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我叫狐白 > 第37章梦
    说自己出去找食物遇到六耳,然后又回来到图书馆撕书寥寥草草过了一夜,再然后又去把一气道盟的那些道士给惹了个遍?

    不行不行,不能这么说,红红她们之前就说过了,不让我轻易出涂山。

    要是我告诉她在我身上发生了那么多事,那还不得完蛋…

    见狐白犹犹豫豫的样子,涂山红红立马就觉得狐白肯定干了什么不得见人的事。

    涂山红红靠近狐白的脸庞,微笑着:“说,不然你懂的…”

    狐白跳到一边不禁打了个颤抖,苦笑着:“我说还不行嘛…”

    就这样,狐白把这几天的亲生经历说出来了。

    当然了也不是全都说,像到图书馆撕书、伪装成容容这些都是简简单单敷衍了事过去。

    毕竟这些说出来总感觉会被打…

    涂山红红听后皱了皱眉头沉默不语,一方面她在为狐白出涂山惹道士而担心。

    另一方面也在自责着自己,自责自己没有好好与狐白交流,才导致了狐白被迫出去涂山寻找食物。

    涂山红红有些意外的道:“辛好那些道士比较笨,还被你坑蒙拐骗了…”

    涂山红红回涂山解决了涂山莹莹的软骨天香之后。

    本打算命令银狐守卫调查此事,结果没想到狐白一次性给解决了。

    唉,那些道士真是越来越麻烦了~狐白也是越来越不听话了~

    “对啊!那些道士挺笨的,也不知道当初某某狐和容容还被道士给抓走了…”狐白忽然调侃着。

    涂山红红有些尴尬,顿了顿:“那只是意外…不过你不也被抓了么?”

    “咳咳…我睡着的情况下不算…”狐白笑盈盈地道。

    涂山红红忽然认真的看着狐白,道:“别说那些没用的,别总是一个人冒险,大不了…涂山以后养你。”

    狐白摊了摊手白了个眼道:“切!说的那么麻~”

    上次还说来涂山包吃包住,可结果是包住了,可吃还要自己解决,害我饿了好久…

    本想好好找一个工作,可就是没有一个是称心如意的。

    要么只收狐妖,要么只要雌性,再要么还必须有妖力。

    剩下的工作只有日日夜夜不停洗碗、洗衣、扫地等等…

    我们的狐白才不乐意去做这些!

    等明天把这几张从道士那儿偷来的符全拿去卖了,哼哼,等我有钱了,我这辈子绝对不会再去打工的!

    狐白随意的挥了挥手,不在意的道:“算了,不用你养,我能养我自己…”

    现在以狐白的能力能自养了,他才不会再去依靠别人,毕竟…自己欠涂山的已经够多了…

    “那好吧…”涂山红红稍微有些失望,但还是点了点头。

    她想着,如果狐白能接受,那么自己也就可以借着这个借口让狐白一直留在涂山…

    可她没想到狐白会拒绝…

    涂山红红忽然指着狐白的衣服,转移话题道:“不过…你这身睡衣打算穿到什么时候?”

    狐白下意识看了看身上的白色睡衣,额…稍微有些破破烂烂。

    裤脚处还被兔子给撕破了一个洞口,衣服上的小扣子也掉落了许多,露出一片片白花花的皮肤。

    有点儿惨~

    狐白也没说什么,只是默默转过身打开墙角的大衣柜,当光线射进衣柜里,照亮了里面的黑暗…

    只见一件又一件浅绿色的碎花连衣长裙挤堆在一起,只不过有些旧而已罢了。

    狐白望着涂山红红指了指那些绿色的衣服无奈道:“你看,你以为我乐意啊?”

    在衣柜里全部都是容容穿过的旧衣服,你要我怎么穿啊?

    而自己又没钱卖新衣服,当然只能穿几天前的衣服咯!

    “好吧…”见衣柜里全是容容的衣服,涂山红红稍微有些无语。

    自己的妹妹还真是有些粗心,将自己的房间送给了狐白,自己的衣服也忘了收拾…

    “待会我吩咐下人给你准备一些衣服。”

    “那谢谢大当家了~”狐白有些受宠若惊。

    这破睡衣我都穿了那么久,破都破了,这下终于要换衣服了吗?好开心~

    说实话,狐白也在想换一身衣服了,每次到涂山街上闲逛时,总感觉穿着破衣有些迷之尴尬。

    “没事我就先走了…”

    说着,涂山红红理了理垂落地面的金橘色头发,也望了狐白一眼,便踏上月光的青石小路上。

    在狐白的目光中逐渐消失在这夜色之中…

    其实涂山红红来狐白的家,无非是想看看狐白有在涂山过的是否还好,既然确认了狐白没事,那自己也该走了…

    狐白简单收拾了桌子,吹灭了烛灯,伸了个懒腰趴在床上小眯了起来。

    今晚的月亮很圆很亮,月光透过层层斑云,映射进窗户,挥洒在狐白的身上,留下一层层皎洁的白霜…

    “今天发生的事真多,明天应该会更好吧…”狐白双手抱着头,躺在柔软的大床上,不禁喃喃着。

    月色朦胧,整个涂山也不再热闹,只有屋檐前的一盏红色的灯笼随着风轻轻摇摆,残余的灯火在风中缓缓照亮着…

    殊不知此刻,在月光里,一团血莹色的光芒从狐白的额头上空缓缓浮起,微微散发着血红色的微光。

    最终化为一丝雾气在狐白的额头上刻下一朵燃烧中的红色火焰…

    是图书馆古书籍里的那团血红色的光芒!

    只不过这一切都没人看到罢了…

    “这是哪里?”茫茫然然的黑暗之中,狐白站在原地,疑惑的向四周寻觅着。

    可望眼不到边的黑暗让狐白束手无策。

    “我一定在做梦,快醒来。”狐白下定决心狠狠掐了自己手。

    可是…没有痛觉啊!

    这个梦这么醒不掉啊!!狐白烦闷的搓揉着自己的头发。

    正在狐白放弃挣扎之时。

    “我怜幽梦空谁伤,落定尘埃一粟…”

    一道凄苦清灵的声音,出现。

    是谁在说话?

    这声音,她为何如此凄苦?

    还有为什么,听到这个声音,我想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