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开局10000属性值 > 第051章 死光头,别太过分了
    意气风发的周立,咄咄逼人,仿佛得胜的大公鸡般,步步紧逼。

    这让敖山脸色变得极其惨白,吓得直接跑到敖欢身后,企图让自家的宗门长老庇护。

    敖欢也是脸色大变,心道这跟说好的不一样。

    “该死的戴管家,不是说让御兽宗来背锅吗?怎么就变成了我们敖云宗来挡灾了?!”

    敖欢也没想到自己闹出这一出,竟然无意触动机缘,倒是让周立这废物顺势成功突破晋升。

    要是知道如此的话,敖欢打死也不想竖立如此强敌。

    “忠仁侯,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先前是我们敖云宗唐突了,我们敖欢自然愿意承受其中的责任。不过本宗此次前来,并不是为了跟忠仁侯结仇的!”

    敖欢老奸巨猾,试图将矛盾转移。只见他将目光落在公孙琴身上,冷笑不断道:“本宗此次是为了向万剑宗讨要一个公道,以及被抢夺了的金蛋,希望忠仁侯可以暂时放下对我们的成见。”

    敖欢深吸一口气,嘴角肌肉颤抖,然后沉声道:“只要此事一了,老夫他日定必亲自上门负荆请罪!”

    敖欢说得无比诚恳,也是充满坚定。

    虽然他们出言侮辱了周立,但是罪不至死。相对于万剑宗的恶行,孰轻孰重,旁人自然是清晰无比,心中多少有些权衡。

    “本座说过,这事跟这丫头没关系,你们是聋了吗?”原本一直不作声的叶修,放下昏厥过去的公孙琴,缓缓地站了起来,一脸不悦地扫视敖云宗等人。

    敖欢本来就吃了一个大瘪,如今听到叶修这种不知名的小辈,还敢如此叫嚣。敖欢不由得勃然大怒,道:“小子,老夫跟万剑宗的事情,关你什么事!你还不快点滚开!”

    “你让本座滚开?这还真是一件有意思的事情!”叶修不怒反笑,然后将目光落在周立身上。

    周立见叶修看着自己,马上心领神会,抢先说道:“公孙琴是我忠仁侯的朋友,如今她已经昏迷不醒了,就算是有天大的错过,也等她苏醒过来再说!”

    周立出言要保公孙琴,而且还主动挺身护在前面,这令敖欢等人脸色大变。

    换了是之前,敖欢他们根本不会加以理会。

    不过现在周立已经重返天才之姿,而且态度强横。

    哪怕是公孙琴真的醒了过来,周立也绝对不会将她交了出来。

    “忠仁侯,你可知道这是跟我们敖云宗为敌!你可知道这其中的重要要害!”敖欢脸色阴沉无比,死死地盯着周立。

    周立负手而立,微微抬头望着气得浑身颤抖的敖欢,然后缓声道:“难不成,你们敖云宗何曾不是打算与我忠仁侯为敌,与我父亲神武侯为敌,与整个大周王族为敌吗?”

    面对如此强势而蛮不讲理的周立,实在令敖欢等人气得七窍生烟。

    尽管敖欢可以有办法掳走公孙琴,但是绕不过去的就是面前的周立。

    一旦掳走公孙琴,那等于跟周立撕破脸皮。

    而且如今周立重新崛起,他日未必不能成为下一个神武侯!

    “此子前途无量,如今就算是硬碰硬,最后吃亏的还是我们敖云宗。”

    敖欢暗自思索了片刻,便下定主意,冷声道:“既然忠仁侯有意护住这个丫头,那我们敖云宗便给你忠仁侯一个面子。”

    敖欢自认为有证据在手,就算跑了和尚也跑不了庙,大不了他日踏上万剑宗再讨要罢了。

    就在敖欢转身之际,一道淡淡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只听见叶修缓缓地吐了一句:“本座对那留影镜颇感兴趣,不如一并落下吧。”

    什么!

    本来打算就此撤退的敖欢脸色大变,极其愤怒地转身看了眼叶修,几乎难以相信先前的那句话。

    什么叫做颇感兴趣,你难道不知道这留影镜是重要的证据吗?

    你这是打算销毁证据吗?!

    敖欢勃然大怒,但是他还是按捺住心中的怒气,厉声道:“这位小辈,敖云宗的留影镜不是那么好拿的。要是给了你,那敖云宗的损失谁来赔?”

    “敖云宗有什么损失吗?不就是嫁祸他人罢了而已,你把留影镜给了本座,本座正好帮你们断了这份念想,省得你们多跑万剑宗一趟。”

    叶修肆无忌惮地道了一句,敖欢脸色更加难看。

    什么叫做嫁祸他人,难不成这留影镜上投影的,还有假的不成。

    先前一幕,大家可是看见万剑宗的那名大师兄一字一句说出来的!

    见到叶修如此强蛮要求留下留影镜,敖山心中也是一惊,心道:难不成这死光头发现了其中的端倪,不可能啊!我都已经做得如此天衣无缝,就算是敖长老和公孙琴也没有发现!

    叶修见敖山神色有异,心中的猜疑更加确定了。

    果然,这留影镜确实有问题。而且这敖欢等人一开始就咬着周立不放,定必也是存在其他心思吧。

    “据说天底下有一种异兽,唤作噬元貘,能够吞噬旁人的真元力量,来判断那人到底说得是真还是假,不知道贵宗有没有这等异兽呢?”

    叶修并不打算强行夺走敖欢等人的留影镜,既然他们不肯承认,那本座这让自然有治他们的法门。

    只不过,这一次本座可不会收下了留情罢了。

    韩长春一听,不由得眉头一皱,然后沉声道:“小兄弟是从何得知,本宗的噬元貘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