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原始凶猛 > 第三十章 人间蒸发
    黑豕一马当先,那上心的姿态,让炎部的所有战士作呕。

    火鸟带着麾下几个干将,瞥了阳和大骨一眼,微微冷哼,旋即跟着黑豕奔去。

    阳大骂一声:“该死的叛徒!有这样的人,炎部一万年都无法复兴!”

    他扫视着身后的战士,尤其是那些出身黑豕家族的成员,心情相当凝重。

    大部分战士心中擂鼓作响,而黑豕家族的战士有人一脸羞愧,有人迷茫彷徨,也有人得意洋洋。

    大骨说道:“怎么办?”

    有黑水那几个内鬼,王权十有八九是在逃跑的路上碰上他们了,这才被火鸟发现。

    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王权若是被抓了或者死了,我们就顺水推舟,否则火鸟那个老杂种必然当场发难,我们护不住他。若是王权逃跑了,我们就驱赶他们,带着部落离开这块大地!”

    如果可以,他愿意留下王权,哪怕是离开这里,迁徙到其他地方繁衍发展。

    他和大骨都相信,王权的智慧足以让炎部快速崛起,在几十年内成为一方霸主。

    但是若是王权和炎部没那个命,那就只能认命了。

    大虎和大石头,带着战士依旧与火部战士对峙,阳和大骨则快速前往密道出口。

    对他们而已,几里远不过几步路而已,很快就到了。

    现场,只见黑水老头倒在地上,一个老妪手握权杖,正与火鸟对峙。

    那黑水老头的脑门子上,留着一道深深的血痕,显然是被大祭司给打的。

    原来之前的灵气波动,是两人动手的缘故,而不是王权被抓住了。

    “王权那个小畜生呢?”火鸟看了黑水一眼,目光恍若怒虎。

    黑水捂着脑袋,咬牙切齿地看了大祭司一眼,指了指灌木丛中的石门:“这是我炎部逃亡用的密道,那小子一定在这里,不在这里,也一定在山洞里!只要他不会遁地,哪怕他是鸟也飞不出炎部!”

    火鸟饶有兴致地看了石门一眼,忽然大笑道:“事已至此,阳,你们还不愿意交出王权吗?”

    阳手持一柄双面骨剑,大骨持握着一把钢矛,站在大祭司身边一步不退。

    阳道:“火鸟前辈,这是我们炎部的密地,不允许他人知晓或冒犯。我已经说过了,王权早就死了,我们炎部,根本没有这么个人存在,你为什么不信呢?”

    黑豕大骂:“你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部落里谁不知道,你们留下了王权那小子?这时候还嘴硬,有什么用处!”

    只是他这话很是心虚,虽然欣喜于马上能够夺取,但背叛的滋味和风险,让他们惴惴不安。

    “唉。”大祭司长叹一声,“黑豕,你们为了夺权引火部入室,这是炎部动乱的来源。但清者自清,我炎部说没有窝藏王权,就没窝藏,毕竟,谁能窝藏一个死人呢?”

    火鸟身上冒出火焰,手中权杖一枚枚符文闪亮,恐吓道:“你们最好主动些,别让我动粗,到时候死了几百人,炎部就此灭族,可就不好了。”

    这话一出,场中立时紧张起来,杀戮一触即发。

    大祭司忽的站了出来:“你们火部,无故这么对待炎部,是相当没道理的。但你们既然要抓一个不存在的王权,那我们这么阻挠,倒是有点做贼心虚的感觉。”

    “所以呢?”黑豕舔着嘴唇,目光极具侵略性。

    大祭司长叹一声:“所以,你们还是自己进去找吧,我们不阻拦了。找到了,你们再来和炎部掰扯,没找到,就请你们道歉,怎么来,就怎么走。”

    大骨深深地皱起了眉头,显然对这个极其冒险的方法表示担心。

    毕竟他可知道,王权就是在里面啊。

    但忽然他灵光一闪,心道:难不成,大祭司她老人家有后手?

    大祭司几人让开,黑豕一马当前,狗腿子似的带着火鸟几人,进入了其中。

    石门一开,无人能够看见,虚空中盘坐的王权,他正悬浮在半空,俯瞰着众人。

    之前的一幕幕,都落在他的眼中。

    “火鸟,你能找到老子,就算你厉害!”

    “黑豕黑水,你们洗干净脖子,好好等着吧!”

    他眼中的冷笑,带着浓重的杀意。

    盘坐世界树空间的王权,此时很是感叹世界树的成长,否则他不可能将真身收入这个空间。

    如果以往的世界树空间,只是储物空间,那么如今的世界树空间,就是一方小天地了。

    能种花草树木,能养虫蛇鸟兽。

    王权身在世界树空间,但借助世界树的力量,能够看见外部的一切。

    他能看见这里的旁人,而其他人看不见他,不管是那位上位地巫火鸟,还是大祭司。

    “你去火塘,把那鼎取出来,王权确实在里面,火鸟很快就会找到他的。”大祭司的精神力,直接与阳私语。

    那个火鸟气血滂湃,五感极其出众,更有精神力覆盖十几米范围,找到王权也只是时间问题。

    幸好她让人找王权去了,而自己在这里阻拦黑水,否则王权恐怕直接就被抓了个正着。

    阳的脸色郑重,他知道取出祖器,那座部落巫王留下来的王鼎,必然是为了动手。

    看来,只能借助祖器和火塘的力量,把火鸟他们给弄死,来解决这次危机了。

    “火鸟,你太低估我炎部的底蕴了。”阳一声低语,心血滂湃。

    那么今天,就好好斗上一场!

    进了密道的火鸟,跟着黑豕一路前行,感应着周围的一切,不放过任何踪迹,只等着发现王权。

    这么穿行了数里,他们开始往上走,显然已经进入的山腹。

    火鸟眼中疑惑:“怎么还没有找到王权?”

    那小子进了密道,怎么可能还没找到?难不成,真的是黑豕这些家伙为了夺取,而故意糊弄老子!

    那黑豕也有点疑惑,王权的消失使得他很是紧张:“或许他听到石门外的动静,又逃回来了,只要搜查一边,肯定能找到。”

    就在这时,他们发现前面有道身影,那人年青而恐慌。

    他一路快跑,在黑暗的通道里磕磕碰碰,撞的满头的包。

    毋庸置疑,这就是躲在这里的王权了。

    黑豕大喜过望,果然不出自己所料,他们把王权藏在这里。

    只要将出口一堵,他又能跑到哪里去呢?不过瓮中之鳖而已。

    哈哈哈,终于找到你了,好小子,乖乖等死吧!

    黑豕一冲而上,手掌死死地卡住那人的脖子,口中狞笑不断。

    “火鸟前辈,王权在这里!”他大笑道。

    可是他等来的不是赏赐鼓励,而已一个狠狠的巴掌,直接将他甩到墙上的巴掌。

    头昏脑涨眼冒金星的黑豕,只觉得委屈至极。

    “混账,他就是王权?”火鸟大骂一声,指尖一道火光照亮了暗道,也照亮了刚刚抓到的那个年轻人。

    黑豕定眼一看,立时目瞪口呆险些气死,那人根本不是王权,而是大祭司身边的文才!

    “给我继续找!”火鸟恼怒之极,更觉得大跌颜面。

    若是真没有找到王权,那他可就丢大面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