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我叫狐白 > 第51章我乃厄喙兽是也!
    狐白叼着糖果静静躺在斜草坡上形成一个“大”字,看着涂山的繁华青烟。

    虽然是清晨,但涂山依然很热闹,来来往往的群众、讨价还价的商贩、饭店里的小二刚端上一碟可口的佳肴…

    貌似这个“七夕”对涂山很重要啊~

    “也不知道十一姐去哪里了…”

    早上时,她就这么默默离开翠玉灵诊所,也不知道她到底在瞒着什么。

    狐白其实很想了解她、帮助她,可是涂山十一有口难言,不愿告诉我,狐白也没办法啊。

    狐白伸了个懒腰,翻了个身,望着远方蔚蓝的天空悠悠白云朵:“不管了,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

    静静望着苦情树的花瓣飘飞在天空云朵,狐白一口咬吃着涂山容容送来的食物。

    很甜~

    没吃多久。

    “哎呀,快吃完了…”狐白忽然发现手里的食物也只剩下四根小五彩棒,不禁有些可惜。

    还是留着以后再吃吧…

    在狐白为吃完食物而可惜时,苦情树上的茂密树叶层有一道模糊的黑影快速划过。

    狐白他自然是看到了,但是没等他反应过来,一个残缺不全的果核突然从上面掉落了下来。

    “欸?”

    狐白瞳孔一缩,刚想起身,结果那枚果核突然精准的砸中狐白的脑袋瓜。

    狐白一下子就被砸懵了…

    狐白跳起来,一手捂着晕晕的脑袋,一手指着苦情树上,大叫道:“谁啊!乱丢垃圾!还有没有点保护环境意识!”

    我就在这里好好待着,也没惹谁谁,怎么就被袭击了呢?

    狐白郁闷了…

    可是狐白待着原地叫了半天,对方却没有丝毫的理会。

    当那个黑影没当回事又扔下一枚果核时,狐白这时就受不了了。

    “好!你不回答我是吧,那我上去找你~”

    说着,狐白从腰间掏出一张御飞符来贴在腿上,然后毫不犹豫划破手指将血滴上符纸上。

    符纸轻微一抖,贴着狐白的衣服发出淡淡的金光。

    狐白一咬牙,努力克服着心里的恐高,双腿一跳让自己飞了起来。

    他倒想看一看那个在苦情树树梢上来来回回的不明黑影到底是什么。

    没过一会,狐白飞到离自己最近的苦情树树枝上,此刻的狐白离地面也已经有好几百米了。

    “乖乖,这么高~”站在巨大的青青树枝上,俯瞰着整个涂山,狐白有些感叹。

    苦情树是狐白在这个世上见过的最高、最大、最古老的一棵树了。

    而且树枝嫩叶绵延千里,真不知道这棵树是怎么长的…

    幸亏有加强版的御飞符,要不然自己真不知道要怎么才能上来。

    “唰~”一个淡蓝色半透明的小怪物从狐白身边快速擦过。

    带起一阵微风,钻入不远处的树叶堆里。

    “嘿嘿…终于找到你了!”狐白眼睛一亮露出小虎牙,也跟了上去。

    一步一步小心翼翼跳跃在苦情树上的枝头之间。

    终于,狐白来到了葱翠的绿叶前面,嘴角不禁微微上扬~

    “逮到你了!”狐白呆毛一抖,毫不犹豫扑了上去。

    狐白扑了过去,抱住那只淡蓝色透明的小怪物。

    “嗷呜!是谁敢动本大爷!”那小怪物被狐白的这一偷袭吓到不轻,大叫一声连忙挥着尾巴挣扎着,努力摆脱狐白的“恶手”。

    不过我们的狐白抱的很紧,那蓝色小怪物根本挣脱不了,甚至还有的喘不过气。

    那蓝色小怪物突然想到什么,眼睛睁的圆鼓鼓的,一脸的懵逼。

    等等,这没有丝毫法力的人类是怎么看到我的!?

    能看到我也就罢了,他怎么还能抓到我呢!?

    要知道我们厄喙兽可是无实体的啊!!

    破天荒啊!我今天到底遇到了什么人啊!?

    狐白疑惑的甩了甩手里的蓝色小怪物,捂嘴笑了,道:“噗!这是什么怪物?怎么长的那么的奇怪~”

    蓝色的半透明身体,头上还长着一对小犄角,一张大扁嘴显的有些夸张,简直就是四不像。

    特别是哪懵逼的金色小眼神,惹的狐白一直忍着笑。

    狐白的调侃让蓝色小怪物很不服气,狠狠地盯着狐白。

    “听好了!我乃涂山转世续缘的噩梦凶兽,厄喙兽是也,人类你最好乖乖放了我!不然有你好瞧的!”

    厄喙兽放下狠话,金色的小眼神死死盯着狐白。

    厄喙兽最出名的就是它带来的厄运了,只要进入了厄喙兽体内,啧啧…那就一直倒霉一直爽啊。

    狐白从腰间掏出一根五彩棒含在嘴里,无聊的白了厄喙兽一眼,撇嘴道:“得,真无聊,放你不就是了?”

    得到解脱,厄喙兽快速从狐白的手里跳了出来。

    这么好说话?

    厄喙兽它并没有离去,而是飘在空中绕来绕去谨慎地望着狐白。

    犹犹豫豫,似乎还在思考着什么。

    狐白摊了摊手也没管什么,默默含着一个甜甜的五彩棒,从巨大的树枝上跳下,缓缓降落了下去。

    其实狐白也就是好奇心重,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在苦情树上乱跳而已。

    没想到就是一只长的奇奇怪怪的蓝色小妖怪在作祟。

    还以为有什么好玩的,结果太没趣了,还是回去睡觉吧…

    “等等,人类…”见狐白渐渐离去的身影,厄喙兽也不再犹豫,着急的大叫。

    “怎嘛?有事啊!?”狐白忽然停住在半空中,回眸头上冒出几个大大的问号。

    厄喙兽低下头来,两只小青蓝色的爪子不停的抠着,别扭道:“内个…能不能…”

    “哈!你说什么?”狐白忽然感觉有些莫名其妙。

    “能不能也给我一根…”厄喙兽目不转睛地望着狐白嘴里的五彩棒,不禁也咽了一口口水。

    在苦情树上除了果子就没其他啥的,要不是地下有太多的狐妖想要除掉我这种妨碍转世续缘的妖怪。

    要不然我这我也不会一直躲着这里。

    想吃些其他的美味却吃不起,厄喙兽可是对地下的妖怪们羡慕至极啊!

    “不行!”狐白想都没想直接开口拒绝。

    开什么玩笑?我只剩下那么几根五彩棒了好吗?我都不够吃还要给你?

    简直是做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