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原始凶猛 > 第七章 念力
    当王权回到山洞,不久就有人送来两碗药糊。

    来人是个二十岁上下的青年,脸上虽然平静,但王权能够看出隐隐的骄傲。

    “这是巫为你调配的药,一碗服用,一碗敷在头部。”

    说完,他就径直离去,不愿多呆一秒。

    禾小声道:“这是巫的弟子,叫做文才,这个名字,真是拗口难听。”

    王权险些笑出来,不仅在于这个名字,更在于禾的说法。

    只是他心中细细思量,从这个名字就能看出,炎部的巫,是掌握某种文字的。

    饮下一碗青绿色的药,又将药糊敷在头部,王权感觉身体开始灼热起来。

    巫的药很有用处,蕴含着淡淡的灵气,还能养气补血,并不是神神叨叨的骗人玩意。

    就在他要睡下的时候,又有人来了。

    先行的是一位女子,她身姿婀娜纤细,穿着淡色的麻布衣服,裹的比其他人严实很多。

    身后的,则是背着一块人身大小肉干的少年斑,他鼻青脸肿的,显然是给人打了一顿。

    玉微微欠身,声音细而润,歉意道:“我的弟弟斑,实在太鲁莽了,我的阿爸已经教训过他,同时让我们两人带着食物,想向你赔礼道歉。”

    对着那一大块肉干瞄来瞄去的禾,脸上满是兴奋,道:“阿权,这肉有一百斤重咧,够你吃一个月了。”

    王权对肉只是看了几眼,随即将目光落在玉身上。

    真是人如其名,玉这位姑娘肤白貌美温润如玉,很符合自己现代人的审美。

    “我相信,斑不是故意的,他也还年轻,鲁莽冲动是自然的,我原谅他了。”王权说话淡然自信,更显露出了自己的胸怀和冷静。

    如果头上没有顶着一层绿色的药糊,那就更儒雅了。

    玉听罢,惊讶地看着王权,相比于部落的其他族人,王权实在是太不一样了。

    和她一样,在炎部很像异类,乐思善言,而并不喜欢野蛮粗暴的异类。

    不多时,玉和斑便离去了,留下了一大块肉干。

    并表示,王权可以在部落多留五天时间,多养养伤。

    王权摸着下巴,乐呵呵地笑了几声,让禾一阵莫名其妙。

    一旁的大黑,此时摇着尾巴,盯着肉干流口水。

    “想吃?”王权指着一条肉干的前腿,“撕下来一块,你自己吃几天。”

    大黑兴奋地又蹦又跳,靠蛮力就轻易撕下了十几斤肉,然后叼到角落里,自己细细撕咬咀嚼去了。

    离开后的斑,此时不忿的咒骂王权:“那个该死的小子,体格又弱,心思又坏。”

    听过阿爸的斥责和分析,他也明白王权之前的欺诈式计谋了,当真是阴险。

    玉却道:“他为什么要被你欺负呢?他被你欺负,靠自己的手段反抗,还如此成功,不正说明了他的聪明机智,以及你的愚蠢鲁莽吗?”

    自己家虽然富裕不少,但一百多斤肉干,和五天时间的承诺,也是不小的代价。

    而这么做的原因,不仅是看在大骨的面子上,还关乎首领阳,在部落的声望。

    要不是这个蠢弟弟,阿爸也不用苦恼了。

    “姐你为什么建议阿爸这么做呢?一个流亡的小子罢了,我欺负也就欺负了。”斑念念不忘,怎么也不甘心。

    玉摇摇头:“武力不是万能的,任何只用武力而不用脑子的人,没有资格成为首领。”

    自己的这个弟弟,怎么这么笨呢?和那些年轻人一样,只相信拳头而不是智慧,真是让人头疼。

    另一边的王权,已经开始了自己的休息。

    他的伤势,还远没有痊愈,需要好好静养。

    沉下心来,他的意识出现在识海,回归神魂之中。

    随后一念之间,他再次一转,神魂之身出现在神秘空间。

    那株灵树屹立在中心,如今已经长到两尺高,树叶的数量,更是飙升到百片。

    王权惊叹于它的生长速度和方式,更垂涎于其出产的灵液。

    此时,他用神魂感知灵树,感觉和以往不一样了。

    它身上弥漫着神秘与玄奥,枝叶上,一道道灵纹流转,淡淡的道韵蕴藏其中。

    一缕缕的云雾,从树根往上飘荡,最终缓缓凝结于叶间,化为滴滴露珠。

    “真不知道,这棵灵树是什么来历,实在是太神秘太玄奇了。”

