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在港综成为传说 > 第十四章 你开心就好
    大飞这边,两个小弟都挂了,除了他自己,还剩三个外国人。

    一个文质彬彬,手里提着金属箱,看他的金丝眼镜,应该是个管钱的会计。剩下两个人高马大,肌肉鼓鼓囊囊,撑得背心险些兜不住,肯定是打手或保镖。

    “是你,你不是学生。”

    大飞认出周星星,举枪便是咔嚓空响,气急之下狠狠将手枪朝他扔了过去。

    嘭!

    “哎呀!”

    曹达华不幸中枪,脑门鼓起一个大包。

    “阿杰,你先来。”

    黄Sir大手一挥,让最年轻的廖文杰先挑一个。

    他年轻时,二十号人近不了身,靠夺命剪刀脚闯出威名,现在虽然老了,还因翻车扭伤了脚,但真要打起来,对面四个选谁都无所谓。

    “嗯,我挑……就他好了。”

    廖文杰指了指,最后选中了会计。

    “阿杰,这家伙交给叔我来处理比较好。”

    曹达华抬手喊停,严肃脸道:“你还年轻,不知道江湖险恶,这个鬼佬阴沉沉的,一看就是狠角色,你玩不过他的。”

    “呃,我没问题,你开心就好。”

    四对四,廖文杰和周星星分别对上两个肌肉壮汉,黄Sir对上大飞,会计被曹达华选走了。

    “Boy,come on!”

    白人壮汉晃了晃脖子,摆出标准的拳击架势,望向廖文杰的眼神十分轻蔑。

    心理状态如下:白白净净,软弱可骑,这把稳了。

    廖文杰耸耸肩,也没摆什么架势,径直朝白人大汉走去。

    没学过格斗,不会打架,都没关系,不懂得如何发力更没关系,他有被动技能,这局已经结束了。

    “呵呵……”

    见廖文杰毫无防范靠近,白人大汉眼中闪过厉色,左手探拳虚晃一招,同时右勾拳蓄势待发,飞快弹射而出。

    嘭!

    势大力沉的拳头直接命中廖文杰脸颊,两秒钟后,白人大汉眼中的笑意逐渐消失。

    廖文杰神色不变,眼皮子都没眨一下,抬手拍开面前的拳头,微微扬起下巴:“这么点力气也想打人,没吃饭吗?”

    白人大汉的拳头力道不俗,可论刁钻狠辣以及拳速,和泰拳男完全不在一条水平线上。

    这种拳头,不是廖文杰自吹,他站着不动,能把白人壮汉活活累死。

    不死心的白人壮汉再次出拳,和泰拳男一样,拳拳灌注全力,攻势凶猛想要一波流结束战斗,不给廖文杰一丝喘息的机会。

    廖文杰的确没反应,因为用不着,拳头轻飘飘地仿佛鹅毛拂过,给点反应就算他输。

    不对,有点痒。

    十来拳过后,廖文杰纹丝不动,风轻云淡的架势吓到了白人壮汉,他退后两步,眼神逐渐飘忽。

    准备跑路的眼神。

    “阿杰,快一点,磨磨唧唧的,你和鬼佬谈恋爱呢?”

    黄Sir在旁边喊了一嗓子,脚下是鼻青脸肿,正在怀疑人生的大飞。

    有一说一,大飞拳脚功夫不错,以前给人做过双花红棍,一个打五个不在话下。

    可黄Sir是谁,大飞这样的,别说扭了脚,就是双脚绑起来,大飞也不是他的对手。

    嘭!

    一声闷响,周星星收脚,他的对手仰头倒地。

    四场单挑已经有两人结束,除了廖文杰在挨揍,曹达华也一样,被文质彬彬的会计打得找不到北。

    “达叔真厉害,一眼就识破了江湖险恶,自愧不如,自愧不如。”

    廖文杰感慨一句,再回头,他的对手从轿车里拽出一根钢棍,重新摆开了架势。

    “对面上家伙了,要不要帮忙啊?”

    周星星好心提议,担心廖文杰受伤。

    那晚廖文杰和泰拳男单挑,等他赶到的时候,只看到泰拳男缩在角落被一顿抽,并不清楚廖文杰几斤几两。

    他只听曹达华说过,廖文杰很能打,具体怎么能打,曹达华支支吾吾,能打到挨了一酒瓶人没事。

    “没关系,我能搞定。”

    廖文杰深吸一口气,集中精神调动念力,一瞬之间,耳聪目明,神经反应快了三分不止。

    “喝!”

    白人大汉握着钢棍,双手抡圆砸下,廖文杰看在眼里,身躯以脚尖为轴偏转,躲开的同时亦来到对方身侧。

    他现学现卖,左拳虚晃一枪,直冲面门的拳头吓得白人大汉下意识紧闭眼睛。

    啪!

    脸上挨了一巴掌,很轻。

    下一秒,腰腹软肋钻心剧痛,被廖文杰扎稳马步,右勾拳稳稳命中。

    痛意席卷,白人大汉手筋酸麻,紧握的钢管掉落脱手。

    廖文杰眼疾手快,凌空抄过钢管,对着白人大汉狠狠抽了过去。

    嘭!!

    闷声过后,白人大汉抱腿单膝跪地,口中发出压抑的呻吟。

    廖文杰乘胜追击,反手一棍子抽在大汉肩颈位置,而后丢掉钢棍,双手抱住大汉脑袋,膝盖狠狠上顶,连续三次撞击其面门。

    至此,除了曹达华那边,三局单挑都已结束。

    “李,stop,憋炮!”

    因武力值相距甚远,曹达华被会计打得抱头鼠窜,最后演变成两人绕着小轿车玩跑得快。

    有一说一,曹达华枪法还是可以的,平均值以上,就是拳脚功夫差了点,和大飞的社团小弟一个级别。

    而会计,他只是长得斯文,摘掉金丝眼镜后,拳脚速度奇快无比。要不是曹达华卧底多年,练就了一身上乘的跑路功夫,早就被扁成二当家了。

    “达叔身手不错嘛,至少腿脚很灵活。”

    “是啊,我年轻时候都没他跑得快。”

    廖文杰和黄Sir说着风凉话,周星星捡来金属箱,打开之后,里面满满都是美刀。

    “好,人赃并获,今晚这趟没白来。”

    黄Sir掏出美刀弹了弹,确认是真钞,让周星星贴身看管,若是少一张,便拿他是问。

    周星星一听这话,急忙将黄Sir手里那张美刀夺回,塞进了箱子里。

    廖文杰:“……”

    作为一个纯路人,他只想说,如果他是周星星的上司,一定让其有多远滚多远,最好卧底卧一辈子。

    “阿杰,我看你硬气功本事不俗,怎么拳脚这么软,打人都没力?”

    黄Sir瞄了眼还在逃窜的曹达华,转头问向廖文杰:“你功夫怎么练的,细皮嫩肉不像是横练功夫的行家?”

    “瞎练的,就自己一个人琢磨。”

    廖文杰谦虚道:“我这人从小就帅,被人嫉妒是家常便饭,因此挨了不少揍,索性练了点抗揍的功夫。”

    “只是抗揍?”

    “是啊,我听说学武是强身健体,不是与人争斗。”

    “阿杰,你太善良了!这个社会复杂得很,你不惹别人,不代表别人不来欺负你,尤其你这么靓仔,一定要学会保护好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