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原始凶猛 > 第十一章 危险降临
    猛兽凶兽,对应下位力巫和上位力巫,元兽对应元巫,地兽则对应地巫。

    物种不同,它们生命层次蜕变以后,战力也是不同的。

    当然生命层次越高,差距就会越小。

    就如这条金龙般的鳝鱼,哪怕气血丰沛精元纯粹,是大滋补的食材。

    可实力上,也顶多是普通鳝鱼的十几倍,远不是一个成年原始人的对手。

    而它一旦成为元兽,一般的元巫都抓不到它。若是真的有机缘成为地兽,那么上位元巫都不一定是其对手。

    禾连忙拿起一块石头,猛地朝金色鳝鱼的头上砸去,猛砸了十几下,它终于昏了过去。

    就这,还没有死呢。

    不少人都围上了观看,毕竟这可是个稀奇物。

    对王权的运气,她们羡慕的很。

    这条金色鳝鱼,可是很值钱的咧。

    禾犹有荣焉,仰着脖子道:“我说过阿权很厉害的,你们偏偏不信,这回信了吧?”

    说罢,她又指着地上那十几条鱼,“这也是阿权抓的,他抓鱼的本事,可厉害着呢。”

    人们脸上露出疑惑、好奇、羡慕的表情,嘴里满是心中所想。

    “我们看走眼了,他好像还有些本事,不是太没用。”

    “能抓这么多鱼,他养活自己和几个孩子肯定没问题,或许真能娶的到老婆。”

    “你看禾都高兴成什么样子了,比自己抓到这么多鱼还高兴咧。”

    ……

    热闹一阵,她们又忙活去了,毕竟现在什么都没有抓鱼重要。

    要是收获太少,会被人耻笑的,孩子也会挨饿。

    禾的身边,已经有十几条大鱼,估摸着每条都有二三十斤重。

    一开始她脸上笑嘻嘻的,可接下来就有点愁了。

    收获太多,怎么带回去呢?

    王权晒着太阳休息,身上不一会就干燥起来,瞅了禾一眼,他说道:

    “愁什么?你还没分家呢,今天的收获还不是归你阿妈管?”

    这时候,该去找母亲邀功才是。

    闻言,禾脸色先是一苦,随即又释然,忙找母亲邀功去了。

    禾的母亲,是位典型的炎部美女,身高足有一米九,四肢粗壮有力,凶臀硕乃,一看就是好生养的。

    她拍了拍禾的脑袋,问过今天的旅程后,瞥着眼睛讶异地望着王权。

    自己女儿收获这么多,都赶上五六个人的努力了,而这些都是因为王权?

    这个孩子,相当能干啊。

    看来,她们是看走眼了。

    她对禾说道:“这些收获,你只能拿平常收获的那部分,其余的,都是阿权的功劳,食物归他所有,知道吗?”

    禾又吭哧吭哧地把东西抗了回来,将阿妈的话说了一遍。

    王权点点头,又摇摇头,说道:“你们对我已经太照顾了,这点东西不算什么,你就让你阿妈收下吧。”

    禾挠了挠头,吭哧吭哧继续抗鱼,找自己的阿妈。

    王权轻笑一声,继续下水坑抓鱼,准备把鱼储蓄起来了,放在世界树空间里。

    他的效率惊人,抓鱼一抓一个准,更是来者不拒。

    不管是巴掌大的,还是两三尺长的,都统统丢进空间。

    活蹦乱跳的鱼一进世界树空间,立刻就一动不动起来,直接僵成了雕塑。

    摸了小半个小时,王权累的半死,抓鱼都抓麻木了,精神力的消耗,更是让他脑袋一阵阵刺痛。

    在他的努力下,世界树空间,鱼已经堆成了个小山,这是捞空了好几个大水坑大成果。

    管它会不会臭,先储备着再说!

    他脸上带着笑容,满是自信和心满意足。

    自己真要被首领给赶出去了,找个地方躲着,也能活很长时间。

    太阳渐渐西落,收获巨大的他们,也准备回去了。

    有着狩猎队十几个战士的保护,今天她们收获极大,是平常的两三倍。

    尤其是禾,她今天可是收获满满,被家族的亲人一阵夸赞。

    禾的阿妈则当众将禾的大部分收获,分给了家族的亲人。

    她道:“禾的收获,大部分的功劳在阿权,而这些食物,是他送给我们的!”

