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在港综成为传说 > 第十二章 来都来了
    周星星和曹达华被噎得无话可说,黄Sir也第一次知道,原来廖文杰还有这么不靠谱的一面。

    秉承华夏优良传统,三人一致认为来都来了,还能怎么办,就这么着吧!

    轿车抵达目的地附近,黄Sir打开后备箱,全副武装挂在自己和周星星身上,战略方针部署,静悄悄进去,静悄悄出来。

    若是被发现了,他和周星星是主力,曹达华负责掩护。

    万事俱备,三人猫着腰小心潜入。

    大飞藏枪的据点是一处偏僻停车场,荒郊野外基本停的都是货车,远离市区没什么人烟。

    看场子的小弟也都是大飞心腹,手上持有枪支,所以三人这次行动风险很大,和冲进包围圈没什么区别。

    这里不得不说黄Sir很有一手,放出了老王植物人的消息,给大飞吃了一颗定心丸。

    当然大飞也不傻,收到风声仍不放心,派人去医院打探,亲眼确定了老王昏迷不醒,距离醒过来遥遥无期。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大飞没敢转移藏枪的货车,只让小弟们加强戒备,提防附近出现的可疑人物。

    一群混社会的小弟,又不是专业人士,也没被培训过,哪分得清谁是可疑人物。

    尤其是停车场这种地方,人来人往,要说可疑,看谁都可疑。

    三天严查过后,小弟们开始玩忽职守,打牌的打牌,喝酒的喝酒,都快忘记自家老大叫什么了。

    周星星三人很快发现,大飞这票小弟,今晚喝得不省人事,只有两个巡逻的在吹冷风。

    见形势稍缓,周星星使出飞虎队那一套,打手势指挥行动,结果黄Sir不鸟他,曹达华完全看不懂。

    无奈,三人分散寻找目标货车。

    十分钟后,三人集合,黄Sir一发铁砂掌拍晕巡逻的社团小弟,进入目标货车,成功找到了丢失的配枪。

    除此之外,车上还有不少长枪,比如AK之流。

    “老大,怎么办?”

    周星星询问黄Sir,这么多枪留下来也不是个办法。

    黄Sir沉吟片刻,他和周星星开货车,曹达华去找廖文杰,兵分两路撤退。同时,他和周星星吸引注意,以便二人先脱身。

    毕竟廖文杰不是警察,没理由让他来作掩护。

    “真倒霉,马上退休了还玩命,早几年拼这下,我都有资本去竞争港督了。”

    黄Sir嘀嘀咕咕,直到曹达华的身影在黑暗中渐行渐远,这才一脚油门踩下,驾车朝停车场外冲去。

    ……

    “咦,达叔,怎么只有你回来了,他们两个呢?”

    “兵分两路,老大让我和你一起行动,看到他们车子冲出来,我们就往反方向跑。”

    曹达华坐上副驾驶,似是想起了什么,急忙给自己系上安全带。

    “这不叫行动,跑路才对。”

    廖文杰默默为兵分两路的计划点了个赞,让他帮忙没问题,玩命就敬谢不敏了。

    咣!!

    灯光昏暗的停车场内,一辆卡车疾驰冲出,撞断道闸起落杆,呼啸着朝大路尽头冲去。

    大飞的手下喝得烂醉,发现卡车被盗惊出一身冷汗,但此刻为时已晚,只能排成一行目送卡车离去。

    也不全是,他们还挣扎了一下,举起小手枪对着卡车潇洒驶离的背影放了两枪。

    做点什么,总比什么都不做好。

    “秀逗,这又不是拍电影,真以为自己是神枪手。”

    轿车内,曹达华嗤之以鼻:“阿杰,敢不敢打个赌,他们要是能打中,我当场……”

    嘭!

    一声爆响,卡车后轮车胎一扁,整个车轱辘直接飞了出去。

    卡车也走着喝高了的步伐,摇摇晃晃撞进了路边的灌木丛,咣当一声,翻了。

    “卧槽,这TM也行?”x2

    望着不知哪位的神仙枪法,廖文杰和曹达华同时吐口而出,两人面面相觑,开始了大眼瞪小眼。

    “阿杰,你干嘛这样看我?”

    “快上啊,你是警察。”

    “可我只有一把点三八,出去就是送死啊!”

    曹达华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他的爱枪射程三十米,子弹只有六颗,对面七八把枪,怎么可能拼得过。

    “后备箱里还有一把M4,黄Sir和阿星在等你支援,别犹豫了。”

    廖文杰竖起大拇指,让曹达华不要慌,问题很大,慌也没用。

    “不是吧,你一定看错了,那只是一根烧火棍。”

    “不行就我来!”

    廖文杰瞄了眼远处,只见路灯照射下,停车场里的小弟们喜出望外,纷纷拿着手枪冲向灌木丛。

    他飞快下车,将M4从后备箱里取出,面色无比凝重。

    “达叔,这把枪怎么用?”

    “……”

    ……

    货车这边,周星星和黄Sir骂骂咧咧爬出驾驶室,九十九步都走过来了,没想到最后一步翻了。

    “阿星,你怎么开的车,有没有长眼睛?”

    “老大,是你开的车啊!”

    “你还说,再说我一掌拍死你。”

    黄Sir怒喷一句,活该周星星升不了职,一点眼力劲儿都没有。

    他卧倒在草丛,对着远方跑来的人影便是一梭子扫了下去,只听一阵枪声大响,那群人影纷纷趴在了地上。

    一个都没打中!

    没办法,天色太暗。

    大晚上又阴天,附近没什么建筑物,只靠几盏路灯照明,还有不亮的。

    嘭!嘭!嘭!嘭————

    黄Sir这边开火,对面也不甘示弱,他们没有自动步枪,但胜在人多,一人一把小手枪,借助夜色掩护倒也不惧。

    周星星加入战斗,和黄Sir组成火力网,一次次点射开火。

    也就看着专业,实际上双方都在施展随缘枪法,能打中纯属运气。

    真实战场就是如此,一梭子子弹打翻一片,那都是骗人的,没人会傻到原地当木桩。

    小弟们越挪越近,因为距离的缘故,黄Sir和周星星的准头逐渐上升,小弟们迫于死亡的压力,维持在一定距离,继续负隅顽抗。

    不是不怕死,而是太怕死,今晚要是搞砸了,不用警察动手,大飞第一个弄死他们。

    激战五分钟,周星星和黄Sir出现弹药不足的窘境,眼见对面的包围圈逐渐形成,压力骤然增大。

    嘭!嘭!嘭!嘭————

    枪声大振,曹达华抱着M4包抄,看着面前一排屁股,毫不犹豫扣下了扳机。

    小弟们没想到身后还有人,吓得魂不附体,仓皇逃窜之间,黄Sir和周星星又站来出来。

    在火力被压制,又被包饺子的情况下,这群小弟总算冷静了下来,丢下手里的枪纷纷选择投降。

    直到战斗结束,周星星将几个犯人赶进卡车锁起来,廖文杰这才握着曹达华的点三八从角落里走出来。

    说来理直气壮,他怕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