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原始凶猛 > 第二十八章 火部到来
    当大骨和首领阳,来看望老祭司的时候,老妪告知了王权的决定。

    闻言,大骨欣喜交加,那沉稳的脸上满是笑容,此刻已经滚热涨红。

    “太好了!”

    于公于私,他都很想王权留下来。

    王权是他的外甥,而妹妹已经逝去,王权留在自己身边也是他的愿望。

    毕竟王权要是离开了,在外面肯定危机四伏,他想照顾也是有心无力。

    其次,王权的学识和智慧,是炎部所需要的。

    他们懂得战斗杀伐,可怎么发展部落,就远远不如王权了。

    作为知情人,他们如何不知道,山部是怎么崛起的?

    或许王霸道有四成功,但王权绝对有六成功劳。没有稳定富庶的内部,王霸道拿什么壮大战士?拿什么开阔疆土?拿什么招揽附属部落?

    阳闻言,亦是松了口气,只是心中也有些许空落落的。

    王权的存在,对部落和家族而已,长远来说是利远大于弊。

    可同样,他这个首领和家族,也是需要作出最大让步的人。

    一句话,蛋糕会变得越来越大,每个人分到的也会越来越大,只是他们的比例,会远不如现在。

    “那么,从现在开始,我们就做好准备吧!”他说道。

    扶持王权在炎部立足,再让他在炎部逐渐壮大中上位,这是他们的规划。

    而王权,也需要带领炎部,快速成为一个更有实力、潜力的部落,为争霸谷上做准备。

    既然选择了这条路,选择了这样的一个好时机,就不能畏畏缩缩。

    或是一败涂地进入大荒逃亡,或是争一争,让炎部从此崛起,做一番大赌!

    一个人的时候,王权抱着那块世界树碎片,想着怎么炼化。

    这东西不过拳头大,可是沉重的很,又坚硬的很,想要炼化成自己的东西,留下烙印,实在是不容易。

    但他的脸上还是带着笑容,这么大的收获,那是用银钱计算不来的。

    使用世界树本源中,另一半自己留下的法门,王权开始炼化世界树碎片,不断用神魂之力浸染,打下自己的烙印。

    如此,他又开始召唤自己的真名,与另一半的自己产生感应。

    不多时,世界树的一截根须就从原本的区域,不断向外抽展了出来,一直探到王权的面前。

    这截树根此时长达一丈,其身极其坚固,正是世界树汲取吞噬营养的机体。

    也是世界树本源中的自己,拼了老命才在这时候自己掌控的一部分。

    王权没有犹豫,立刻将墨色的世界树碎片放在根须前。

    根须上,似有微小的触须,将碎片包裹后,有一道道能量震荡,不多时便使得整个空间都翻江倒海起来。

    良久,那块碎片终于开始了溶解,其坚硬程度令王权瞠目结舌。

    碎片溶解后,化为一缕缕的道源和规则碎片,被根须汲取一空。

    对于世界树幼苗来说,曾经的那棵世界树的碎片,蕴含着极高层次的能量和法则,更有着大成世界树的生命形式密码。

    有这样一块碎片,足以省却它数以年计的生长时间。

    别看之前它出世后成长很快,但那是种子还残有营养能量,消耗殆尽以后,生长速度便慢了起来。

    可现在的它有了能源,又再次开始了快速生长。

    吸收了碎片的世界树,瞬时便摇曳着树身,开始抽枝展叶,身干肉眼可见地暴涨。

    树身一节节地上涨,腰围也和吞了食物的贪吃蛇,纤纤细腰成了水桶腰。

    那愈发虬劲的树皮,刻上了密密麻麻的纹路,连带一颗颗血菩提,都有了巨大的蜕变。

    无风自动的根须,不住地摆来动去,沙沙作响的树叶,明媚翠绿得似那久旱逢雨的寡妇。

    王权能够感受到,世界树发出的欢愉快乐,那是来自生命的赞歌,

    不多时,世界树的生长便停了下来。

    此时的它,已经有一丈高,根须更是粗壮绵长,满树的叶片密致的很,上面满是青翠的灵液。

    显而易见,世界树成长了一大截,获得了诸多好处,能力和实力也远超过去。

    “爽!爽!爽!”

    世界树身中,生成了一颗王权的脑袋,他对外面的王权说道:“我暂时已经在世界树中立足,掌控权也从百分之一,变成了百分之五,这是极大的好处。”

    说罢,一道神魂从树身中走出,和空间中的王权融为了一体。

    这是原本分出神魂的那部分,但随着世界树的壮大,它也得到了巨大的好处,神魂强度和质量暴增。

    大半身家都投入一搏的他,发财之后,所有的本金都能如数奉还了。

    复制记忆转移意志、心灵后,另一半的王权,终于能回来了。

    霎时间,王权的神魂便“胖”了一大截,神魂与记忆飞速重组,让他恢复成完完整整的自己。

    此时的他,才是真正的王权了。

    而世界树中的那部分,在一步步炼化世界树之中,会变成他的分身,一个实力强大但缺乏自主意志的分身。

    随后,王权开始炼化那数以千计的灵液,用以恢复仍旧干涸的精神力之海。

    这一次,他的实力恐怕会暴涨一大截。

    此时,一列长长的队伍,已经从遥远处到了炎部,正是火部的人。

    他们个个眉心留有火焰标志,手中持着长矛战戈,分列开来将炎部包围!

    为首者,是一个气息深重的老者,老者长眉秃顶短腿,可却威风凛凛,让所有火部的战士敬畏。

    因为他,正是火部的首领“火鸟”,此人可谓是一代枭雄。

    投靠蛟部背盟山部,在身后狠狠扎了山部一刀,使得山部破灭而火部成为谷上霸主的人,就是他。

    火鸟看了一眼炎部的族地,脸上露出了笑容。

    一个中年战士走出,道:“首领,炎部已经到了!是否要直接冲进去?”

    这支队伍,有地巫三人,元巫四五十人,上位力巫数百人,几乎就是整个炎部的战力了。

    尤其是首领火鸟,手持权杖法器,配上他那刚刚跨入上位地巫的境界,碾压一个炎部毫无问题。

    他们此次前来,一开始本来只是为了结盟和示威,以良好继承山部的地盘。

    但出发前他们收到消息,炎部居然窝藏着山部的少族长,那个被称为少年圣贤的王权。

    如此一来,首领火鸟便带着部落主力前来了,为的就是一举功成!

    火鸟摆摆手,只让人将炎部团团包围,一只鸟都飞不出去。

    他道:“炎部看来也是有些野心的,竟然胆敢窝藏王权,显然是不将我们火部看在眼里。

    这一次,我们必须拿他们开刀,以威吓其他的部落,免得他们个个生出异心,动摇我们并不稳固的霸主地位。”

    王权活着,他实在是不放心,尽管之前部下说王权已经死在当场。

    这一次他要是找到王权,那谎报军情的人,就该死了,当然陪葬的还有炎部的人。

    炎部,自然也是要狠狠地用来杀鸡儆猴,只是也不能太过粗糙硬来,否则这些人狗急跳墙,那就不美了。

    毕竟擅长搏杀,常常深入大荒部部族,战斗力也是不容小觑的。

    真要是拼命,说不定要带走许多火部落好儿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