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开局10000属性值 > 第028章 可恶秃子,快放下我家门主!
    如果说第一刀是用尽全身的力气,那么第二刀就是耗尽所有的精气神!

    人刀合一!

    达到灵肉归一的无上境界!

    这一刀仿佛抽光了阿九的所有力量,阿九整个人面如金纸,直挺挺地倒在地上。

    “颂妃姐,我阿九尽力了!”阿九仿佛用尽了最后一口气说完这句话后,便不省人事了!

    “无知!明知道身陷险境,还敢如此托大,简直就是不知死活!”

    一声冷笑从黑雾之中响起,紧接着一只黑色大手犹如鹰爪般猛地一抓,企图抓住那道恐怖的刀光!

    “罡气境的强者可以凝聚真气成为护身之气,任凭你招式如何霸道,在强大的境界面前,也不过只是纸老虎一样,不值一提!”

    宁猛哈哈大笑,竟然将阿九发出的凌厉白光无情捏碎,化作无数碎片,飘散在地面上。

    “这能够击退孙长老的白光竟然被碾碎了,实在太可怕了!”众人大惊失色,纷纷高声赞叹宁猛的强横霸道。

    “罡气境强者,竟然如此强大!就连阿九用尽所有生命力的一击,都无法洞穿他的防御!”

    颂妃脸色剧变,她顿时感觉到无比绝望,就连阿九引以为豪的一击,都无法对宁猛造成威胁!

    这施展了《黑煞拳》和《燃血乾坤功》之后的宁猛,究竟是何等的恐怖!

    自己孤注一掷看来是错了,而且还是错得太厉害了!

    颂妃深吸一口气,然后缓缓站了起来,正想与宁猛作最后的决斗!

    此时,一道淡淡的声音平地响了起来,犹如魔音般久久回荡在场上,令在场的人不由得心中大骇。

    “宁猛小儿,你是不是太过于得意忘形,忘记了本座的存在了?”

    什么!

    宁猛脸色大变,望着早已被黑雾死死裹住的叶修,没想到这家伙竟然在黑雾的吞噬之中,居然还活着!

    “前辈,你没死?”颂妃大喜过望,脸露喜色,不由得激动地欢呼道。

    “怎么了,你很希望本座早登极乐吗?”叶修淡淡地用手直接撕开黑雾,就好像用剪刀裁开脆弱的白纸般,轻而易举!

    “怎么可能,老夫的黑雾能够轻易侵吞血肉,将人直接化作骷颅白骨,你不可能没有一点事的!”宁猛有些慌了,猝不及防之下被叶修抓住了一只大手。

    “你想做什么?快放手!老夫可是三星门派门主,黑水城的第一霸主......”

    宁猛瞪大眼睛,还没等他说完话,叶修轻而易举地将他往上一提,然后啪地一声,用力地将他拍在地面上。

    就好像一个巨人拿苍蝇拍般,毫不费吹灰之力,直接将这黑水城的霸主拍在地上。

    “黑煞护体!”宁猛大喝一声,浑厚的黑气径自将他完全包裹起来,密不透风!

    “小子,罡气境强者的强大,就在于能够将真气外放,形成强大无比的罡风护住本体。只要老夫这黑煞护体......”宁猛大声吆喝道。

    旁边的黑煞门弟子也连忙叫嚣道:“可恶秃子,快放下我家门主,不然你死定了!”

    “没错,我家门主可是黑水城的主宰,你得罪了他,你可没几天活路了!”

    “顺我黑煞门生,逆我黑煞门死!”

    叶修不以为然地抬起头,眼中露出几分玩味的神色:“说得好像得罪了本座,你们就能好好过日子似的!”

    啪地一声,叶修稍微用力一点,只听见咔嚓一声微弱的声响,笼罩在宁猛的黑煞护体出现了肉眼可见的裂纹。

    “老夫的护体罡气裂了?怎么可能!”宁猛脸色大变,他比谁都清楚自己的黑煞护体到底何等强大。

    就算是罡气境巅峰强者全力一击,也未必能够击破自己的护体!

    可是,面前的这个死光头竟然只是用力一拍,这护体罡气就......裂开了!

    宁猛感觉整个人都要裂开了,不带这样子玩的啊!

    这个死光头到底是何等强大,竟然连罡气境强者都不是他的对手!

    “死光头,快放开我家门主,你快松开你的狗爪子!”

    见到自家门主被叶修拿捏在手上,旁边的门人弟子无比愤怒地开始呵斥叶修。

    其中,不乏粗言猥语,有些人甚至问候起叶修的祖宗十八代起来。

    躲在黑煞护体的宁猛脸色苍白无比,他分明看见叶修怒了,青筋暴起了,拳头攥得噼里啪啦发响。

    “不要,停啊!你们这群王八蛋,都快给老夫住嘴啊!不要再说了!”

    宁猛大惊失色,连忙朝着一众弟子高声疾呼道。

    听到自家门主声嘶力竭的叫喊声,那些长老弟子也是愣住了一下。

    “慢着,刚才门主大人说什么来着?”一名头发花白的长老纳闷地问道。

    “好像隐隐听到他说,不要停?”黑煞门的弟子试探地回答道。

    “好,我们继续骂这死光头,为门主大人助威!”

    于是,黑煞门弟子齐声呐喊,声浪滔天,一句接一句地骂“死秃子”“死光头”“没毛和尚”“叼毛鬼”之类。

    叶修深吸一口气,环视众人一眼,然后望着瑟瑟发抖的宁猛,不怒反笑道:“呵呵!”

    宁猛尴尬而不失礼貌地笑了笑:“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