

    说完,踏雪名兔眼中一亮,一口叼起了狐酥…

    ……………

    几天之后。

    狐酥从一间小屋子里醒来,一抹阳光从窗外照了进来。

    他出神了愣了半会,伸出手,拖住了阳光。

    “好温暖…”狐酥痴痴地笑了。

    意识身子已经恢复。身上也换了套新衣服,纯白色的。

    狐酥忽然有了一种说不清楚的复杂。

    自己被涂山的人救了吗…

    这时外面一阵敲门声。

    “你是谁?”狐酥警惕的回应。

    经历过很多次的背叛,狐酥对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不再向一起那样,容易相信。

    “我是涂山二当家,涂山容容,你醒了?”

    涂山容容一笑,轻轻推开门,走了进来。

    “二…二当家?涂山的…”狐酥神色有些慌张。

    以前听十一姐说过,涂山现在有了一位二当家,千面妖狐涂山容容,号称涂山智囊,算计了不知多少妖怪与人类。

    “对啊,我现在是二当家…”涂山容容眼眸稍微黯淡,不过既闪而过,又恢复成眯眯眼。

    她继续道:“你不必慌张,我们狐妖一族绝不轻易杀生,况且,你的伤我们已经治好,只不过眼睛我们确实没有办法。”

    人体为对称,狐妖之术·斗转星移,以右生左,以左生右。

    而狐酥的双眼已经失明,无法再用斗转星移治疗。

    狐酥抬头释然地吐出一口气:“谢谢…”

    “你还用不着道谢,先把医药费付了。”

    “对了,我们涂山向来坚守雁过拔毛,兽走留皮的规则,过路费两千两,加上医药费,总共是三千两。”

    涂山容容微微笑着。

    “对不起,我没钱…”

    “你可以拿物品抵债,这块玉觉得怎么样?”不知何时,涂山容容手中已经出现了一枚玉佩。

    这枚玉佩正是从狐酥的身上取下的,只不过现在已经失去了原有的光泽。

    “不行,这是十一姐送我的续命法宝,没了它,我会死…”狐酥着急了。

    他知道,玉佩失去光泽这只是暂时,因为这枚玉佩可以吸收天地灵力,会恢复。

    自己的命也是靠着它,才一点一点度过。

    “十一姐?”

    “嗯!她对我最好了,她和你们一样也是狐妖,在妖怪入侵时,让我逃来涂山的。”说到这,狐酥忽然失落下来。

    涂山容容惋惜地叹气:“哦~这样啊,那你到底要怎么还债呢?”

    “我会洗衣做饭、洗碗、刷盘子和扫地抹桌子!我都会做!别拿走玉佩好不好…”

    “你眼睛已经失明了,确定?”

    “嗯!嗯!”狐酥小鸡啄米般点了点头。

    “好!从今以后,你就是我们涂山的下人,编号233,接下来,我会安排其他狐妖,让他们教你熟悉涂山的环境。”

    狐酥接过玉佩,小心翼翼地攒着。

    说完,涂山容容起身离开凳子,回头再看一眼没再说什么,便走了出去。

    离开不久。

    苦情树下,粉色的花瓣飞落,如梦如幻。

    远看,一位身穿皮绒毛红袍的折耳狐,静静站在原地。

    暗紫色的发丝,冰冷不近人的脸庞。

    在她的身后,还躲着一位吃着棒棒糖,金色发丝的可爱小狐妖。

    “老二,那家伙怎么样?”涂山雅雅感知到容容靠近。

    那冰冷的妖气振动出空灵的声音。

    “他不认识我,可能不是狐白,但不包括他失去了记忆。”涂山容容从身后拿出一个东西,展开在手心。

    涂山雅雅用妖力接过容容手中的物品。

    这是个铃铛。

    准确的说,是曾经涂山红红的铃铛。

    这是涂山容容在狐酥昏迷时,从身上搜到,不然她也不会让他留在涂山,并给了一个下人的职位。

    涂山雅雅握着这铃铛,稍微愣了一会。

    “不管是不是那混蛋,他的气息都让我很不爽。”涂山雅雅冷哼一声,飞离了苦情树下。

    这种气息,就好像那些暗暗潜伏在涂山,不敢露面的妖怪一样,令人厌恶。

    涂山容容望着涂山雅雅离去的远方,也睁开了那眼眸。

    “可能,真的不是他吧…”

    狐白寿命只有十年,这点她知道,这么长的时间了,恐怕他早已经死了。

    再者,下人编号233的骨龄也没有多少…

    “咦?容容姐,雅雅姐她怎么走了呀?”这时,身后的金发小狐妖小口吃着五彩棒,发现涂山雅雅已经离去,疑惑地问道。

    涂山容容往下腰,温柔地摸着涂山苏苏的脑袋。

    “雅雅姐她为了苏苏的红线仙任务,在努力帮苏苏找机会哦~”

    “真的吗!?太好了!我一定要当上一名最优秀的红线仙!”

    看着涂山苏苏开心地挥着小手,蹦蹦跳跳地跑下涂山,涂山容容也只是一笑。

    随后,她看着漫天的苦情花雨。

    “去调查涂山有没有一个叫做涂山十一的狐妖…”

    “是,涂山二当家…”一位狐妖低头喏了一声,退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