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原始凶猛 > 第三十一章 收场
    两人仍旧寻找,后山的其他部落成员,则是盘坐在地上,心中不安而迷惑。

    “阿妈,究竟怎么回事啊?”

    禾仰着脑袋问,她找了好几圈,都没有找到王权,很是担心他出了事情。

    她的姐姐云小声说道:“黑豕他们家,把王权的事告诉火部了,所以火部的首领火鸟,带着大批战士来要王权。”

    比禾多活几年,又多长了些脑子的漂亮表姐云,自然知道这是多么凶险的事情。

    王权能不能活下来还只是一点,炎部和火部,会发生怎么的冲突,那才是大问题。

    若真的发生了战争,那些战巫实力强大,活下来的概率更高,而她们这些老幼妇孺,那真的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那赶紧让阿权躲起来啊!”禾急的跳脚,很是坐立不安。

    “他的事,你阿爸他们会处理的,你别乱来。”

    阿妈抱着自己的儿子鼻涕虫,八岁的孩子不知愁滋味,反倒是东张西望。

    “如果真打起来,我们不要乱跑,靠近火塘,知道了吗?”她提点着自己的孩子们。

    就在她们担忧的时候,首领阳跳跃而来,一步就是十几丈,他直接进入禁地,身上一道道灵纹凝聚符文,而符文组合成一个残缺的火焰图腾。

    手掌在骨剑上一割,鲜血立刻喷涌而出,落入了三五米直径的火塘。

    阳以鲜血祭祀,以图腾符文牵引着,不多时,火塘中缓缓升起一座三足圆鼎。

    青铜鼎足有一人高,鼎中还盛着一捧白色的火焰,正雀跃的燃烧着。

    而青铜鼎取出后,火塘中的火焰,高度立刻跌落了一半,显得单薄而乏力。

    注入大量气血后,青铜鼎立刻变小,化为拳头大的一团。

    阳拿着巫王鼎,离开了禁地火塘。

    当他看见广场上汇聚的部族成员时,他心情有些凝重,肩头的责任更是令他感到身体一沉。

    “我们不会有事的。”他对望来的部族们说道,“如果火部的人询问王权的事,你们就按说好的做,说王权早就死了,没有看见这个人。”

    说罢,他就一跃跳上了山峰,顺着洞穴通道,开始寻找王权。

    不多时,他便看见从密室中走出的黑豕和火鸟,两人的身后,还跟着一道身影。

    一时间,阳的心都提了起来。

    不过看清是谁后,他立刻就放松下来,那人不是王权,而是文才。

    阳故作轻松的问道:“找到了吗?”

    他手中的巫王鼎,已经灼热难耐,汹涌的火焰即将喷涌而出。

    “你说呢?”火鸟冷哼一声。

    三人同行,皆是在寻找王权,也都在互相戒备。

    只要一找到王权,他们恐怕就要发难,进行不顾一切的生死搏杀了。

    只是令他们没想到的是,不大的山洞,他们走了两圈,居然什么也没找到。

    首领阳乐得眉开眼笑,那笑容和白捡到了一只战死的地兽似的,又像是今天结婚娶老婆,马上就能播种生娃了。

    他也是讶异不已,以为王权马上就要暴露了,结果居然没找到人。

    没想到那小子,居然这么有本事,自己就躲的好好的。

    这下好了,火部没找到人,自然无法乘机发飙,炎部也不用一番血战后,迁徙到其他地方去。

    毕竟,谁也不愿意背井离乡。

    火鸟此时有点烦躁,明明以为十拿九稳的事情,现在居然成了这个样子。

    不仅白跑一趟,更和炎部对立起来,这可真是赔本买卖。

    他看了一眼黑豕,脸色越来越难看的同时,眼中的怒火也越来越盛。

    比起他们两人,此刻的黑豕,那就是架在火上烤了,双脚像是踩在火烙上,一路停不下来,可一步步都灼烧着心脏。

    怎么办?怎么办?

    那小畜生王权,到底躲到什么地方去了?你快给老子出来啊!

    黑豕看都不敢去看火鸟,浑身的力量一点一点被抽了出去,脸色煞白不已,简直就像是病入膏肓的病人。

    “火鸟前辈,你要不要把人都派上来,好好搜查一番啊?”阳揶揄道。

    这一刻,他是如此的快活,仿佛之前受得气,和忐忐忑忑的担忧,都一下子宣泄了出来。

    “黑豕,你说说,人哪去了?”火鸟面无表情,宛若暴雨来临前的沉寂。

    “我们三个人,或许还有遗漏,不如让人查一查,再看看其他的地方?”黑豕说这话,简直一点底气也没有。

    因为他十分清楚,那个王权就在山洞里,在这里找不到人,别的地方更找不到。

    他躁动而不安,根本想不明白,那么一个大活人,是怎么凭空消失的!

    一个小子而已,居然这么会躲!简直气死他了!

    阳耸了耸肩:“那就再找找吧,不过还希望行动快些,我们还要烧火做饭呢。”

    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他这时候也只能选择相信王权。

    “搜!”火鸟一声令下,火部的数百战士便分出一支,鱼贯而入,迅速搜查起来。

    “没有!”

    “没有!”

    “没有!”

    一个个战士传来音讯,这一声声的报告,让火鸟那张红脸,愈发的涨红起来。

    而一旁的黑豕,整个人都缩小了一截。

    老头黑水跳了出来:“怎能回事?人没找到吗?”

    他坐立不安,根本没想到一个王权这么难找,明明平常就在自己眼皮子下啊。

    黑豕摇摇头,不仅黑水立时蔫了,其他参与这件事的家族成员,也是恍若雷劈。

    没找到王权?那怎么办能行!

    没有王权,火部怎么和炎部发怒,然后处理掉阳和大骨呢?

    不处理他们,自己家族怎么上位,成为炎部第一家族,当上炎部的首领呢?

    如果火部走了,那么他们这些叛徒,会有怎么的结果,那是可想而知的。

    想到这些,他们脸上满是不忿和不甘,但更多的是担忧和恐惧。

    他们冷汗直流,健壮有力的双腿都站不稳了,眼中没有了光彩,反而充满了彷徨不安。

    “怎么回事?”大虎问石头,只是石头也摸不着头脑。

    只是看见黑豕、火鸟和阳的脸色差异,他们也猜出来了七八分。

    “他们没找到王权!”

    想到这里,众人立时欢欣雀跃,心中紧着的弦松懈下来。

    炎部的这一劫,满以为过不去,要发生一场火并杀戮,没想到就这么过去了。

    说道战斗,他们并不怕,但炎部还有这么多老弱妇孺,他们还有自己的亲人,若是能够,他们自然愿意平平安安的。

    又是刻钟过去,火部的人脸色越来越难看,而黑豕他们则越来越不安。

    “火鸟前辈,你还要搜查吗?一个并不存在的人,再怎么找也是找不到的。”阳说道。

    大祭司嘴角挑起一抹笑容:“黑豕他们总想着谋权篡位,你相信他们,不过是被他们利用了而已。”

    黑豕气急败坏,破罐子破摔道:“部落里谁不知道,王权在这里生活了二十天?他就是被你们藏起来了而已!火鸟大人,不需要找到那个王权了,直接动手吧!”

    “这种人的话,能信吗?”大骨带着战士们蓄势待发。

    火鸟看了一眼黑豕,以及众多炎部战士,更瞥了一眼阳拳中的小鼎。

    找没找到王权,重要吗?

    对黑豕来说,不重要,但对于想要平稳称霸谷上的火部来说,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