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我叫狐白 > 第48章涂山十一的难言
    银白的月光洒在地上,夜的香气弥漫在空中,织成了一个柔软的网,把涂山都笼罩在里面。

    “泡了个澡,真舒服啊~”狐白悠悠地从房里出来,望着满天星空,举起手来伸了个懒腰。

    来这个时间那么久了,第一次好好洗个热水澡,狐白真的很开心。

    当初来涂山果然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不过…现在天色已经很晚,也是时候该回家了~

    狐白简单理了理垂落到腰间的头发,依然用那根红绳散散系住,踏上了回家的道路。

    可狐白还没走几分钟,他却看到不远处一个熟悉的白色身影拖着疲惫的身子缓缓走来…

    待狐白看清那身影后他微微一笑,竟是涂山十一,真是很巧啊~

    自己每天都能在涂山遇见她。

    当初自己刚来涂山时,可没少受涂山十一的帮助。

    在这个世界上除了涂山红红与容容意外,她是对自己最好的狐妖。

    狐白对涂山十一可是很有感激的~

    所以狐白发誓!以后一定要好好报答她~

    当狐白与涂山十一正面对头时,狐白挥手打了个招呼。

    涂山十一一愣缓缓抬起头,那憔悴苍白的小脸勉撑笑着,淡淡的黑眼圈让她的神情显的有些呆滞。

    那套破旧的白衣早已抹上了几道深深的泥痕与血痕。

    原本配在腰间的长刀也只剩下刀鞘而不见刀影。

    涂山十一实在撑不住了,小腿一软疲惫的扑倒在狐白的肩上,抿着嘴唇撑笑着:“是狐白啊,我终于找到你了…”

    感受着怀里的那片温暖与体香,涂山十一有些心安。

    狐白看涂山十一那忍受着痛苦的笑容,心里仿佛被针扎了一下,有些复杂。

    狐白连忙扶住涂山十一,不解安慰道:“十一姐你…没事吧?要不要我送你去翠玉灵那儿?”

    涂山十一像是受了什么刺激紧紧握住拳头,原本青褐色的狐瞳也一瞬间变的与狐白一样赤红起来。

    只是勉强道:“不用了,谢谢…我没事…”

    “十一姐…”

    狐白似乎感觉涂山十一有着什么不愿回想的记忆,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更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她。

    “狐白,如果某天我做错了什么事,你…还会原谅我吗?”

    狐白微微一愣,坚定的说道:“会!一定会,因为我一直都在相信你!”

    涂山十一抿着嘴笑着擦去脸蛋上的泥渍,眼睛湿润了。

    “谢谢…”

    涂山十一闭着眼眸望着璀璨的星空犹豫再三,心里一想到灵梦还在等着自己,一想到六尾黑魔还在暗地里窃笑。

    她没有办法,最终不忍地开口:“那个…能不能先给我个东西。”

    “可以!没问题!”狐白没有丝毫的犹豫,一笑而答应。

    涂山十一也没想到狐白会那么的干脆,心里又有些后悔。

    但她别无选择,她必须从六尾黑魔手里救回涂山灵梦!

    她还要为死去的姐妹们报仇!

    “能不能给我…一滴血?”

    “可以,这个简单。”狐白都将自己的家当都准备好了,可没想到涂山十一要的是自己的血。

    这也太简单了~

    既然十一姐想要我的血,那她肯定也知道了我血不可思议的作用,不过有一点狐白很疑惑…她是怎么知道的?

    “可我说的是一滴精血。”

    这是当初六尾黑魔侵占涂山灵梦身体时,涂山十一被迫与六尾黑魔达成协议,从狐白身上取得一滴精血。

    而六尾黑魔答应涂山十一让涂山灵梦安全,并不再打涂山的主意。

    这下狐白稍微愣了,精血可是全身血液的精华,精血的数量少之又少,而狐白只有两滴。

    如果一个人缺失精血会变成极为虚弱而没有法力。

    但还是可以再通过修练再恢复过来,只不过不过需要相当长的时间。

    狐白摸着涂山十一的脑袋笑了笑道:“也可以~”

    说到这,狐白额头上方浮现出一朵淡红色的光芒。

    一滴鲜红的鲜血在空中凝聚出,散发着红色的莹光。

    狐白那苍白的脸微微露出笑容,将那一滴刚凝聚出的精血托在手心“给你…”

    涂山十一揪起狐白的衣领,湿润的眼睛里透漏出不可思议的目光:“你知不知道你没了一滴精血会怎样!?”

    “知道啊!你开口我当然会给你,毕竟你曾经也不是在我困难时帮助过我吗?”狐白理所当然的说道。

    “你傻!你不问问我要精血做什么吗?”

    “你也没问啊~”狐白摊了摊手,撇嘴道。

    涂山十一接过狐白手里的精血后小心地装入小瓶子里,心里很是复杂。

    “谢谢…”

    她想对狐白说些什么,可她刚开一口却被堵住一般说不出来,憋在心里很难受,只能说出谢谢二字…

    失去精血的狐白脸色越来越苍白,开始有些恍惚站不稳,虽然他是笑着的,但是涂山十一知道狐白在忍着。

    “话说…我俩真的不去翠玉灵那吗?”狐白望着涂山十一也是虚弱的样子,不禁苦笑着。

    两个虚弱的快走不了路的人不去找翠玉灵治疗。

    还在这儿没事发呆,恐怕这个涂山只有狐白与涂山十一这样了吧…

    “算了,去就去!”微风轻轻吹过,轻拂过涂山十一那勉强支撑的微笑脸颊。

    月亮透过云片的空隙倾泻下皎洁的光芒。

    一片白云和一片白云连起,如同一条宽大的不规则的带子,给澄澄的天空分成两半。

    白云移过,逐渐消逝在远方。天空碧澄澄的,月亮显得分外皎洁。

    狐白与涂山十一相互搀扶着,一步一步慢慢来到了翠玉灵的竹林小医馆。

    狐白本以为今晚可以睡个好觉,真是好可惜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