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原始凶猛 > 第二十六章 两个办法
    王权没有想到,自己会得到这样的一个答案,一个出乎他意料,却合情合理的答案。

    是了,正是如此,他的神魂和精神力,才会如此强大,且契合得如同己物。

    因为他就是他,自己的神魂和精神力,用起来不该就这这般顺手的吗?

    以这个思路,王权也很快梳理好了自己的经历。

    十六年前,他一觉醒来,就穿越到了这个原始世界,成为了山部的一员。

    那时候他今生的父亲王霸道,已经霸道的带着母亲回到炎部,横扫了黑豕家族,并扶持起了大骨一家。

    在这样的世界,他以自己的智慧和学识,帮助父亲和山部,一路崛起,成为了大部落。

    也是这十六年的时间里,他觉醒了念力,踏上了神修之路,成为了御兽师。

    小小年纪,天才的他就自我探索,创造出了一门神修功法“太阳真经”,一路修行到了第二个大境界。

    但是正在这时候,王霸道带领山部与谷下地区的蛟部一战,竟然全军覆没。

    这一役,导致了山部的破灭,而他也在逃亡的过程中,因为意外而失去了记忆。

    王权看着对方,很是凝重的问道:“世界树为何在我这里,而你为什么在世界树的本源核心中?”

    如果他猜的没错,世界树的幼苗,在他人生的变故中,扮演着很重要的角色。

    本源核心中的“王权”面无表情的说道:“山部与蛟部的战争,本来不会来的那么早,但北部的一个秘地,导致了双方不死不休。那处地域机缘遍地,谁能占有便能快速崛起,没人愿意退让,因为一退就是落入悬崖。

    只是谁也没想到蛟部和北部的妖族携手合作,坑了山部一大把。这才是山部破灭的根本所在。

    世界树幼苗,本来是从秘地带回来的一颗种子,坚固而漂亮,仅仅只是父亲送给我的礼物。

    但我在逃亡过程中,鲜血沾染它后,它便借助我的神魂力量和元气生根发芽了。

    借助这个机会,我剥离了部分神魂,进入了它的躯干,但没有想到,想要鸠占鹊巢,将它炼化成分身,是如此的艰难。”

    一段简短的话语,王权能够想象出,这是何等的凶险波澜。

    那处秘地值得争夺,可以帮助一个大部落迅速壮大,除了王权,恐怕山部和蛟部的人都不知道,那是世界树的陨落之地。

    而山部破灭后,自己在逃亡的过程中,顺利让世界树幼苗生根发芽。

    正是这个机缘,让渴望力挽狂澜,希冀借此来逆转山部局势的自己,陷入了一种困境。

    是的,他的部分神魂确实进入了世界树本源,成为了其一部分。

    王权成了小股东,而掌控权,大体上还是在世界树手中,

    这样一来,他不仅没有完全掌控世界树,而且还有一部分的神魂被困在本源当中。

    王权深吸了一口气,有些头皮发麻。

    世界树对他而言,确实是个机遇,而且大的难以想象。

    但同样,世界树要是逐渐成长下去,那么它所占据的本源份额就会越来越多。

    最终,王权不仅在本源中的部分神魂会被吞噬,连外部的神魂也逃不掉。

    “我该如何做?”王权问另外的那个自己。

    “王权”说道:“有两个办法,一,你寻找世界树的碎片,炼化之后在予以世界树,这样我便能顺利接收。

    世界树抗拒不了这样的诱惑,这样我必然会在世界树本源中壮大,逐渐站稳脚跟,不会有被它吞噬的危险,而你也能调动更多的世界树力量。

    二,你将世界树当做祭灵,而祭祀的对象是我,那么部落一次次的献祭当中,得到力量的只会是我,这样也能逆转我和世界树的力量对比。”

    这两个办法,是他苦心积虑才想出来的。

    “祭灵?”

    王权皱起眉头,他确实听说过,每个部落的祭灵是不一样的,有的是妖兽,有的是器具,有的是先祖意志与生命本源所化。

    比如炎部的祭灵,就是一团火焰,而山部曾经的祭灵,就是一座小山。

    可惜那个祭灵,在山部被攻破的时候,居然拔地而起,直接消失的无影无踪,看得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

