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开局10000属性值 > 第011章 老祖,我还想摸一下
    说完,叶修深吸一口气,饱含深意地看了叶思远等人,然后缓缓地一屁股坐在厚实的蒲团上。

    “家主大人,为什么先祖他一头白发全没了啊?”叶岳山望着头顶光秃秃的叶修,略微有些惊讶不已。

    他记得一开始见到先祖的时候,先祖还是满头长发飘飘的,虽然白了一些,但却给人一种仙风道骨的感觉。

    可是现在不知为何,先祖的一头白发全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则是光秃秃的一片。

    油亮得发光,就像是饭堂大妈一勺子从锅里捞出的卤蛋似的。

    “先祖大人他应该是有所感悟,想要斩断三千烦恼丝,所以才会剃光头吧。”叶思远不敢妄自推测,只好尴尬地小声说道。

    “你们准备好了吗?”叶修低沉着声音道了一句。

    “禀老祖大人,我们已经准备好了!”叶岳山和叶思远异口同声道。

    “那很好,举起你们的大手,仔细来摸本座的后背......”

    叶修接下来的一句话,让叶思远等人脸色微微一变。

    叶岳山倒是没有太多在意,连忙伸手朝叶修背后按去。

    而叶思远则是抬头看着面前光秃秃的老祖,又瞄了眼在不远处飘动的灯火,再仔细看着玉背横陈的自家老祖,脑袋之中不断回响着几个关键字。

    草灯!

    蒲团!

    和尚!

    叶思远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然后默默地解开了身上的衣袍。

    “叶思远,不要紧的!这是自家老祖,是自己人,你活了那么久,绝对不会吃亏的。”叶思远不断为自己打气。

    “顺着本座的真气流动,感受那团气的走向。这《太虚炼体术》除了外炼肉身之外,还得需要凭借真气来淬炼四肢百骸,拓展开奇经八脉......”

    叶修耐着性子给叶思远等人解说,虽然会耗费自己些许时间,但是叶修总不能看着自家的家主拿着半吊子的《太虚炼体术》来跟人家对打。

    “思远这小子,用一次《太虚炼体术》要耗尽全身的力气,在极其过度劳累之后,腰腿酸痛、精神不振,,仿佛身子被掏空似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们练的是《肾太虚炼体术》呢!”

    叶修不由得冷哼一声,突然感觉到一只毛茸茸的大手犹如安禄山之爪,极为暧昧地悄然袭来,让四大皆空的叶修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原本沉着冷静的叶修回头一看,瞬间脸色都黑了下来。

    “叶思远,你这是什么意思?”叶修脸色一沉,眯着眼睛看着叶思远。

    叶思远心中一惊,吓得连忙道歉道:“祖宗大人,我错了,我不应该这样!”

    说完,叶思远如同犯错的小学生般,低着头不敢作声。

    “叮咚,恭喜宿主获得叶思远的诚恳道歉,奖励供奉值+2!”

    叶修皱着眉头看了叶思远一眼,也不好发作什么,毕竟自己先前没有说明白,才会发生这样一场误会!

    “思远,你先退下!”叶修喝退了叶思远,叶思远知道自己惹怒了自家老祖,也不敢说什么。

    “看来老祖是忌讳两个......多人运动啊,我实在是太急躁了一点。”叶思远寻思了片刻,然后朝叶岳山打了打眼色,示意他好好干,不要让先祖再生气了。

    叶岳山看着一脸可惜的叶思远,原本感受到叶修体内那真气运动的轨迹,开始不断往腰间推移,隐隐在引导着什么似的。

    “家主他先前的眼神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他要我好好干?”叶岳山回想起先前的一幕,懵逼的他有点猜不透家主的意思。

    似乎感觉到叶岳山有些失神了,叶修不由得眉头一皱,心道这叶家的子孙都是如此不成器的吗?自己好心引导他们修炼,竟然一个个都心不在焉,难怪这一千多年来,只能龟缩在小小的一个青石镇!

    于是,叶修语气不由得提高三分,一脸不悦道:“岳山啊,你不要小看这腰间的力量。这个脊椎可是连接着四肢乃至整个肉身的桥梁,人体的全都力量都是由它带动起来的。”

    “我们体修比其他人更注重肉体的锻炼,尤其是关键部位。你越是修炼到极致,这腰间就能爆发出超越本体的恐怖力量。你要是腰不行了,那就完蛋了......”

    叶岳山低头听着叶修的话语,不知道为什么,听着听着,似乎又明白了什么,厚实的脸庞上竟然露出了一丝红晕。

    “岳山,你听懂了吗?”叶修见叶岳山坐在自己背后,一直一言不发,不由得转头一看。

    只见叶岳山此时已经默默地解开了裤腰带,见自家祖宗回头,连忙满脸正气道:“禀祖宗,我的腰老好了,不是我吹的!不信,你来试试!”

    嘭地一声!

    还没等叶岳山说完,便化作一道流星,消失在叶修面前。

    叶修缓缓收回挥出的拳头,怒气冲冲道:“本座要是再教你们《太虚炼体术》,本座就是汪汪!”

    没过多久,叶家府邸便传来了一阵阵哭喊的声音。

    “老祖,是我们错了,我们向你道歉啊。”

    “对啊,老祖!求求你大发慈悲,让我们再摸一次,好吗?”

    叶家的下人闻言后面面相觑,大眼瞪小眼地望着对方。

    这声音怎么如此熟悉,这不正是家主他们的声音吗?

    慢着,他们半夜三更在哭喊着什么,还嚷着要摸什么来着?

    为什么他们一直拖着老祖不放手?

    “还能摸什么,不是想摸老祖的......”

    旁边的人信口道了一句,然后脸色苍白,连忙哼着小调道:“好像要出太阳了,我得赶紧拿被子去晾晾。”

    “说起来真巧,我正好要去练练黄龙压花技术,免得日久生疏,正好同路啊!”

    “黄龙压花?压什么花?哪有人大晚上练功的?”

    “压水花啊!”

    叶家的下人一边说着,一边指了指不远处的茅房,一本正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