    王权的神魂与之接触,一股淡淡的熟悉感传来,旋即一道信息落入他的心间。

    他的意识中,出现了一幕幕神奇的场景。

    苍莽大地,一棵参天大树屹立着,树巅处可见东部的大海,可望北边的草原。

    巨大的世界树,一叶便可承载一座城池,树干更是穿透云霄,一层层云雾都只在它的脚边。

    世界树每一次呼吸,大地就由黄转绿一遍,它俯瞰着大地,经历着岁月,孤独地生长。

    百年、千年、万年,在世界树眼中也不过白驹过隙。

    不知过去了多少岁月,无比高大的世界树,成了整个世界的最高之处,无数生灵仰望着它。

    它静谧、神秘、强大、古老,令人心生敬畏。

    而与它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荒凉一片的大地,不见任何绿色,也没有生灵的踪迹。

    千里万里的土地,成了一片荒漠般的绝地。

    世界树太强大了,它吞噬了海量的元气生长,而接下来的岁月,恐怕整个世界都要被它吞噬。

    但是,忽然有一天,无数强大的生灵出现,神灵、恶魔、神兽、巨人蜂拥而来,只为砍倒这棵无与伦比,又令他们恐惧的古老之树。

    经历了一场漫长和震世的惨烈战争,无数强大的生灵死去,世界树也倒下了。

    它的法则与神力,被掠夺一空,树根处,成了一个巨大的深谷。

    自此,这方世界恢复了宁静,荒凉的大地,也慢慢有了生机。

    王权睁开眼睛,为那一幕幕所震撼。

    他喃喃自语:“这便是那棵世界树的树种,生根发芽出的小世界树吗?你若不断生长,会成为何等恐怖的存在?”

    世界树啊,在一个个世界,它都留下了诸多传说,是极其奇特而强大的生灵。

    只是,它身为么会在自己身上,而自己能与之有所感应呢?

    王权疑惑不解。

    但他知道,自己拥有世界树,未来已经不可限量。

    欣喜中,他开始收集灵液。

    一片一片世界树的叶片划过,他将一点一滴地的灵液,汇聚到他用神魂之力凝聚的小瓶中。

    当他全部扫荡一遍时,小瓶已经装了小半,有三四十滴的样子。

    心念再以转,他出现在识海中。

    灵液从瓶中飞出,随后融入了迷雾当中,肉眼可见的,迷雾开始壮大起来。

    “灵液,可以转换成人体精气吗?”

    王权的神魂,也开始炼化灵液,过程相对缓慢,两刻钟过去,才将灵液全部炼化。

    此时,他的神魂从之前的干涸,变得饱满了许多,在灵液的滋润下开始恢复。

    而精气所化的雾气,也汇聚成云朵,开始转化成精神力。

    精神力之湖,又下起了小雨,滴滴答答的声音清脆悦耳。

    当雨水停下,精神力之湖从原本的一成,恢复到了两成,精神力已经不再是仅仅覆盖底部的一小层。

    长出了一口气,王权悬着的心,总算落定了。

    灵液能自由支配,按照自己的心意转化成精气神的任意一种,这是一个大喜讯。

    随后,他开始提炼神魂中的意志,凝练精神力,随后两者交织。

    不多时,一缕缕的念力,出现在识海。

    丝线一般坚韧有力的念力,往外探索着,不多时便出现在外界。

    若是以精神力覆盖,王权能覆盖周身三米的范围,且不能干涉外物。

    而丝线般的念力,若是成束的散开,也大致是离体三米远,且有御物的能力。

    念力丝线连接起来,形成单独的一根长长的粗线,更是有二十几米远,力量虽然薄弱了许多,但能和雷达一样扫描。

    王权全力以赴,以念力去提那百斤的肉干,倒是勉强能撼动。

    随后,他的念力延伸到远处,成为单一的丝线,缓缓提起大黑嘴边的肉干。

    那块肉干还剩下十斤左右,此时正摇摇晃晃地,一点点悬浮。

    王权的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而惊醒的大黑,则一脸的懵逼。

    自己的肉干,怎么飞走了?

    低吼一声,它纵身一跃就是三米高,将屋顶的肉干一口咬了下来。

    死死的将肉干压在身下,它才细细的打量四周。

    瞅了一眼主人后,它的担忧随之散去。

    原来是主人啊,这种游戏白天玩嘛,干嘛晚上吓狼呢?

    主人还是那么顽皮,真是一点都不成熟。

    打了个哈欠,它又沉沉地睡去。16033527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