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原始凶猛 > 第三章 危机重重
    一旁的大黑,一百多斤重的身体吓的瑟瑟发抖,夹着尾巴躲在角落。

    显然面对那样的凶物,它的恐惧根植于血脉中。

    王权脑袋一缩,也险些夹起尾巴,他能感觉到,自己的神经网络中传递着惊悚的氛围。

    “卧了个槽!”他惊魂未定。

    不仅是他,整个部落都慌乱起来。

    一时间,原始人四处躲藏,有的跑进山洞,有的就近上树,有的和蛆似的一拱,就进了草堆里。

    他们动作相当迅速,显然已经不是第一次有这种经历。

    一个壮汉一跃十几米高,攀着岩壁三五个跳落,就到了几十米高的山顶。

    王权都怀疑自己眼花了,原始人身体好,野外技能强,但也不能猛到这种程度吧?

    这简直就是开挂了啊!

    但一想到刚才的大鸟,他就有些释然了。

    这个世界,是有超凡力量的,甚至他自己早就见过了——那棵灵树。

    第一时间已经躲到洞口的少女禾,此时大叫了一声:“是兽王,很凶的鹏鸟,阿爸上去了。”

    王权这才发现,刚才跳上山顶的猛男,就是自己舅舅——大骨。

    大骨是部落的三号人物,地位和实力只在大祭司和部落首领之下。

    山顶上摆着很多大石头,个个都有上百斤,此时大骨举起一块来,随时准备掷出去。

    数百米外的鹏鸟,一身金色的神羽熠熠生辉,淡淡的灵光笼罩着全身。

    它眼中一道金光射出,就将前方数百米远的巨大猎物击穿,霎时滚热的鲜血洒落。

    双爪一抓,数吨重的猎物便被它带走。

    死死盯着飞远的鹏鸟,大骨眼中的警惕和担忧挥之不去。

    直到危机解除,他才在山顶大喝一声:“安全了!”

    其余人听到这声音,纷纷从躲藏处出来,呼喝中庆幸部落安全。

    王权也出了一口气,那种恐怖的生物,简直就是成精的妖怪,都让他想起了西游记里的大鹏鸟了。

    大骨下山后,立刻气冲冲地找到了一个干瘦的男人,一拳头将他砸倒在地上。

    那一身煞气,不知猎杀了多少凶兽才积累的,吓得那人瑟瑟发抖。

    大骨脸色凶狠道:“该死的,我让你放哨,居然敢这么偷懒!族人供你吃喝,你就这样对待族人的生命吗?废物!废物!”

    干瘦的男人自知犯了大错,在地上连连求饶,打一顿事小,真要端了他的饭碗,他说不准就会饿死。

    大骨训斥了一顿,随后恶狠狠威胁一番,才离开忙自己的事。

    离开前,他瞥了自己的亲外甥一眼,见他已经能走动了,脸上不禁露出了笑容。

    随后,有几个原始人走到那放哨人身旁,一口口唾沫不要本钱似的喷出,一边喷还一边开骂。

    骂词,当真句句都是不文明的典范。

    少女禾在一旁絮叨着,话痨一般说个不停。

    “那只兽王,经常出来狩猎的,狩猎队去大荒狩猎,有一次看见了,它的窝,里面有几只小鸟呢。”

    “我们炎部,没有一个人,能打的过,那只很凶的鹏鸟,不敢惹它。”

    “它可是兽王呢,听说你的阿爸,差一点点,就到巫王的实力,大伙都说他快凝聚图腾了。”

    “放哨人没有觉醒巫血,不是战士,每天给大伙放哨,提醒危险。他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真是该打。”

    ……

    王权听着少女的八卦,很想建议她去解说游戏,或者做个女主播。

    虽然这些信息对我很重要,但你也太能说了吧!

    环顾着四周,他由近至远由高到低地,打量着整个部落。

    整个炎部,以山洞为中心,北部很近的地方,有一个半圆型山谷,地方宽阔。

    山谷再北,是高耸的连片山脉,连飞鸟都难渡。

    西部和西南,是一望无际的大荒森林,无数珍奇异兽盘桓,十分危险。

    而南部,是一片水草地,其中一条蜿蜒的大河流淌,诸多水兽潜伏其中。

    至于东部,是相对平缓的地区,有草地和相对稀疏的树林。

    虽然也有起伏的山脉,但整体很适合耕作。

    只是王权听禾说过,东部时常有狼群出没,还有其他部落。

    只要敢越界,走到他们的部落领地去,他们一言不合就可能抓你去做奴隶。

    看着这样的环境,王权心中长叹:无路可走啊,想活下去,好好地活下去,必须呆在炎部。

    真要走出去,以自己的实力和这样的原始环境,不用一个小时,自己就在它兽的消化液里泡澡了。

    “过来,给朕扶一下。”他对着大黑说道,准备下去走走。

    这狼也当真听话,更是通人性,这时候竟然走到他身边,一步一步跟着下了山坡。

    王权想看看,自己在炎部能做什么。

    要活下来,就必须呆在炎部,想呆在炎部,就必须展现自己的价值。

    虽然有个便宜舅舅罩着,但不可能罩一世啊。

    更何况留在炎部,起码得自己养活自己,难不成炎部养个吃白食的?

