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我叫狐白 > 第22章涂山的物价
    六耳疑惑的望去,只见狐白脸色十分惨白。

    碧红色的瞳孔也黯淡下来,任由六耳拉着手飞,一脸生无可念的样子,一看就是被吓坏了。

    “欸!?狐白你怎么了!?”

    …………

    待六耳飞落到涂山时,狐白早已经看淡了人生,整个脸都是灰蒙蒙的,头顶上的呆毛也无精打采的垂了下来,整个人呆呆的。

    直到六耳不忍拍了拍狐白的肩膀,他从慢慢归过神来。

    “大…大…姐,能不能别那么突然,我小心脏受不了啊…”

    狐白一瞬间就苦着脸,捂着扑通扑通跳个不停的心脏,用那颤抖的音调说道。

    突然的就被带上高空,宝宝心里苦~

    其实这也不怪狐白,毕竟这种情况任谁都会被吓到,特别是狐白这种从来没上过天的人,估计会被吓到高血脂、高血压。

    六耳也是尴尬的咳了咳:“嘿嘿,下次不会了…”

    狐白心里暗暗鄙夷道:下次?信你信个妖。

    六耳立马转移话题道:“好了,好了…这就是涂山了,怎么样?还可以吧!

    说实话,我当初第一次来的时候还被惊了呢,不过就是礼品太贵了些…”

    六耳指着周围的商店,露出一幅洋洋的样子,还不忘吐槽一声物价。

    看来六耳还以为狐白没来过这里,被周围的环境给吸引住了。

    “这个我知道啊~”

    六耳忽然疑惑的道:“哈?你知道?”

    狐白也没说话,只是不在意的轻轻点了点头。

    狐白何止是知道啊,这条街自己早就来过几天了,简直不要太熟悉。

    只不过每次都路过这里时,狐白都会情不自禁的向妖馨斋瞄上一眼…

    要是有一天自己能进去看看那该多好…

    可…自己好像没钱,不过说到吃,当初与红红相遇时,她不是说包吃包住的吗?…结果…说好的吃呢?

    狐白想到着就愣了愣。

    其实狐白不知道,容容一直都在吩咐下人给他送食物,可是万万没有想到涂山雅雅这家伙嗅觉太机灵了…

    所以,狐白要是知道了,估计会后悔死…

    六耳有些泄气,原来狐白知道涂山,刚才还亏自己那么积极的介绍。

    六耳摊了摊手无聊道:“那好吧,你这在呆会儿,我去买些吃的。”

    没等狐白开口说话,六耳便转身踏进了妖馨斋的大门里。

    狐白也一笑,坐在屋檐下的石台阶上,靠着一个小石柱,悠闲的翘着二郎腿,静静地等着六耳买好吃的。

    妖馨斋里。

    六耳刚一走进去,就见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在柜桌上懒懒地趴着。

    “喂!容容!我来了!”六耳挥手打了声招呼。

    听到有人在呼唤自己,涂山容容迷迷糊糊地抬起头来,伸出小手擦了擦眼角边的闪着光的泪珠,大大的伸了个懒腰。

    见来者是六耳姐,容容有些惊喜,连残余的睡意也瞬间消失的一干二净。

    “嗯~原来是六耳姐来了!”

    今天妖馨斋老板有事出去了,所以拜托了容容帮自己经营一天,而这一天的利润全归容容一个人,所以柜台上是守的是容容也不奇怪了。

    “嗯,容容最近妖馨斋有没有新出的五彩棒啊?”

    六耳倚靠在柜子旁,顺手抬起一个杯子,给自己倒了一杯浓茶。

    容容绒绒的大耳朵机灵地抖了抖,立马拿起桌上的小算盘,碧红色的眼睛里闪过一个钱的符号,眯笑着道:

    “当然有的!五十两一根,请问六耳姐要多少根呢?”

    “噗!五十两一根,你怎么不去抢!?”六耳刚喝进嘴里的茶立马喷了出来。

    五十两银子就买一根糖!?有没有搞错,正常人又这么卖的吗!?

    虽然六耳已经知道了涂山物价极贵,心里早已经做好了准备,可以听到容容说的价格,但她还是怀疑人生了。

    “没错啊,我现在就在抢啊~”涂山容容微微歪着脑袋,脸上仍然挂着眯眯的笑容。

    你要不要那么直接,六耳已经无力吐槽。

    “哈哈…那个…咱们都是老朋友了,能不能便宜点?”六耳贴在容容的身子上陪笑着。

    六耳心里也在骂自己不争气,为什么偏偏要来涂山游玩呢?

    可…这也没办法啊,谁让涂山的妖馨斋那么吸引人…想想就好可恶啊~

    上次来的时候自己钱就带少了,才买了几颗糖就花光了。

    吸取上次的将经验,出发前好好的准备了一番,本以为现在已经够了,可结果…不够买几颗啊…

    涂山要不要那么奸商~

    “可这五彩棒原价是七十两每根的,我都已经打了好几折了~”

    说着,容容委屈的露出了极为心疼的表情。

    好!算你狠!一根五彩棒原价竟然卖七十两!你心疼又是什么鬼!?

    “好好好,五十就五十…唉,狐白看来这下老娘要破费了…”六耳抬头惋惜的叹了口气,接着不急不缓的向腰带掏着银两。

    涂山容容忽然站了起来睁大眼睛,露出那碧红色的狐瞳,不可置信问道;“六耳姐!你认识狐白!?”

    自从上次狐白被自己和红红姐骗回…带回涂山,自己就没见到过他,也不知道他还习不习惯涂山这里的环境。

    “对啊!怎么了?他还在外面等我呢!”

    “那我先叫他进来…”涂山容容喃喃着,无视了六耳,跨着小脚步向门外走去。

    “欸!等一下!”

    六耳一个后空翻轻松的跳到了涂山容容面前,涂山容容无奈,只好开口问道:“六耳姐怎么了?”

    “咳咳,狐白是我从涂山外冒着危险带回来的,怎么说也有我一份功劳,关于五彩棒的事…能不能再打几个小小的折哈?”

    哼哼,没想到从外面捡回来的狐白不止来过涂山,竟然还和容容认识,这下最新款的五彩棒可以便宜买了。

    狐白,你真是我的好福星~

    涂山容容听到六耳说狐白出去涂山过,她愣了一会儿。

    狐白出去干嘛!?难道他不知道外面吃人的妖怪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