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原始凶猛 > 第二十三章 计划
    一分钟后,黑熊那张遗传来的黑脸,比平时更黑了三分。

    而一旁,是叉着腰大笑的斑。

    那笑声,听的黑熊格外的刺耳,又让他感觉这斑是神经病。

    我是失败了,但你笑这么开心是为什么,难不成你没失败?

    整个就是一大傻子!

    水井旁,炎部的族人一番庆祝和热闹,新奇、惊喜都渐渐融入了生活,陆陆续续有人打水了。

    水桶一落,摇两下,就能提水上来,这样的经历和游戏似的,让很多人不愿离去。

    而早已离开的王权,已经得到了首领阳的承诺。

    只要杀死了那条巴蛇,举行祭祀,那么沐浴火种的时候,他就能参与进去。

    “总算如愿以偿了!”

    王权长出了一口气,呆在石室里,和已经醒过来的大黑玩耍。

    大黑苏醒过来后,比以前高了二十公分,现在就像一头大牛犊子,就是有些干瘦。

    从世界树空间里,王权丢出几头野兽给大黑吃,那肉极其新鲜,大黑吃起来很是欢快。

    进化一次,大黑的实力就强大一截,当然需要的食物也更多了。

    不用多少天,大黑的体格就会健壮起来,战斗力还会有所提升。

    消去了自己一个忧虑的王权,神魂再次出现在世界树空间,继续采摘灵液。

    经过这些天身体精气和灵液的滋养,他的神魂已经基本痊愈了,而精神力也恢复到了第一个大境界的第五重。

    修为的恢复,带来的是实力的增长,念力强壮了一截后,他能提起三四百斤的重物了。

    但王权发现,念力这样很难发挥出战斗力,他需要适合的兵器,念力使用的兵器。

    念力可以御物,那么相隔几十米也能杀敌于外。

    “怎么才能,找到和念力契合的兵器呢?”王权思考这个问题。

    兵器不能太大,否则兵器运动速度和力量反而会降,兵器又不能太小,毕竟王权还想着御器飞行呢。

    思考了一番,王权觉得造一把小型的飞剑最好,两尺长两寸宽。

    接下来,就是寻找适合的材料了。

    说来材料,王权这些天里玩念力弹,还真找到过合适的,那就是金属和灵骨。

    但在炎部,金属极其稀缺,他们并没有冶炼的技术和生产资料。

    而灵骨,则多半是荒兽的骨骼,层次越高越好。元兽的不如地兽,若是有兽王的灵骨,那想来造就的飞剑便是极佳。

    当然这样的美梦,王权也就想一想,哪里那么容易呢。

    地兽的身体全身是宝,更别说兽王了。

    “禾,炎部有没有猎杀过兽王?”王权问少女禾。

    她想了想,脑袋摇的和拨浪鼓似的,脸上带着恐惧:“兽王太恐怖了,想要杀死它们,太难了。”

    哪怕是出过巫王的大部落,也不会轻易去猎杀兽王,即便是老迈将死的兽王。

    但她又想起一件事,说道:“几十年前,咱们部落的人,在大荒里看见过两头兽王争夺异果,捡到了只断落的腿呢。”

    那件事,可是影响深远,毕竟兽王的骨骼和血肉,是极其难得的修行资源。

    王权听言,有些激动的问道:“那骨头还有剩下的吗?”

    但禾只是摇头,她不知道,那些事情,只要一些老人才知道。

    “部落的事,大祭司都知道咧,你可以去问她。”和说起大祭司,她满是敬畏尊重的神情。

    说起来,王权还真没和那位老巫女接触过呢,她总是呆在山上的山洞里,饮食都有人准备。

    只有必要的祭祀或者大会,她才会出现,又宅又神秘。

    对此人极其好奇的王权,很想去见她一见。

    这个机会,第二天他就得到了,因为阳和大骨要去拜访大祭司,为了巴蛇的事情。

    他们拜访后,不久就有人来喊王权,说是大祭司找他有事。

    炎部居住的这座山不高,但山下的人很少来山腰,而山腰的人也很少去山顶。

    实力、地位的差异,天然造就了阶层。

    山顶的几个山洞里,居住着几户人——首领阳,大骨,以及大祭司。

    这里干净整洁,墙壁上还有装饰性的石雕,彰显了他们的地位。

    走入一个悠长的山洞,王权见到炎部的三位掌权者。

    这个山洞大约百来个平方,东侧放着一张木床,上面还有精致柔软的棉被,盖着蚕丝制成的毯子。

    床的旁边,是一个木制书架,大大的书架上,摆放着卷起来的兽皮。露出来的一角,还用颜料些着奇特的文字。

    西侧则是许多坛坛罐罐,还不时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不知道装着什么蛇虫之类的东西。

    王权来了之后,老女巫看了她一眼。

    这位老人的头发早已经雪白,脸上也满是皱纹和老年斑,不知道她究竟活了多少年。

    那干枯的手指宛若枯柴,动作也缓慢下来。

    “坐吧。”老妪说了一声,随即便有个年轻男子搬来一个蒲团。

    这个青年王权知道,他叫文才,听起来很土气,但在这里极其新鲜奇特的名字。

    王权盘坐下来,不多说什么,因为在这里,只有三位大佬说话的份,他多半只能听吩咐的。

    老妪沉默了一会儿,说道:“火部的人,三天之后会来一趟炎部。”

    闻言,王权挑眉看了几人一眼。

    前身就是死在火部的手里,而且一直在绞杀山部的人,生怕山部死灰复燃。

    如今火部要来炎部,那么他的处境就尴尬了,而且十分危险。

    又听的老人说道:“你和大骨他们出去一趟,避开他们,正好去一趟大荒。”

    显然炎部还在遵守承诺,并没有打算将他交给火部,毕竟哪怕交给了火部,除了给他们带来麻烦,并没有什么好处。

    “去做什么,需要我做什么?”王权说道,除此之外并没有多的话。

    大骨道:“这么多天来,我们一直在麻痹那条巴蛇,造就我们拿它没有办法的假象,就为了一击必杀。

    但想一击必杀,就必须要多些底牌,我们去大荒,就是为了这个。”

    炎部本身自然是有底蕴的,比如他们威力巨大的祖器,比如火塘的火焰。

    但巴蛇擅长逃遁,这两张底牌还不够若是无法当场击杀,那就后患无穷了。

    于是大祭司准备调制两种毒药,一种是削弱巴蛇五感和实力的毒药,一种是见血就死的慢性毒药!

    这次进大荒,就是为了凑齐稀缺了的材料。

    阳说道:“你是御兽师,我们准备为你抓一只雷鸟,用以监视巴蛇。其次,你拥有精神力和念力,可以御物和探查,或许能够在下毒的时候帮忙。”

    闻言,王权睁大了眼睛,一股巨大的不安充斥着他的大脑。

    帮忙的事,当然不是问题,毕竟去大荒是为了躲开火部,还能收获一只雷鸟,简直一本万利。

    但他没有想到,他们居然知道自己拥有念力!这可是自己保守已久的秘密。

    知道就知道了,这也不是太大问题,关键是王权不清楚,他们是否察觉自己拥有储物空间,进而查到世界树的事。

    这才是他担忧和慌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