    祭灵不仅可以庇护部落,也能成为部落的力量之源,既能帮助战巫觉醒血脉,也能给予他们一步步前行的修行体系。

    是的,这个世界的修行体系虽然一样,但功法和内核各不相同。

    据他所知,每个部落之间的战巫体系,都因为祭灵的不同而不同。

    “要将世界树转为祭灵吗?”王权细细思索这个方案。

    可行性是有的,而且也不失为世界树成才的一个路径。

    困难点在于,他如何忽悠所有人,信奉新的祭灵。同样,世界树如何转化成新的祭灵,毕竟那可需要修行体系的支持。

    炎部这里,恐怕有点难,但已经破灭的山部,就没有问题了。

    所以想要执行祭灵计划,必须重建山部,而重建山部,就少不了炎部的支持。

    “兜来转去,又回到了原点。”

    王权知道,自己该答应炎部的合作请求,先从炼化那块世界树碎片开始。

    ————

    禾拿着一根草根粗细的骨针,正在戳着一张兽皮。

    戳来戳去,她的技艺总是太差,所以请教母亲怎么缝制衣服呢。

    “你想给自己做件衣服?”阿母问她。

    禾摇摇头:“不是啊,我看阿权个子长了一截,以前的衣服不合适了。”

    衣服要是不合身,王权穿起来该多不舒服啊。

    姐姐云取笑她:“他有没有衣服穿,关你什么事啊?”

    “咦?我不能给他做衣服吗?”

    云笑的肚子疼:“我们都没有给他做衣服,你为什么要做咧?”

    “……”

    禾挠着头发,有些饶不过来,做件衣服而已,姐姐为什么要笑我呢?真奇怪。

    阿母忽的叹气:“那孩子没几天就要走了,首领不是说,他只能留三十天吗?我们也给他做几件衣服吧,那么他离开后,也不至于衣不蔽体。”

    她们实在是觉得可惜,王权那么好的孩子,有本事又心地善良,要是留在炎部该多好了。

    可惜这些事,并不是她们能决定的。

    接着吃饭的机会,禾偷偷问阿爸:“你们是不是真的要赶阿权走啊?”

    王权要是走了,在外面应该会很危险吧?也会很孤独的。他要是走了,自己也会很无聊的。

    毕竟,可没人的故事,说的有他那么有趣,也没人有他那么让人相处起来舒服。

    大骨叹气:“我们也很想他留下来,只怕我们这座山头太小,留不住他啊。”

    部落的人都不知道,其实他和首领阳,只是表面上要驱逐王权,其实内心,一直想抓住这么一只落难的凤凰。

    只是良禽择木而栖,王权这样的人何其骄傲啊,更所求更是大,恐怕看不上小小的炎部。

    此时的一个山洞,黑豕和他的几族叔老人,正在谈话当中。

    黑豕说道:“阳和大骨两个人实在是一条心,他们一直在压制我们家族,未来必定没有我们的出头之日。”

    上次的会议中,他们发动的攻势,本来能让阳和他的家族跌个大跟头。

    到时候只要他们支持大骨家族,必然能交易到一些好处,而阳他们的家族为了争权,也必然要拉拢他们。

    如此之下,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大骨和阳两人的家族不断削弱实力,而他们不断变强。

    只要找准机会,他们就能重返炎部第一家族,成为炎部的实质统治者。

    可惜,可惜,大骨太没胆子了。

    老头黑水说道:“机会在于寻找,我们不能只等着他们犯错,更要主动出击!”

    都等了十几年,他们却只等到那两个家族不断壮大,而自己家族却逐渐衰败。

    想要恢复过往的荣光,向仇人报仇雪恨,看来只能自己寻找机会了。

    “此话怎讲?”黑豕问道。

    黑水说道:“火部,火部和山部残余是死仇,而大骨和阳他们,却包庇了山部的少族长王权,这就是我们的机会!”

    引虎吞狼,到时候杀死王权,削弱那两个家族,再由自己家族上位,岂不是一箭三雕?

    美哉!美哉!

    至于风险,那自然是有的,可世上哪有不冒险就能到手的猎物呢?

    不用多久,王权就要被驱逐了。

    要是不抓紧时间,等王权悄无声息地离开,他们就错过了这么好的一枚棋子,掀翻大骨和阳家族的棋子!

    炎部往西,森林变越加的茂密,且更加的高大,有些百年老树甚至直径三五米,百来米高都算矮的了。

    从丛林到森林的一段,大部分野兽知晓炎部的凶猛,一般都很谨慎出行。

    此刻,一条大水缸粗,长有五六十米的巨大黑蛇,正在丛林中游荡。

    它那庞大的身躯极其迅猛,只是一个猛扑,就在百米只外,一口咬住一头野兽,旋即吞了下去。

    在森林中游荡,没用多长时间它就填饱了肚子,随后那庞大的身躯缠绕在一棵大树上,蛇身探出一截,便有五六层楼高。

    那冰冷的目光,满是杀意和怨恨,遥望着炎部,口中发出嘶嘶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