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原始凶猛 > 第一章 世界树
    王权是个很普通的大学生,普通到除了名字有些奇特外,就没有什么值得一说的地方。

    “又是平凡的一天啊。”王权躺在宿舍的床上,睁着眼睛睡觉。

    回顾今天的一天,似乎和重复了几百天的过往一样。

    食堂的饭,还是那么难吃,又有点小贵。

    王者峡谷,还是那么坑,让人又爱又恨。

    身下的室友,磨牙打呼噜说梦话,一双大臭脚能把人熏死,真是让人无语。

    老师的课,依旧无聊,偏偏逃课还得斗智斗勇。

    王权对这样的校园生活,实在是感到倦怠,对未来更是有些迷茫失落。

    “我一毕业,会不会就要失业了?”

    恩,不能再这么堕落了。

    从明天开始,就去图书馆看书,绝不会再在图书馆玩手机看妹子了,绝对不!

    胡思乱想中,王权缓缓睡了过去。

    梦境深沉,宛如潜入了海底,一切感知都被压制了。

    疼!

    疼!

    疼!

    校园那闲适的记忆,仿佛前世的梦幻,一点点消散肢解。

    随之而来的,是一股排山倒海般的疼痛,仿佛一千根针扎进了自己的脑袋,令王权整个人都要炸了。

    他浑身的肌肉都在痉挛,耳中什么都听不见,却又感到嗡鸣不断。

    眼前一片黑,偶尔露出几点光芒,让他知道自己还活着。

    这种极度痛苦的噩梦状态下,王权想要醒来,可怎么也无法清醒。

    他心中大骂:“这什么狗屁噩梦啊!快点醒过来,我还要起床学习呢,别耽误老子去图书馆啊!”

    不知过去了多久,是一天?又像是一年。

    在漫长的煎熬中,王权眼前光亮了起来,只是身体依旧疼痛似灼烧,脑袋更是和一个从高楼落下的西瓜似的,撕裂成无数片,又像是一团浆糊。

    嗷呜!

    王权听到一阵呜咽的狼叫,面庞也传来一片湿润之感,远处,还有一声声陌生人的交流。

    时而似争吵,时而似抱怨。

    这让王权很疑惑,自己到底是在做梦,还是醒着?

    这身边明显有人,那我究竟在哪?究竟出了什么状况?

    难不成我在宿舍里突发状况,要英年早逝了?

    别啊,我还没摸过妹子手呢,怎么能就这么死了!

    可出事了没死,应该呆在医院病床啊,父母或许也在这里。

    但为什么,这些我都没有感知到?

    他拼尽全力,终于睁开了眼睛,吧唧嘴的声音立刻停止,随之而来的,是一双热切盯着自己的狗眼。

    王权心中猛的一突,因为这狗真大啊,一颗脑袋就遮盖了自己的全部视线。

    可也是这一睁眼,他的力气全部用光了,最后只听到一旁传来少女的呼喊声,随即再次昏睡过去。

    外界的感知,全部被切断。

    梦境被一扫而空,只剩下一个白茫茫的空间,空间外混沌一片。

    空间的中心,有一颗拇指大小的树种,静静地悬浮半空。

    王权看见,那枚树种迅速发芽,迎风招展着,和开了几千倍加速似的,很快长成了一株小树苗。

    小小的树苗不过一尺高,可是却悬浮在半空,树叶翠绿鲜嫩,充满了生机。

    那笔直的虬劲树干下,是一丈有余的根须。

    根须插入虚空,不断汲取着外界的元气,随后肉眼可见地生长着。

    王权惊讶地看着这棵神奇的小树,他不知道这是什么物种,但它的神秘却让他好奇。

    小树的树叶上,有点点露珠,王权走到树旁,伸手碰了碰。

    接触露珠的肌肤,立时感受到了一股活力,露珠随即缓缓浸入他的身体。

    舒服!快活!

    王权在露珠的滋润下,感到无比地愉悦,如同饮下了仙琼玉露。

    他的身体在雀跃,灵魂在欢歌,载歌载舞中,大脑的疼痛立刻开始消减。

    “啊,好舒服!”

