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开局10000属性值 > 第046章 敖云宗的嫁祸
    敖欢,是敖云宗的长老,也是宗门为数不多的老牌长老。

    据说这名长老将敖云宗两大绝技云步和寸步修炼至极致,就连敖云宗的宗主也甘拜下风、望尘莫及。

    若非敖云宗弟子死伤惨重,敖欢也不至于直接闯入御兽宗的领地。

    “没想到万剑宗的人如此胆大妄为,竟然公然敢抢我们敖云宗的宝物,真是岂有此理!”

    敖欢生性暴躁,在听闻敖云宗弟子潜入金鹏流云雕巢穴之后,不仅损兵折将,而且连金鹏流云雕所诞下的金蛋也被抢了,不由得更是怒从心生。

    从来没有人敢从敖云宗手中抢东西的,这万剑宗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竟然敢虎口夺食,真是无法无天了。

    敖欢老脸顿时黑沉下来,然后双手背负,快步流星地往前疾步恶行。

    “就算万剑宗攀附上忠仁侯,这忠仁侯也不过是徒有虚名的纸老虎而已,我敖欢可一点都不畏惧!”

    敖欢心中可是知道周立目前孤立无助的处境。

    周立在神武侯眼中的地位,区区一个没用的废子而已,即便曾经有再多的光环笼罩在头顶上,也只是徒添笑话。

    神武侯可是那种杀戮果断的武者,岂会容忍一个没有的酒囊饭袋在府中。

    这被驱赶到荆州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

    随着岁月的消逝,这个荆州废子恐怕也被神武侯忘得七七八八了。

    这万剑宗的弟子以为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绳,其实只是抓住了一根被白蚁蛀得千疮百孔的朽木罢了。

    “真是可悲可哀啊,你就自认倒霉吧!敢在我敖欢眼皮底下闹事的,没有一个能够活得过明天的!”敖欢杀机隐现,如同诡异的流云般出现在前方。

    云步,是敖云宗的绝技,这套功法一经施展,便如同腾云驾雾,行踪飘忽不定,寻常武者根本难以捕捉,哪怕是同等级的武者也难以抓住施展云步的敖云宗弟子。

    而且一旦云步和寸步同时施展,便组成一套致命必杀技,咫尺天涯,杀人如同切菜而已!

    此时,公孙琴等人还没意识到危险的来临,已经踏入御兽宗的山门。

    沿着细长而铺满青色苔痕的青石板,拾阶而上,很快便看见御兽宗镇山的天池!

    据说,这个天池可是饲养着一头千年妖兽,唤作水麒麟!

    作为护山神兽,水麒麟拥有着无比强大的力量,乃是上古神兽,代表着祥瑞和力量。

    据说当初御兽宗承蒙多次大劫,全凭这头灵兽力挽狂澜,拯救御兽宗于不败之地。

    可以说,只要有水麒麟坐阵此地,御兽宗就不会灭亡。

    这也是御兽宗多年以来,一直没有转移变更宗门地址的原因。

    哪怕是其他地域有再多、再充裕的灵气,御兽宗也坚决不离开此地。

    “让两位贵客见笑了,我家尊者一般都是初一、十五才会偶尔出现,平时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今天正好过了初一,你们想要拜会尊者的话,瞻仰尊者龙颜的话,可以等到十五。”

    接见忠仁侯等人的是御兽宗的一名长老,唤作韩长春。

    他嘴里所说的尊者,就是饲养在天池的水麒麟,一提起水麒麟,作为御兽宗的人无比引以为傲,脸上充满傲意。

    如今天下灵气变得极其薄弱,能够拥有水麒麟这种灵兽的宗门少之又少。

    “水麒麟?”叶修沉吟了片刻,然后如同众人将目光落在那烟波缥缈的天池。

    水雾缭绕,烟波缥缈,池水浩瀚,一眼望去如同一块晶莹剔透的蓝宝石般,镶嵌在御兽宗领域上。

    “本侯来了御兽宗那么多次,倒是没见过一次尊者出现,前辈不必太过于失望。”周立在一旁恭声道了句,这让韩长春有些诧异了。

    面前这个光头究竟是何等来历,竟然让忠仁侯如此小心谨慎,难不成是京城来的大人物?

    韩长春不由得多看了叶修几眼,不过他却很快便皱了皱眉头。

    要是非要说出来的话,好像这人除了肌肉结实了一些之外,武道修为境界实在低得可怜。

    甚至,韩长春感觉不到从叶修身上传来的元力波动,这说明什么,面前的这个家伙极可能连元气境都不到。

    “估计也就是京城的那些纨绔子弟,借道过来观光旅游的吧。”韩长春心中琢磨了几句,但是脸上还是充满笑容道。

    而就在此时,一股杀气从后方袭来,即便是相隔数百米,叶修等人的气机全都被锁住了。

    那充满霸道力量的窒息感觉,令在场的众人差点喘不过气来。

    “万剑宗!今日我敖欢就要替天行道,为死去的宗门弟子出一口恶气。”

    只见敖欢面露杀机,阴森地扫视众人,最后目光落在韩长春身上:“御兽宗与此事无关,请御兽宗的人不要掺和进这趟浊水之中。”

    “敖长老,你这是何意?!”韩长春并没有退后半步,反而是跨前半步,毫不退让的针锋相对道。

    如果敖欢是在城中要人,韩长春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如今敖欢竟然到了御兽宗要人,韩长春不可能退让的。

    毕竟,这里是御兽宗的宗门地盘,要是让旁人知道,一个敖云宗的长老便能肆意在御兽宗要人,那么御兽宗的面子搁哪里?!

    公孙琴见敖云宗的长老竟然杀上门来,不由得脸色大变。待她听清楚敖欢的话语后,更是脸色变得无比愤怒,恼怒不已道:“敖云宗实在欺人太甚了,我们万剑宗还没跟你们好好清算,你们竟然恶人先告状、指鹿为马,当真以为这荆州是敖云宗的天下不成!”

    “老夫血口喷人?呵呵,小妮子你未免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吧。”敖欢冷笑数声,然后便唤出一名敖云宗的弟子出来对质,沉声道:“敖山,将你所经历的事情好好睡一边吧,免得有人以为我们敖云宗嫁祸万剑宗。”

    那名唤作敖山的弟子大步踏出,嘴角挂起一丝难以言明的诡异笑容,然后抱拳恭声道:“好,那弟子便将万剑宗所做出的龌龊之事,全盘托出。是真是假,相信大家定必能够明察秋毫,有所判断,还敖云宗的一个清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