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原始凶猛 > 第三十三章 命运
    当王权站上高台,而首领阳愿为之陪衬的时候,黑豕和黑水等人的脸色便变了。

    他们死死盯着王权,又将目光转向阳,在两人间流转不定。

    王权和他们,现在可算是死敌了,之前的事想过去是不可能的。

    但阳为什么,将处置他们的权力,交给了王权呢?

    是因为过去恩怨?还是因为未来的图谋?

    脑子好使的人,立刻便明白了阳对王权的真实态度。

    明明一个不该留的人,马上就要驱逐的人,不该保护的人,阳和大骨,却付出了这样的代价。

    哪怕要与火部正面直对,甚至爆发大战,也要保护王权。

    这种举措,比对自己亲儿子还好吧?

    显而易见,他们极其看重王权,绝不是向他们说的那样要驱逐。

    “你让一个外人,来处置我们?阳,你太过分了!”黑豕大喝道,羞恼与愤怒挂在脸上。

    面对阳,他可能会求饶谄媚,可面对王权这么一个小子,他如何也不能认同。

    王权手中弹出一枚石子,石子瞬间划破虚空,打在黑豕的嘴唇上,在空中留下一道白色的淡淡雨雾。

    啪!

    那颗石子的速度和冲击力量太大,瞬间就将黑豕的嘴巴打出了一个血洞,鲜血随着炸裂的石子碎末纷飞。

    鲜血淋漓的黑豕狼狈不堪,被王权吓了一跳的同时,也被激怒了,一跃而起就要一拳砸碎王权的头颅。

    只见一枚钢矛飞出,黑豕整个人在半空被刺穿,随着惯性撞击塞王权的脚下,随后钉在石壁上。

    大骨不屑道:“过去不教训你,是因为我还把你当做同族,真动起手来,你以为你是什么货色?”

    腹部被洞穿的黑豕,仰起头看向王权,眼中满是不屈和不屑。

    哪怕这步田地,他也看不起王权,心中依旧骄傲。

    王权不再看他,而是望向人群,说道:“参与这一次事件的人,把他们先请出来吧。”

    大虎大石头接到阳的目光示意,带领战士们,很快将黑水及黑豕的兄弟带了出来。

    这部分人,直接参与了这次背叛,是内应火部的人手。

    王权指着他们说道:“再把他们的父母妻子、兄弟姐妹和子女请出来。”

    听到这里,黑水等人脸色猛的一变,极其难看起来。

    旋即大骂道:“祸不及家人,小畜生你要做什么?”

    他他们的大骂、求饶声中,五六十人被带了出来,其中青壮居多,原本都是炎部的中层人物。

    可此时,他们瑟瑟发抖,惶恐于自己的命运。

    王权再次开口:“再把这些人的直系亲属请出来吧。”

    这一次,带出来的人就更多了,有两三百人,牵扯远胜之前。

    三批人,王权对待的态度自然是不同的,处理妥当才能服众。

    对着第三批人,王权问道:“你们之前知道这件事吗?”

    这些人猛地摇头,他们确实不知道,这时候更不敢有所牵连,恨不得撇的越开越好。

    此时的黑豕等人,已经不是他们巴结的对象了,反而成了瘟疫一般。

    王权有问:“在你们看来,是炎部重要,还是他们重要?”

    第三批人想了想:“炎部要重要。”至于这话是不是真心的,王权不置真假。

    “那么,你们是愿意和黑豕他们一同承担责任吗?”王权这个问题,马上得到了否定的答案。

    一起承担责任?傻子才会那么做呢。

    为了表态,他们这时候纷纷站出来斥责喝骂黑豕几们,这也算是正式与黑豕他们分道扬镳了。

    听到这三个回答,炎部的众人,对他们有疑惑,有宽恕,有恼恨。

    做黑豕他们的远方亲戚,不仅是这些人的不幸,更是炎部的不幸。

    王权的目光,随即望向第二批人,道:“你们是否参与了这件事?”

    有人点头有人摇头,但一批成人低声喝骂后,全部都摇头了。

    王权又问:“如果黑豕他们死了,你们恨谁?会不会报复?”

    听到这话,黑豕他们心里猛的一紧,而他们的直系亲属都恐慌与纠结。

    答案自然是很难有的,因为不能说不会说,但他们的态度,炎部的众人已经知道了。

    这批人,和黑豕他们牵扯甚深,绝对不能轻易放过,哪怕他们没有直接参与。

    至于黑豕等人,王权根本没有问话,因为没有必要。

    他们的生命,已经不属于自身了,背叛者要有这个觉悟。

    指着第二批人,王权对他们说道:“你们想要留下,还是被驱逐出部落?”

    闻言,这些人连忙道:“我们要留在部落,不要赶我们走啊!”

    对这些人来说,离开炎部就意味着死亡,因为他们这几十人根本不可能在外生存。

    哪怕是投靠其他部落,也是成为奴隶的命,子孙再难觉醒巫血。

    王权叹气:“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你们和黑豕他们的关系太紧密了,荣辱与共,留下你们是隐患,不留下你们又有点赶尽杀绝。”

    摇了摇头,王权说道:“给你们两个选择,一,带着一切离开炎部,二,留在炎部,但一切充公,为炎部做十年苦役,十年后一切都一笔勾销。”

    闻言,这些人心动了,而炎部的人,对这两个惩罚也还算满意,觉得公允,对炎部更是有益。

    听到这样的条件,黑豕如何也忍受不了,被钢矛钉在墙上的他喝道:“离开炎部,我们带着所有东西离开炎部,绝不给他们做奴隶!”

    为了家族的复兴和荣光,他们花了多少心思算计?根本不想屈辱地留下来。

    家族也不是没有好手,离开了炎部,直接投靠火部,也是一条好退路。

    王权气笑了:“黑豕,你是在做梦吧?他们有选择权,是因为他们没有能力参与这次反叛,你以为你们这些直接参与者,能和他们一样的待遇吗?”

    黑水老头面色沉闷:“你这是什么意思,要直接杀了我们吗?”

    听到一个杀字,整个部落的人心都是一沉。

    这些自己原本的部族,要死在这里吗?这种沾染自己族人鲜血的感觉,实在是让人膈应。

    王权没回答,又问了第二批人一遍,但他们十分担忧黑豕他们的生命安危,这时候反而做不出选择了。

    显而易见,他们对黑豕他们感情至深,根本不愿轻易割舍。

    王权笑了笑:“我也给黑豕你们两个选择,一,直接去死,我会直接砍了你们的脑袋,不用别人动手。二,我们还要杀巴蛇呢,要请你们出死力了,当然这个选择的前提,是你们的亲人选择留下来。”

    他给出的选择,看似有一定的自由,可实际上每个选择,不是对他和阳、大骨有利,就是对炎部整体有益。

    一番纠结,黑豕他们最终做出了第二个选择,而他们的亲人也选择留在炎部。

    哪怕一个知道对付巴蛇九死一生,哪怕一个知道十年劳役后炎部就没他们的位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