    闻言,家族成员一阵惊喜,开心的收下了鱼。

    一条大鱼,就够一家人饱饱的吃一天咧。

    收下礼物后,她们纷纷向王权表示感谢。

    她们的感情单纯质朴,喜欢就是喜欢,讨厌就是讨厌。你对我好,我就会对你好,不耍心眼。

    “你是个好孩子,我们都开始喜欢你了。”

    “好好活着,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我有个十五岁的女儿咧,你要是真能留在炎部,我就让她嫁给你,怎么样?”

    ……

    王权本就心怀感恩而赠送的渔获,所以言行谦逊。

    “是炎部收留了我,是舅舅保护了我,我该感谢你们。”

    夕阳西下,人们个个扛着一根木棒,棍子下面吊着一串鱼儿,欢声笑语中往回赶。

    她们出来可是快一天了,比平常格外的久,恐怕留守在部落的一些家人,还没有吃饭呢。

    原始人哪怕个个扛着重物,也依旧步履飞快,脸上满是收获的笑容。

    王权身上空无一物,所有的食物都由禾抗着,因为王权表示,里面大部分的食物归她所有。

    干劲十足的禾,扛着一百来斤的东西,走起来和跑似的,那些玩疯了的孩子们,也十分兴奋地回部落。

    这副场景,让王权想起了自己小时候,那时候他天天放牛,一到夕阳西下,他便赶着牛欢快地回家,嗯,着急回家看动画片。

    还远没有到天黑,白天蛰伏的生物,出来活动的便多了。

    尤其是一些蛇虫蚁兽,它们大多不好招惹,或是毒性凶猛或是成群结队。

    要是真的到了夜晚,原始人也得和许多凶猛的野兽般,猫起来过夜。

    禾说道:“大荒的危险,要胜过这里百倍,那才是真的恐怖咧。”

    说起大荒,原始部族就有一种敬畏感,对它的神秘、恐怖、未知与强大,感到由衷的敬畏。

    大黑今天玩的很疯,当然吃的也很饱,估计三五天不用吃东西。

    它在王权身边,走起路来都轻飘飘的,好些天没这么玩过了,憋在部落,它可真憋坏了。

    忽的,它的鼻头抖动,努力地闻着什么气味,随即浑身炸毛,一双敏锐的狼眼扫视着四周。

    王权作为契约宠兽的主人,随时能感知到它的情绪,被大黑心中的惊悚与恐惧传染。

    这周围,有一头地兽出没的痕迹,且对方有妖魔真血的气息,实力远胜于一般地兽。

    那种生物,绝对是恐怖的存在,足以毁灭一个小型部落。

    王权头皮发麻,浑身鸡皮疙瘩都出来了,肾上腺素快速分泌,整个人格外专注有神。

    他随即快步走到大石头这位上位元巫身旁,低声道:“我们周围有地兽的气息,它不是在附近,就是不久前刚经过这里。”

    大石头猛地转头,一双大眼睛睁得老大,目眦尽裂地盯着王权。

    王权则指了指大黑:“它察觉到的。”

    大石头深深地吸气,心里和打鼓似的,疑惑与惊悚交织。

    王权一个小屁孩的话,他一个常年在大荒狩猎的猎人,自然不会在意。

    可大黑是纯血的月狼,拥有极强的潜力和感知,血脉传承着诸多信息,很多能力刻进了它的本能当中。

    它如果真的感知到了,连自己都没察觉到的危险,那是极有可能的事情。

    一时间,大石头开始查看四周,不多时竟然真的发现了异常。

    他心中恼恨,出了大荒,危险程度大大降低后,自己竟然懈怠起来了。

    该死!该死!

    地兽啊,它的强大,每个部落成员都十分清楚。

    如果不是必须,炎部的几位地巫,根本不会去猎杀地兽,因为太过于危险。

    至于不到地巫层次的人,遇见地兽,那只有逃命的份了。

    不论何种族群的地兽,生命层次的多次蜕变,都令它们达到一种恐怖的生命形态。

    哪怕一只蚂蚁,到了地兽的层次,也能虐杀绝大部分上位元兽。

    如今这里,不仅没有地巫,战士也没有多少位。

    加上有如此多的妇人和小孩,逃又能逃多快呢?

    现在这种时候,他一个处理不好,就会酿成极其惨重的后果!16034680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