    他一步一步下挪着,双腿带来阵阵刺痛,而胸口和头部,更是不舒服。

    花了很长时间,王权才沿着凹凸不平的台阶,走到了半山腰的一处看台。

    少女禾已经看不过去了,把他轻松抱起来。

    嘟嘟嘟地快步走,没几分钟就将他带到了山下。

    此时,她还只是微微嫩喘呢。

    王权面皮发烫,心里尴尬不已,对比少女的猛,自己简直就是弱不禁风了。

    只不过禾好像一点都没感觉,倒是很奇怪地问:“你怎么脸红了,是身体不舒服吗?”

    王权摇摇头,什么都不说。

    由下往上看,他才发现这座山挺高的,估计有二三十层楼的高度。

    山脚有很多山洞,山腰处其次,而靠近山顶的地方,只有几个山洞。

    靠着一块大石,王权坐下来歇息,顺便打量这些原始人。

    之前在山洞,一直看不清楚,远不如在太阳底下。

    他们的骨骼粗壮,皮肤黝黑坚韧,手指上像是包裹了一层包浆似的厚茧。

    这些原始人不怎么洗澡,没有鞋子,没有衣服,只裹着简陋的兽皮。

    至于指甲缝,那更是没话说。

    炎部的主要生活工具,是石器、木器和骨器,用起来相当不方便,效率更是低下。

    这让习惯了现代文明生活的王权,这里看不过去,那里看不过去,浑身不自在。

    可他知道,很多看不过去的地方,有自己极大的发挥空间。

    就在他坐着张望的时候,一个青年原始人走了过来。

    此人虎背熊腰,身高一米八有余,脸上涂着灰黑的颜料,身上同样如此,看起来就像一头丛林的野兽。

    看见对方过来,少女禾连忙上前:“斑,你要做什么!”

    斑是首领之子,很不好招惹。

    “你阿爸牺牲了一次机会,秋季不会沐浴火种,就为了把他留在部落养伤?”

    斑轻笑了一声,秋季五年一次的大祭祀,大骨不会提升多少实力。

    而自己的阿爸——首领阳,实力恐怕会将大骨甩出一大截去。

    “你走开!”少女禾呲着牙,很是凶狠地说道,只是对方不怎么在意。

    一旁的王权皱眉,这个年轻人一看就是部落的重要成员,他的话很值得咀嚼。

    原身所属部落破灭后的危险,让大骨庇护自己一时,都要付出这么大的代价?

    想到前身在炎部外,给人一棒子打得脑浆都出来了,王权的脸色就极其难看起来。

    看了斑一眼,王权总感觉他们四肢发达头脑简单。

    这个年轻人地位不一般,情绪和心智,显然比其他的原始人浓厚的多。

    可是,他同样是都把所思所想,一丝不挂地放在脸上了。

    王权懒洋洋道:“你找我有事吗?”

    这姿态,似乎在说:要是没事,就别打扰我晒太阳看原始人了。

    斑讶异地看了王权一眼,这人寄人篱下,居然还这么炯炯有神。

    到底是没心没肺,还是意志坚韧心灵坚强?

    斑无所谓,只走上前来,一根手指戳着王权的胸口,淡淡地说道:

    “大骨牺牲那么大,只为换你留在部落养伤,你该庆幸有个好舅舅。

    但是,别高兴的太早,你的伤势巫看过了,三十天内就能好。

    你已经呆了十天,再过二十天,首领就会把你驱逐出去的。”

    王权听言,心思转的很快。

    来都来了,想送我走?除非把我送回原来的世界,否则门都没有!

    他心里明亮,自己一个人生存这件事有多不靠谱,只要走炎部,活下来的几率就是零。

    可是,要怎么才能留在炎部呢?

    生存的压力,让王权感到了巨大的危机。

    斑看见王权发呆,有些不高兴,你居然敢无视我。

    立时,他脸上露出愤怒之色,手掌猛地朝王权一推,做威吓之势。

    这动作,看着凶狠,其实多半是恐吓,力气倒没有多大。

    但王权却就地一倒,直接躺倒在地上,像是受到了巨大伤害似的。

    “哎呀,我的腿,啊哟,我的手,斯!我的胸口,好疼!疼死我了!”

    王权碰瓷的本事很差,演技也很一般,毕竟是第一次。

    可在原始人眼里,就和真的一样了,毕竟战士们向来以勇猛强大为荣,还没人“假摔”呢。

    纯朴的少女禾立刻大怒:“斑,你太过分了,我要告诉我阿爸,一定要惩罚你!”

    在她看来,重伤未愈的王权,又在斑的伤害下,伤势复发了。

    甚至于,可能会突然恶化下去。

    斑对这样的结果,也很是措手不及,结结巴巴地说道:“我没有,我,我根本,根本就没用力啊。”

    王权装着疼,这回是不打算起来了。

    不多养个把月的伤,想出办法留在炎部,自己的伤说什么也好不起来了。16033527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