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我叫狐白 > 第95章蓑衣狐狸
    “死混蛋!没想到…没想到你居然对姐姐做出这种事!我看透你了!”这时,苦情树之后跳出一个穿红白色衣服、背后背着一个巨大酒葫芦的折耳狐。

    “雅雅,你怎么来了?”

    雅雅的突然出现让狐白感到意外。

    其实,涂山雅雅原本想来给涂山红红送自己做的饭,只不过恰巧碰见狐白与涂山红红的亲吻,所以她一直躲在苦情树后面闷声不坑。

    直到姐姐离开,涂山雅雅才肯出来。

    “混蛋,明知道我最喜欢姐姐,结果红红姐还是被你抢去了…”涂山雅雅眼睛红润,不爽地望着狐白。

    对于红红姐的崇拜,在涂山没有一只狐狸能比得上涂山雅雅,这下子,她的小醋坛子被彻底打翻。

    狐白上前摸着雅雅的脑袋,自责道:“对不起雅雅…”

    涂山雅雅不耐烦拍开狐白的手,一脸嫌弃。

    “狐白,老娘咽不下这口气,我要和你决斗!”

    “你又来…”

    涂山雅雅提起无尽酒壶灌了几口,身后隐隐约约浮现出飘渺的九尾。

    “看招!”无数的冰块似箭一般快速射去,经过之地皆冻结为霜!

    狐白没有躲开,但那些锋利的冰块刚到达面前猛然停下,随后便失去妖力掉了下来。

    冰之法则,万冰服从!

    涂山雅雅不服又喝一口酒,撸起袖子。

    “驱魔一式!”涂山雅雅这次没用寒冰妖力,而是打出了由涂山红红自创,专门攻击灵魂的招式!

    涂山雅雅挥起拳头向着狐白扑来。

    在雅雅飞来的这一刻,狐白顺手抓住了她的脚,一个侧翻,涂山雅雅摔了个狗啃泥。

    “呸呸呸!臭狐白你找死!”涂山雅雅快速爬起揉了揉脏兮兮的脸蛋,又饿虎扑食般张开手扑去!

    “雅雅,你现在已经打不过我了…”

    狐白的面前出现一道冰墙,挡下了涂山雅雅的驱魔一式,不过冰墙上也出现了一道裂缝。

    涂山雅雅连续打出驱魔一式,就想把狐白揍一顿,只不过每次都打不到,直到妖力耗尽她才肯收手。

    涂山雅雅累瘫在地上,喝的酒醉大喘着气。

    “混蛋混蛋混蛋!为什么人类比我们修行的要快!”涂山雅雅的手使劲捶着草地,眼睛里的泪水在打转。

    “有本事去死去死啊!”地被锤出了一道大坑。

    狐白提起无尽酒壶,坐在涂山雅雅的身边,望着天上的星河,身边的草儿随风吹。

    两人看着一片美丽的星空。

    “雅雅,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你可还会记起我?”

    “不会!老娘我一定会忘记你的!我恨不得你快走呢!”涂山雅雅赌气朝着天空大喊。

    “哦…”狐白望着那夜空,情不自禁地打开无尽酒壶的盖子,灌了一口。

    咳咳…这酒好辣…

    “哼,老娘的酒是你能喝的吗?”涂山雅雅打着酒嗝瞥了狐白一眼,抢过无尽酒壶抱在怀里。

    “算了…”狐白起身理了理红白色的睡衣,走在柔软的草地间,萤火虫围绕在身边,有一种朦胧的美。

    “你要去哪?”

    “我不知道…”狐白回头一笑。

    “哦,那你别趁机偷溜,待会老娘休息好,再和你好好切磋…”

    第二天。

    涂山雅雅满城找狐白,刀都准备好了。

    不为什么,就因为昨晚狐白放她鸽子!自己朦朦胧胧从苦情树下醒来一直没见到狐白。

    得到容容的消息,涂山雅雅正向狐白的小屋子气势汹汹地赶来!

    她本想一脚踹开门,可发现门早以是开着,雅雅好奇从门缝里窥视。

    屋内很干净,温暖的阳光静静停在窗边,一抹红色的背影站在桌子前,失神地看着手里的信。

    在地上还有一副彩色的画,涂山的大家们在苦情树下一起笑、一起开心…

    只不过现在画上还残留着几滴未消失干净的泪水…

    “骗子…”

    …………………

    狐妖荒历一千七百九十那年。

    妖族、人族终于被迫联手,倾尽全世界所有资源,耗尽全世界三分之一生灵,最终借天道之力封印虚界天妖…

    可一千多年后,虚界第一次震动,倾出残余的毁灭力量。

    最初的恐惧在妖族、人族的心里再次涌上,两族不易换来千年之久的和平再次破碎…

    已经是狐妖荒历第六千五百四十五年了…

    原本晴朗的天空,忽然划过一道闪雷。

    伴随着一股恐怖的虚空之力,天边的乌云聚拢起来。

    没过久,雷声渐渐被雨声掩盖,天地间像挂着无比宽大的珠帘。

    迷蒙蒙的一片,落在地面上,溅起一朵朵水花,一层薄烟笼罩着天空…

    一座很宽被雨所朦胧的湖面,细如针般的雨水落下,水波荡漾涟漪。

    一个白色的身影躺在湖水里,一身红白色的衣服,白色的长发随着水流飘浮不定。

    湿淋淋的身子在雨中显得一些孤独与悲凉。

    在湖的对岸,雨中有一个披着蓑衣,戴着小草帽的狐狸。

    她放下手里的鱼竿,疑惑地望着天边飘来的白色身影。

    “嗯,那是什么?”狐狸好奇站了起来抖了抖身子。

    没过一会,随着水流,狐白被冲上了岸边。

    他身子完全湿透,在雨中蜷着静静地入睡。

    蓑衣狐狸弯下腰走进一看,看到那张白暂的脸庞时,她的脸也不禁微红了起来。

    “好…好好看…”

    狐狸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好看的人类。

    不知不觉她的呼吸稍微也变的急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