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我叫狐白 > 第77章回不去了
    兔子只是瞟了一眼,面无表情道:“除了针线,其余的都交出来,我可以放了你。”

    “你…”翠玉小昙含着泪低下头,不知不觉间她的手早已经握紧。

    她想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被金人凤抛弃了、被兔子打劫欺负了、现在更是身不由己,我到底对错了什么…

    为什么今天我会那么倒霉…

    狐白抱着枕头露出微笑,趁兔子不留意来到身后给它脑瓜一个爆栗,兔子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拍晕了。

    兔子估计也没想到狐白竟然会偷袭吧…

    狐白单手提着兔子的耳朵,挥手道:“我家兔子发疯了总是爱咬人,而你想去哪就去哪吧,别跟着我们就行。”

    说完,狐白便一手抱着白米一手提着兔子转身离去,在月光的照耀下,只留下一层淡淡的影子…

    与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翠玉小昙只不过是帮助自己逃离神火山庄的人质而已,现在既然自己跑出来了,那便还她自由…

    都把人家绑出来了,至于打不打劫什么的,狐白还是有点不好意思的。

    翠玉小昙望着狐白远离去的身影,也扭头跳入一旁的湖水之中,露出一个小脑袋,哼道:“既然你们放了我那等我回到族里,一定要族长好好教训你们。”

    夜里风轻轻吹…

    不知过了多久,天空渐渐露出了鱼肚白,晨曦的光芒重新照亮了大地,天空之上只剩下几颗微弱的星挂着。

    半个月后。

    突然一朵白云飞驰而过,留下一道残影。

    速度很快。

    飞过落英缤纷的花海,漫起千千万万朵可爱的花雨。

    飞过一片大大的黄叶林,吹起数以万计的纷飞落叶。

    飞过静静的湖面,掀起一阵阵百丈水浪。

    狐白单手枕在头下睡在白云上,另一只手把玩这几枚铜钱,他望着灰蒙蒙的天空与刚升起来的朝阳,不小心打了个哈欠。

    白米之上只见狐白,而兔子却早已不见踪影。

    狐白低头看着手里的那几枚铜钱自言自语叹道:“兔子也不是那么值钱…”

    没错了,狐白趁兔子昏迷将它卖掉了,好像记得是卖给了一个上山砍柴的樵夫。

    总之他换到的钱不多,但能摆脱掉烦人的兔子狐白也很情愿。

    毕竟兔子这家伙总是在晚上不留意间盗取自己的血。

    “快看前面就是涂山了!”白米飞驰在森林之上,她望着不远出的那棵巨大苦情树,兴奋地叫着。

    “哦?”狐白也扭头望去,只见一朵朵似蒲公英的粉红色花瓣飘下,落在狐白手上。

    而那棵高达几百米的苦情树的枝叶随着风轻轻摇晃,清晨的阳光雨露折射这淡淡的光…

    很美…

    狐白指着前方:“那我们加速前进!”

    “明白!!”白米抿嘴一笑,加快了飞行速度。

    薄雾缭绕、白纱般的柔柔地漂浮在空中。高大的树木静静地站在蔚蓝的天空下迎接阳光。

    阳光像一缕缕金色的细沙,穿过重重叠叠的枝叶照进来,斑斑驳驳地洒落在草地上。

    草地上斑光落下,而前方站着一个孤独且模糊的身影,从影子上看头上有着一对狐耳,是只狐妖。

    “狐白,站住。”轻灵而空幻的声音忽然在周围的森林里回荡,那抹身影静静站着不为所动。

    听到这声音后,白米也停了下来化为雾气趴在狐白肩上,狐白落地后揉了揉眼睛,疑惑地看着那薄雾之中的身影。

    那个身影静静地望着自己,站在原地似乎不曾动过,而一阵微风吹来耳边只有轻轻的铃声在回荡。

    听着熟悉的铃铛声,狐白惊喜道:“大当家!你怎么在这?”

    薄雾散去,金桔色的发丝与红色的衣袍随着微风轻轻浮而起,碧绿色的狐瞳望着狐白不曾眨眼。

    “狐白我有些事想对你说。”涂山红红嘴唇并未动,轻灵的声音是妖力振动而来。

    涂山红红眼中划过一丝闪躲,似下定决心转过身背对狐白,一咬牙:“请你离开涂山吧,永永远远不要再回来了。”

    “嘿嘿,大当家你开玩笑吧…”

    “我没在开玩笑!离开涂山只对你有好处!你还走吧。”涂山红红低下头捏紧拳头。

    “啊…这样子啊。”狐白虽然有点不愿相信,但这是涂山大当家亲口所说。

    “那能告诉我为什么吗?”狐白抬头不解地望着涂山红红。

    “你以后会知道的。”涂山红红背对着狐白不曾回头,一步步向着小路走回涂山,直到消失在狐白的眼中。

    完蛋了…

    狐白呆呆站在原地许久,道:“大当家应该是有什么心事,只是她不愿说出来而已吧…”

    白米趴在狐白的肩上,糯糯的说道:“额…我们不去妖馨斋了吗?”

    白米跟着狐白这一路,就是要和他一起去尝尝妖馨斋里的甜品。

    可现在涂山之王不予许咱们进去,这一路辛苦飞来不就是白搭了吗?

    “大当家说的是不予许我进去,可没包括你。”狐白放下白米,微微笑道。

    白米化形为一个穿着白云衣的萌萌小萝莉,光着脚站在地面,呆呆抬头望着狐白。

    “不过,你可以去找涂山的三当家,我所有的银子都存在她哪里,只要你和她说一声还是会给你买到糖吃的。”

    白米有些不舍:“那你怎么办?”

    “额,我就去最近的人类小山村看看能不能留下,没事啦!”狐白没当回事地说着。

    “那我陪你去好不好?我一个人很孤独的,别忘了我可是答应当你的枕头了呀!”

    狐白弯腰轻轻揉着白米的脑袋,笑道:“不用了,我以后还是还会相见的…”

    “那好吧…”白米再看一眼狐白之后低下头默默离去。

    望着白米走进涂山的身影,狐白心里莫名的感到有些惋惜:“有点心疼呀…”

    那么好的一个枕头,说再见就再见…

    “算了算了,也真不明白大当家为什么要赶我走…”狐白望着那棵高入云间的苦情之树,旋即也离开了此地。

    空荡荡的草地上,只有一束阳光留下,而阳光招不到的一棵大树后。

    涂山红红她并没有离去,而是默默背靠着树一声不发,望着那蔚蓝色的天空而已…

    她的周围轻轻散发出淡淡的暗紫色妖力,碧绿色的狐瞳渐渐变为青褐色,而金桔色的发丝也慢慢变的黑白色。

    从发首到发尾由莹白渐变到深黑…

    涂山十一望着天空,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