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开局10000属性值 > 第067章 你们的灵剑未免也太垃圾了吧?
    万剑圣子如同闲庭信步般,转眼之间便来到了叶修附近。

    “这家伙是在寻找控制大阵的另一柄灵剑吗?”万剑圣子心头念头一转,随后一丝独特的气息将他吸引过去了。

    只见面前的区域,虽然不足百方,但是却布满了不下三十多柄宝剑。

    有些宝剑已经被完全冻住,如同冰棍般插在雪地之中。

    而有些则是蒙上了一层白霜,依稀可见宝剑的大致轮廓。

    更有数柄宝剑,直接冻得露出一缕缕裂纹,那些森寒入骨的冰水顺着裂纹,牢牢地将原本支离破碎的剑身给粘在一起,密不可分。

    而令万剑圣子有所注意的是,在地上某处位置,竟然插着半截宝剑,从这宝剑身上散发出的独特气息,让万剑圣子情不自禁地出手往前一抓。

    此时,叶修也留意到万剑圣子前方不远处的宝剑,等他想要伸手去拿的时候,万剑圣子已经得意洋洋地将宝剑取了出来。

    随着宝剑拔地而起,原本极寒的区域开始冰雪消融,天地气温迅速攀升。

    “看来本圣子是猜对了!”万剑圣子脸露喜色,还没等他抓稳宝剑,咔嚓一声,手中的宝剑竟然断了。

    准确来说,是被叶修抓起一柄宝剑,直接砍断了。

    咕噜咕噜!

    一枚珠子从宝剑身上掉落出来,叶修比谁都快,一眨眼便将珠子捡走了。

    万剑圣子瞬间风中凌乱。

    “卧槽,本圣子刚取的宝剑,这家伙竟然胆敢虎口夺食,简直太可恶了!”

    万剑圣子怒气冲冲地瞪着叶修,叶修脸皮极厚,头也不抬地道了句:“一柄一砍就断了的宝剑,应该也不是什么极品,断了就断了。”

    说着说着,叶修又叹了一句,道:“幸亏本座发现得早,要是你拿着这柄宝剑去跟人家作生死对决。高手过招,往往就是毫厘之间,说不定一出手武器就断了,人也说不定就......唉!”

    叶修不提这句还好,一说出来,万剑圣子瞬间炸毛了!

    “叶兄,你的意思是本圣子还得感谢你?”万剑圣子压制着心中的怒气,皮笑肉不笑道。

    “不用,助人为快乐之本,区区小事,何足挂齿呢。”叶修连连摆手,一脸谦卑道。

    呸!本圣子要劈了这个该死的家伙,他特么还要脸吗?

    万剑圣子气得嗷嗷大叫,要不是周立上前好生劝说,说不定万剑圣子一怒之下......就挂了!

    “叶前辈,这里是万剑宗的地盘,你总不能将人家的老底给抄了吧。”周立感觉叶修并没有打算离开的意思,连忙拉走叶修,好生地低声劝道。

    “呸,才两把灵剑就抄了万剑宗的老底?你这是看不起万剑宗吗?”叶修振振有词地说道,同时将目光落在公孙琴身上,眼神之中充满鼓励之意:“公孙琴,你来评评理!”

    公孙琴嘴角抽搐,她总不能说万剑宗的老底可不止两把灵剑,这岂不是让叶修更加得寸进尺。

    “咳咳,前辈,这可是灵剑啊!毁一把少一把的啊!”公孙琴心中也是无比肉疼,她有点后悔引狼入室了。

    “这算什么灵剑啊,一抓就碎,一碰就坏,本座觉得你们拿这宝剑来碰瓷还差不多。再说,你们万剑宗的炼剑水平就这?”叶修翻了翻白眼,一脸不屑道。

    公孙琴捂住胸口,极为激动地......转过身去了。

    而周立则是长叹一句,然后悄声地再次劝道:“老祖宗,你能不能别抢人家手中的剑?”

    “本座没有抢啊!”叶修瞪大眼睛,一脸不解道。

    “那刚才又是怎么一回事?”周立没好气地反问道。

    “先前那圣子拿的是雌剑,本座拿的是雄剑,正所谓异性相吸,所以不小心碰到了!”叶修振振有词道。

    “那你是不是把那剑魄捡走了?”周立深吸一口气,道。

    “那是两柄长剑孕育的爱情结晶,本座拿去好生照顾不成吗?”叶修一脸坦荡荡地说道。

    “我......我特么了!”周立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但随后他又道了一句:“就算真的像你说的这样子,你总不能一个人拿走啊!”

    叶修翻了翻白眼,用白痴的目光看着周立,一脸不悦道:“那本座问你,你为什么姓周?”

    “因为本侯的父亲就是姓周啊!”周立很是自然地回了一句,随后马上反应过来,瞬间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开始感觉到自己一开始跟叶修对话,就是个错误啊。

    这个老祖宗真的说不过他啊!

    “那不就是了,这剑魄......呸,这爱情结晶跟着父亲走,有错吗?没有吧?!”叶修昂首挺胸,一脸正经地微笑道。

    “本侯......太难了!”周立擦了擦额头的冷汗,他决定不再跟叶修讲道理。

    毕竟,自打一开始,胜利的女神就站在叶修那边!

    “但愿叶前辈不要太过分就是了。不过,就算他再过分,他应该不会将万剑池给毁了吧?!”

    不知为何,周立脑海之中冒出一个危险的想法,让他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颤。

    “应该......应该也不可能吧?!”

    身为忠仁侯的周立,竟然也有些犹豫和不确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