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我叫狐白 > 第75章吃瓜
    兔子见金人凤被东方秦兰狠狠揪住耳朵,不禁回头捂嘴偷笑,眼泪花都快笑出来了…

    一个实力明明很强的人,却屈服于比他还弱的东方秦兰,很可笑不是吗?

    不过换另一个角度想想也就释怀了,金人凤为达成目标而忍辱负重,隐藏自己真正的心思,他表现成这样也不足为奇了。

    现在除了金人凤自己以外,在场的所有人可一点儿也不知道他的阴谋。

    单纯的以为他是个正人君子,也不知道当初东方家家主是怎么看上他的。

    浮在上空的翠玉小昙见金人凤与东方秦兰的小打小闹,眨了眨眼睛,接着心里不禁有点点吃醋。

    “金人凤,你旁边的女孩子是谁?”翠玉小昙挣脱狐白跑了出去,抿着嘴唇摸着自己粉红色的长发。

    她不相信金人凤会喜欢别人…

    听到小昙的询问后,金人凤也反应过来,瞟了她一眼皱了皱眉头,心里也稍微的慌了。

    要是这个时候,这水蛭精将自己和她的关系说出来,难免会遭到师妹怀疑,我绝不允许!!

    金人凤咬牙下定决心,在一瞬间召唤出纯质阳炎!正想出手打断这场对话。

    可是他真想踏出第一步,东方秦兰提前不服了。

    “呵!他可是我的金人凤小师弟啊!本姑娘还想问你是谁呢!”

    东方秦兰地笑着,伸开双臂,挡在两人的中间,一幅不服来打我的样子。

    很明显,东方秦兰这小家伙是闲不住了,就想和小昙玩玩,毕竟总是待在家太无聊了。

    金人凤突然停下脚步,不甘地收起手中的烈火,眉头皱的更深了,脸色变的越来越阴沉,阴沉的仿佛能滴出水来。

    狐白弯腰在兔子耳边小声说道:“喂,兔子,你说我们是不是该跑路了啊…”

    现在他们的关注点都在翠玉小昙和金人凤身上,至于旁边有一个狐白和一只兔子,他们也只是一瞟而过。

    兔子的八卦之魂在燃烧,眼睛贼亮:“那个…再看看嘛。”

    “那我先溜咯!”狐白刚转身离开。

    兔子急忙抱住狐白的脚,从腹部的兔毛里拿出一张黄色的符纸,道:“等等,我有一张千里追位符可以带我们离开,你就陪我看看戏嘛~”

    狐白接过千里追位符看了看,翻了个白眼:“这么好的东西你怎么不早拿出来?”

    兔子尴尬,撇嘴道:“这不是怕你抢去了嘛~”

    自从上次几乎所有家当被狐白搜刮去买了个棺材,兔子都快心疼死了,而最珍贵的千里追位符当然要藏在最隐蔽的地方…

    “那好吧。”狐白也和兔子一起坐在石台阶上,看着金人凤与翠玉小昙。

    月光被云层隐隐约约地遮住,一兔一人的月影印在了地板之上…

    翠玉小昙呆呆站在前面,仰着头看这金人凤。

    “金人凤你…”

    小昙轻轻咽了口气,呆呆望着金人凤,碧蓝色的眼睛了浮现出一丝丝的委屈,两只小手也紧紧握着粉红花边裙子。

    “住嘴!你这妖怪少和我扯上关系,我金人凤与你根本就从无相识!”

    金人凤心里一惊,上前一步开口大骂,眼神狠狠瞪了翠玉小昙一眼,直接打断了她的话。

    可恶的蛭妖!偏偏这个时候出差错!现在该怎么收场都是个问题!更何况两个师妹还在身旁!

    金人凤心里越来越慌,生怕小昙将自己告出去,那样一来,自己长久以来计划就将化为泡影!说不定还会被驱除火神山庄。

    “欸?金师弟她与你有关系?嘿嘿莫非…”

    不知何时,东方秦兰脸上也露出了八卦,眯起眼睛不怀好意的望着后方的金人凤。

    东方淮竹皱了皱眉头也向金人凤投来疑惑的目光。

    “不可能!我根本不认识她,妖言惑众!”

    金人凤气的大喊,因为心情激烈,不知不觉间,他的周围也冒出来了一股极为炙热的火气。

    “人风…我相信你,你现在一定是有什么不能说出来的吧?我一直都相信你…”翠玉小昙紧紧握着拳头,抬头笑着。

    “好肉麻,看看人家都叫你人风了哟~你还不死承认~”东方秦兰用胳膊拐了拐金人凤,眯笑着。

    金人凤推开东方秦兰,召唤出火球向着翠玉小昙冲去:“妖妇!我根本不曾与你接触过,你休得胡说!”

    翠玉小昙被吓傻了。

    炽热的火光在照耀在翠玉小昙的脸上,泛起淡淡的光,她瘫在地上动不了了。

    “锵!”千钧一发,狐白出现在翠玉小昙的前面,手握冰晶之剑,一剑斩破金人凤的火球!

    狐白不愿看到翠玉小昙被烈焰吞噬,尤其是出自自己所爱之人的手。

    金人凤一皱眉,挥着周围无数的火球,带着恐怖纯质阳炎的火球纷纷坠落而下。

    所有人必须得死!要怪就怪你们多管闲事吧!

    狐白一剑斩破火球,同时兔子也加入了进来,只见它双脚一踏,翻身一脚踢飞了一颗又一颗赤红色的纯质阳炎火球!

    金人凤震惊。

    这是什么妖怪!居然连灭妖神火纯质阳炎也不惧怕!?

    而被兔子踢飞的火球似流星一般向四周飞射出去,砸到远方的房屋燃起大火。

    兔子被烧的有些脚疼,纯质阳炎的温度可不是开玩笑的。

    虽然自己用妖力包裹住身体免受伤害,但也没多大用。

    “喂,你这狡猾的家伙还要不要点脸?就这样抛弃你的小情人还有没有的良心?你看看,她这委屈的小眼神…”

    兔子对着金人凤直接就是怼。

    “就是你这只可恶的妖,直接去死吧!!”

    金人凤脸色一沉,再也忍受不了兔子与狐白这两个家伙。

    不顾众人惊奇的眼光,再一次召唤出极为恐怖的纯质阳炎!!

    他必须除掉眼前的所有外人,一切关于涉及自己到计划的人必须死!

    “啊嘞嘞!淮竹姐呀,你家人风又要拆家了,快来治治他啊!”

    狐白见金人凤那副仿佛要将自己生生吃掉的样子,不禁打了个抖擞。

    “师妹你也不用拦我,这两只妖私闯山庄,对我们造成极为严重的影响,今日,我势必铲除这些妖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