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我叫狐白 > 第110章闯出去啊!
    狐白这边。

    “马上要出去了。”望着离外界越来越近,狐白也放松了口气。

    在这地下待了这么久,晒不到一丝阳光,这下终于要出去了,心情自然放心了很多。

    突然!一道绿色的妖气径直冲出!能量四溢!

    这绿色妖力震动虚空!狠狠打中狐白!爆炸开来!

    “噗!”狐白吐出一口新血!从空中坠落!耳边是狂刮的风!

    刚才的那一击太快了,等反应过来了狐白也已经受了伤。

    狠狠砸到地面!形成一个大坑。

    好疼啊!

    狐白躺在土上擦着嘴角的血,五脏六腑被刚才的爆炸震伤。

    阴沉的天空,撑天柱不断倒塌,巨大的铁链不断断裂!阵法毁灭越来越快,多留在这里就是多一份危险。

    在天空之上,一道绿色身影停浮,冷漠俯视狐白。

    “小辈,我这里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吗?”

    这个妖怪没有实体,绿色的荧光粒子缠绕流动!组成一个人形!

    是荼神古!没想到他还是发现我了。

    狐白没有犹豫!向着反方向飞行而去!

    打?

    开玩笑!对方可是被封印了千年的变态大妖怪啊!能打得过吗?

    狐白心有些急。

    “呵呵…”只见,他表情冷漠,只是嘴角微微一勾。

    一挥手,天地之间仿佛掌握在手中,随着一声巨响!

    无数根巨石柱拔地而起!刺破而出!

    狐白暗道一声不妙,连忙躲避!

    但刺石太多了,在衣服上刮破了太多的口子。

    “轰!”一座庞大的大山被凭空举起,向着狐白快速砸下!

    狐白愣了一下,之后便转身面对,咬牙竭尽全力挥出一道冰之剑!

    一剑冰浪斩过,冻结住这攻击!将大山切成两半。

    一瞬间,大山支离瓦解,尘土天漫,狐白很吃力。

    打不过这老妖怪,狐白头皮发麻,转身就逃!

    可恶!一定要甩掉这家伙啊!

    狐白以平生最快的速度飞在空中,不敢丝毫怠慢。

    一个闪眼的时间。

    “轰!”那家伙不知何时出现,一拳狠狠打到狐白的腹部。

    狐白睁大眼睛,往后连撞飞几棵大树,终于停下。

    咳出一大摊血,狐白很疼。

    “我和你无冤无仇!可为什么?”狐白跪在地面,身子很虚弱。

    他道冷眼:“你的血与那家伙一样,令人厌恶!”

    那家伙?是谁?

    狐白很不懂。

    他似乎看出来狐白的疑惑,自嘲道:“天妖栢荒,一个背信弃义的家伙而已。”

    天妖真名叫栢荒,不过身为天妖的第七部下,为什么还会如此痛恨他的主子?

    就算是这样了,你也不能迁怒于我呀!

    狐白一点也笑不起来。

    自己的命运为何跌跌撞撞,总是坎坷不平…

    “封印再过十个时辰就破了,在期间你想怎么死?”荼神古降临在狐白面前,玩味般一笑。

    狐白一咬牙没说话,实力悬殊差距太大了。

    这家伙很不讲理,天妖栢荒与他的恩怨了了,再加上人类联合封印了自己千年。

    所以,他对世间所有一切都很恨,恨这世间的无情与背叛,恨这世间的世态炎凉。

    他终于出手掐起狐白的脖子,眯眼道:“想好了吗?”

    被一股强大的杀意气息所笼罩,狐白心脏仿佛被一只手紧紧捂住,压抑的喘不过气来。

    “死什么的,谁想啊!!”狐白又咳出血,双手结印!

    “嗡!”

    无数道冰道法则刻满天空!雪花飞舞冻住天地!

    狐白不想死,他只想活着!活着好好的!

    惨笑一声,狐白嘴里咬下血,用精血画出七道符文!

    “神天火符!”狐白大喊出一声,与此同时荼神古皱眉,也下手了。

    狐白的内骨与手臂被震断,血流不止。

    “轰!”爆炸声惊天动地!周围的一切灰飞烟灭!

    汹涌的火焰吞噬了方圆几里!犹如末世!

    “什么!?”荼神古被强大的毁灭力量下被震飞!

    被迫落在角落边,震惊地望着这一切。

    天空中火雨爆腾飞逝!

    “啊啊!可恶啊!!我要杀了你!”荼神古捏紧拳头,眼睛发红。

    周围的空间被狂暴的妖气震动。

    没想到!真的没想到。

    自己堂堂一世妖尊,竟然被一个毫不起眼的人类给伤到了!

    到最后居然还被他逃了!忍无可忍!

    荼神古咬牙切齿,道:“无论天涯何处,我定要你生不如死!”

    千百年了,除了那些人祖道士,没人能伤到自己!!

    要不是自己被封印了千年,实力大损,一只手指头即灭你!

    荼神现在对人类恨到彻底,要不了几个时辰,封印破开!必须杀光眼前所有人类!

    …………

    外界。

    现在的天早已暗下,在感受到强大的妖气后,妖怪们都搬走了,所以四周寂静无人。

    唯有晃晃的月光。

    一道金光忽然在空中闪了一下,接着一个红白色的身影径直掉了下来。

    “终于出来了吗?”狐白感受着自己正在下坠,向着星空伸出手掌,微微惨笑一声,便轻轻闭上了双眸。

    砸入到地面,狐白抵不住疼痛,彻底昏迷过去。

    月光下,血迹已经浸染了衣服,红透了一片。

    “嘀嗒嘀嗒…”血从指尖滴落。

    血的浸湿让周围的小草长的很快,没过一会根茎便蔓延到远方。

    狐白受伤很重,伤痕累累。

    在荼神古想杀他的那一刻,掐碎了神天火符的那一刻,火焰吞没了一切,爆炸毁灭了一切。

    狐白他不得不这样做,坑敌八百,自损一千,但这样还好,还好,至少自己终于出来了…

    月明风清,风沙沙吹过树叶,白霜斑斑点点。

    黎明时刻,朝阳微红,不远处的小路上。

    “嗯哼哼哼…”一个白色的身影背着一个大包袱,哼着歌轻快地走来。

    看到狐白侧躺昏迷在草地上,身子、头发、脸满是风干了的血渍,衣服被利器割破,呼吸微弱。

    她放下手里的包裹,愣了。

    “狐白怎么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