    王权大喜不已,意识到这是好东西,随即开始收集树叶上的露珠。

    一滴,两滴,三滴。

    他饮下露珠,沉浸于其中的玄妙滋味,直到将小树上不足三十片的树叶全部扫了一遍。

    良久过去,他才发现,自己身体和直扑灵魂的疼痛,竟然削减了一大截。

    就在疑惑这树究竟是什么宝贝的时候,王权从那个梦境中苏醒过来。

    他缓缓睁开眼睛,其他感知也开始复苏。

    意识渐渐清晰,手指,也能活动起来了。

    自己的右手,好像断了,左腿也隐隐作痛,胸口更是凹陷了一层。

    最严重的是大脑,动也不能动,稍稍想调动肌肉,就传来剧痛,哪怕立即停止行动,剧痛也猛烈翻腾着。

    头部似乎蒙着一层不知名的糊糊,凝结之后,让人很是不舒服。

    剧烈的撕裂感,让他的意识并不是很清楚,就像宿醉后刚刚醒来。

    这样的感知结果,让他的心一沉——这状态相当糟糕啊。

    不过好消息是,自己的疼痛在快速消减,伤势在逐渐恢复。

    看来,自己刚才那如幻似梦的经历,是真的,那棵神奇的小树也真实存在。

    “我到底怎么了?居然会受伤这么严重。”王权疑惑不已,随即打量四周。

    映入视野的,是一个十几平方的房间,墙壁坑坑洼洼,明显是人工开凿的,但却十分粗糙。

    这手艺,乡下最差的工匠都不会做成这样,毕竟交不了货啊。

    光线很暗,墙壁更不反光,如同拉上厚重窗帘的卧室。

    王权躺在地上,身下似乎垫着草席。

    不,不是草席,是动物的皮毛,不仅带着浓厚的腥臊味,还有点扎人。

    房间的中心,点着一盏小小的油灯,暗淡的灯光中,夹杂着油脂的焦糊味。

    那灯,烧的好像是动物油脂,竟然连香油都不是。

    一番审视与分析,王权的心都凉了半截。

    现代文明,有这样的地方吗?

    自己寝室的狗窝,也比现在重伤躺着的地方,要好一万倍啊。

    “嗷呜!”

    一声狼吼传来,不出三秒,一只半人多高的巨狼就出现在房间,向王权奔来。

    这把王权吓了一跳,这狼也太威武了,起码一百斤重。

    自己现在动都不能动,要是被袭击,那就死定了!

    但他的担心明显是多余的,这巨狼对他极其热情,见他醒过来,便立即在他脸颊上舔舐着,呜呜咽咽地担心不已。

    看来,自己第一次醒来感知到的大狗,就是它了。

    跟在巨狼身后的,是一个怪怪的姑娘。

    少女有一米六高,穿着只能遮蔽百分之三十身体的兽皮,头发乱糟糟的似荒草,脸形倒还不错,但浑身脏兮兮的,比流浪汉还脏,更是带着一股浓郁的怪味。

    最让王权奇特的是,姑娘很是健壮,单手拿着一个一尺直径的石盆,还能快步走。

    “这姑娘哪来的啊,跟野人似的,不说打扮了,澡都不洗,怪熏人的。”

    惊讶之余,王权又想闭眼睛了。

    她也太奔放了,这身上肉露的,快赶上沙滩上秀身材的妹子了。

    少女向他走来,见他眼睛盯着自己,立时喜笑颜开,呼噜哗啦的说着什么。

    她的发音很奇怪,弹舌音多,而且都是短词。

    最让王权惊悚的是,他居然听懂了!

    这是潜意识里就有的,扎根于本能的语言能力。

    “你……醒了,身体,怎么样?”

    王权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但这已经让少女惊喜不已了。

    她随即跑了出去,大呼小叫的,把一群人引了过来。

    咚咚咚!

    随着剧烈的晃动声,几个大汉走了进来。

    大汉们个个有两米多高,肌肉猛的一塌糊涂。

    他们头发披散,胡须和杂草似的生长,皮肤黝黑坚韧。

    赤脚走来的他们,腰部只裹着一层兽皮,眼睛却十分明亮,死死地盯着他。

    王权从他们的身上,感受到了嗜血凶悍的野蛮之气,深沉的煞气和压迫力,仿佛一头头洪荒猛兽在身前。

    为首的大汉看起来四十多岁,但脸上带着几分和蔼亲切。

    他拍了拍王权的手,说道:

    “祖神保佑,阿权,你活下来了!”

    王权一脸茫然,张了张嘴,对着这群原始人,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的天,我到底在什么地方?!

    老天爷啊,我只是睡了一觉而已,你的玩笑也开的太大了吧!16033527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