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在港综成为传说 > 第十一章 不试试怎么知道
    修炼几日,廖文杰发现一个令人费解的现象,清醒的时候,他无论如何都没法进入修炼状态,可只要一睡着,立马状态加满,效率杠杠的。

    这让廖文杰摸不着头脑,他这种情况,究竟算不算有天分?

    如果不是,那又是什么?

    还是说,大家都是梦中修炼的。

    没人探讨交流,廖文杰也不清楚自己练出来的那点念力属于什么级别,多了还是少了。

    看系统评价依旧是‘肉体凡胎’,九字咒用到一半就累成狗,连个完整的都使不出来,应该是不行的。

    菜是菜了点,但他发现了一些念力的妙用,运气于眼耳,可使耳聪目明,若是全神贯注,就连神经反应都比往常快了不少。

    内力、真气、魔力?

    廖文杰越发觉得有意思,修炼起来也更加卖力,直接导致起早贪黑,睡着的时间比醒着长。

    没办法,目前他只会在梦中修炼。

    廖文杰这边睡得没日没夜,周星星那边则陷入了僵局,何敏和案子都是。

    他听从廖文杰的建议,对何敏死缠烂打,因身份暴露,追求起来毫无顾忌。

    何敏无动于衷,周星星屡屡碰壁,询问廖文杰被告知是考验,只要继续不要脸必定铁杵成针。

    同时,因为案子毫无进展,黄Sir大发雷霆,将周星星劈头盖脸一顿臭骂。

    这里要说一下,其实线索一直在曹达华手上,他卧底一直可以的,只是因为怕死,没敢告诉周星星。

    言归正传,今天廖文杰一觉醒来,只觉神清气爽,见窗外日落西垂,准备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

    刚到客厅,便发现周星星面颊淤青,曹达华在帮他上药。

    “怎么回事,阿星怎么天天被人扁?”

    “这次不一样,扁他的是自己人。”周星星满脸郁闷,曹达华接过话解释道。

    “自己人?”

    “是啊,今天……”

    在曹达华的解释下,廖文杰大致明白了原因。

    放学的时候,周星星在校门口被一伙社团小弟持刀追杀,他艺高人胆大完全不怕,只可惜运气不好,碰到黄警官来接何敏下班。

    社团小弟一哄而散,周星星被带走了。

    黄警官一眼就认出了周星星,知道是他撬自己墙角,越想越气,找了个单间准备和周星星唠一个小时的。

    何敏及时赶到,让男友不要动粗,在她即将爆出周星星卧底身份的时候,被其堵住了嘴。

    巧了,用的也是嘴。

    因场面过于环保,黄警官炸了,逮着周星星就是一顿胖揍。

    “当着人家男朋友的面下嘴,你不挨扁谁挨扁?”

    廖文杰摇摇头,跟着问道:“阿敏当时什么反应?”

    “没反应,应该是被吓到了。”

    周星星叹气一声,这次是彻底黄了。

    “傻仔,这事成了,黄警官已经是过去时了。”

    “What?Why?”

    “在男朋友面前被亲,阿敏没有当场给你一巴掌,已经说明了一切。”

    “杰哥,你没骗我吧?”

    “骗你有糖吃啊!”廖文杰没好气说道。

    周星星被黄警官胖揍,但他脸上的伤却另有原因,因为黄警官揍他的时候,他全程护住自己英俊的脸。

    现在这么惨,是因为另一位黄警官也出手了。

    老大,黄Sir!

    他让周星星去查案,结果周星星去泡妞,还挖自己人墙角,忍无可忍索性不忍,直接祭出修炼多年的铁砂掌和夺命剪刀脚。

    号称飞虎队第一杀手的周星星,在他面前如同稚儿,一点招架之力都没有。

    那一刻周星星才知道,自家老大真是高手。

    扁完之后,黄Sir限令三天之内破案,不然就让周星星滚蛋。

    压力山大,周星星快郁闷死了,他怀疑案子和大飞有关,可手上没有证据,连条可靠的线索都没有。

    “达叔,今晚准备一下,我们来一出调虎离山,然后深入虎穴,去大飞老巢找线索。”

    “不是吧,周Sir,我还年轻啊!”

    曹达华闻言脸都黑了,这就是他一直没敢透露情报的原因,周星星头铁不怕死,他还没活够呢!

    “少废话,我意已决,就这么定了。”

    “不要啊……”

    见没有回转余地,曹达华支支吾吾,这才说出了最大的一条线索,大飞藏枪的地点。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周星星瞪大眼睛,险些一口气没理顺当场气死。

    “早就……不是,我昨天才知道,没来及说而已。”曹达华护住要害,拉开战略距离,立于三米之外。

    “你你你……算了,我们今晚就行动。”

    周星星冷哼一声,懒得戳破谎言,拉住哭丧脸的曹达华,让他有什么遗言赶紧交代给廖文杰,免得死不瞑目。

    “两位,线索有了,没必要孤身犯险。”

    一直没说话的廖文杰开腔了:“把这件事告诉黄Sir,他肯定会派人来帮你们,毕竟这事他最着急。”

    他记得很清楚,周星星和曹达华潜入大飞的窝点,枪是找到了,结果曹达华丢了,只留下了一张‘我还没上车’的表情包。

    虽说后来有惊无险,以happyending收尾,可今时不同往日,有无意外谁也说不准。

    廖文杰不想看着两人愣头往里冲,解决问题的方法有很多种,比如传承已久的喊人战术。

    “不可能,这件案子不能大张旗鼓,即便老大知道了也不会派人来,否则他一世英名往哪搁?”

    周星星和曹达华同时摇头。

    “结论别下太早,你们不试试怎么知道行不行?”

    “也对,要不……试试!?”

    “那就试试!”

    —————————

    夜,月昏。

    一辆灰不拉几的小轿车缓缓前进,沿河时将车灯关闭慢行。

    开车的是廖文杰,副驾驶坐着曹达华,后排是周星星和黄Sir派来的高手。

    不出廖文杰所料,黄Sir接到电话之后,直接把警署的王牌派过来了,也就是……他自己。

    夺命剪刀脚重出江湖。

    至于廖文杰为什么会在这,他也不想的,但总有一个人要开车和放风,人手有限,只能临时拉他来凑数。

    “阿杰,我们三个的命就交你手上了,千万别把车开跑了。”

    “安心,我还没驾照,没你们三个压阵,我也不敢出去乱开啊!”

    ( ̄□ ̄( ̄□ ̄( ̄□ ̄;)

    “卧槽,你怎么不早说?”

    车内鸡飞狗跳,三人齐呼侥幸,这一路没出事简直老天保佑。

    “你们也没问呐!”

    “……”x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