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我叫狐白 > 第84章失落的雅雅
    第二天清晨,阳光美丽而温柔。

    狐白静静地躺在柔软的大床上,洁白的被子被一脚踹到下边。

    一抹阳光从纸窗照射进来,在他那白净的脸庞下留下朝阳的印记。

    发丝散乱在床头,而最晚刚穿着带有狐狸图案的新睡衣也凌乱不整。

    这时,门外传来几声敲门声。

    “叩叩叩…”

    狐白的眼睫毛动了动,睁开双眼,揉了揉头发坐了起来,还有点迷糊。

    “喂!死混蛋快开门啊!再不开门老娘要强闯进来!那你就完蛋了!”

    外面,涂山雅雅不耐烦的用拳头敲着门,大叫着。

    “咯吱~”门轻轻地打开了,露出一条缝隙,雅雅也停止的敲门的动作。

    狐白单手拖着大白枕头,而另一只手扶着房门,脸上依然还带着一股睡意朦胧。

    那么早被雅雅吵醒,狐白有些怨气。

    “怎么是你…”狐白半睡不醒,目光厌倦地瞟了一眼涂山雅雅,嘴里小声喃喃着。

    “出来!老娘有事情想和你谈!”

    涂山雅雅双手叉着腰撅着嘴,背肩着一个巨大无比的酒葫芦,对狐白的说话语气丝毫不客气。

    狐白微微抬头望着她微笑了一下,然后…

    “砰!”门突然地关上了。

    风儿轻吹,门外只留下涂山雅雅的身影在凌乱…

    对于狐白的果断关门,她完全傻呆住了…

    怎么…狐白关门了?

    涂山雅雅随后反应过来,狠狠踢了门一脚,咬牙道:“混蛋!你竟然敢这样对待老娘!”

    涂山雅雅生气地捏紧拳头,不过她忽然想到什么,反而笑了。

    “狐白如果你再不给老娘开门,你养的小家伙就归老娘我了!”

    这时,涂山雅雅从怀里带出一个白色绒绒的小团球,耳朵贴着门说道。

    那白色小球在涂山雅雅的手中瑟瑟发抖,时不时还冒出几声呜呜。

    屋内没动静,涂山雅雅哼道:“对了,她的名字好像叫做白米~”

    涂山雅雅手里的球就是白米,在天还没亮时,涂山雅雅她路过苦情树。

    偶然发现了白米的身影,于是她便起了好奇心把她抓了起来。

    经过二雅的一番祸害下,白米性子弱全都交代了出来。

    身为狐白的枕头兼飞天座驾,白米也很委屈啊!

    而白米是云妖能够化为世间任何形状,所以…二雅直接将她蹂躏成一团绒绒的白球。

    她只要看到任何关于狐白的东西她都不爽!而她这么做,完全是因为昨天的事!

    自己最亲爱的姐姐居然和狐白靠的那~么近。

    涂山雅雅这个醋坛子快打翻了…

    姐姐是我雅雅哒,我绝不予许狐白这混蛋去碰!

    涂山雅雅在门外不断地敲着,就算不能把狐白叫出来,那也要把他吵的睡不了懒觉!

    “可怜白米…”

    狐白站在房顶之上,俯视着涂山雅雅手里的瑟瑟发抖的白球,叹息道。

    涂山雅雅忽听狐白的声音,见他在自己房顶头上,她的小暴脾气立马就上来了。

    毫不犹豫指手气道:“混蛋狐白!你怎么跑房顶上去了!”

    “不行!?”狐白撅嘴摊手道。

    “狐白!老娘就说一遍,红红姐是我的,我不允许你接近她!要不然你的白米就别想要了…”

    说罢,涂山雅雅将手里的那团白云紧紧搂抱在怀里,威胁道。

    而白米有些喘不过气,委屈地含着泪。

    “那你养她呗~”狐白伸手打了个哈欠。

    狐白心里明白,涂山雅雅是不会将白米怎么样的,最多也只是欺负欺负。

    又不会死掉,毕竟…你见过狐妖一族滥杀无辜么?

    涂山雅雅这下没辙了,气愤地将白米甩飞一边,深呼吸道:“狐白,老娘是不会放过你的!”

    雅雅的眼中闪过一丝冷冽,回身提起背后的无尽酒壶,一口又一口灌进口中!

    此刻,雅雅的身后隐隐约约浮现出几条尾巴,寒冰妖力冻结了周围的空气,寒气逼人。

    涂山雅雅放下那笨重的无尽酒壶,擦了擦嘴角的清酒,抬头认真道:“狐白,老娘我且问你,那个…你和姐姐抱过吗?”

    “嗯…”

    涂山雅雅捏拳忍住冲动,又咬牙道:“那你和…姐姐…亲过吗?”

    “嗯…好像还对嘴了…”

    涂山雅雅愣了一下,落下一滴泪瞬间进入暴走状态:“啊!老娘要杀了你!”

    这一刻,寒冰妖力猛之暴涨,一片片雪花飘舞,而涂山雅雅后面的九条飘渺的尾巴完全展开!

    周围的寒气冷的令人发抖,无尽酒壶的壶口上的也结满冰霜,很冷…

    涂山雅雅失去理智般驾驭着冰块,双脚踏空飞之而来!别不其他想法,她就想打死嘴欠的狐白。

    自己最爱的姐姐竟然将初吻给了狐白,老娘我自己都舍不得要,而狐白凭什么!

    你以为你是谁?

    “轰~”极寒的冰块在涂山雅雅的身边周旋,连带着寒冰一拳打下,无数的冰块爆开形成冰锥刺!

    “雅雅你玩真的!?”狐白召唤出冰之剑勉强抵挡住这九尾妖力,但还是被震飞退后几步单脚落在一根竹竿上。

    在涂山雅雅的攻击下,狐白的小屋子被砸出一个大洞,木板被折断,瓦片被敲碎…

    狐白的小房子被雅雅砸烂了…

    废墟之中,涂山雅雅光着小脚丫一步一步走了出来,眼睛红润地望着狐白:“你还我姐姐!”

    “雅雅你…”狐白见涂山雅雅这么执着,心仿佛也被狠狠揪了一下。

    我有何办法?狐妖一族一旦认定便不再改变,红红有这么一个任性的妹妹…

    我该说什么呢…

    “臭狐白,要不是你,姐姐也不会喜欢上你了,也不会不理我了…”涂山雅雅有些失神,失落地说道。

    狐白沉默不语。

    要不是我,红红也不会变成这样,涂山雅雅也不会因此记上仇,容容也不会自责,这一切都怪我来到了涂山…

    狐白低下头,艰难地笑道:“雅雅,你是怎么看待你姐姐的…”

    “姐姐是我最崇拜的妖了,一想到以后你和她打打爱爱,我就忍受不了…”涂山雅雅捏紧拳头,盯着狐白。

    “仅仅只是因为崇拜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