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在港综成为传说 > 第六章 听说老爸跪儿子,儿子会晕倒
    “从今天开始,没人可以再让我站走廊,站操场……”

    “没有人!!”

    找到了解决作业的方法,再次走进教室的周星星发现,令他苦不堪言的地狱不过尔尔,完全不值一提。

    志得意满之下,步伐开始六亲不认,同时发誓,以后再也不会罚站。

    他周星星说的,耶稣来了也没用!

    “突击测试,不及格的罚站操场一个礼拜。”

    历史老师抱着试卷走进教室,眼神冰冷,如同一个没有感情的杀手。

    科学研究表明,Flag不能乱立,否则会死很惨。

    看着面前的试卷,周星星知道自己完了,不用耶稣出手,历史老师就能让他站死在操场上。

    终究是要脸的人,说了不站操场,那就绝不去站操场,周星星摸出大哥大,悄悄联系上了曹达华。

    考试不作弊来年当学弟,这个道理,周星星十年前就懂了。

    ……

    另一边,廖文杰坐在电脑前敲键盘,他的工作是办公室文员,一个无情的码字工人。

    每天的工作就是统计数据,再将其上传到电脑,最后录入公司总档案。

    这份工作对廖文杰毫无压力,上手轻松,完成工作后有大量空闲时间,可以拿来恶补当前世界的基础知识。

    或许是港岛的特殊性,又或许是当前世界观混乱的缘故,他所在的这家公司,明明主营装潢设计,可业务里却包含了看风水测命数,企业形象、个人姓名咨询策划,以及艺术品设计加工。

    听起来很厉害,不知道实际操作起来什么情况,廖文杰初来乍到,感觉……不靠谱。

    “谁是廖文杰?”

    公司大门推开,三名警员环视全场,一出场便让大厅静了下来。

    “阿Sir,找我们公司员工什么事?”

    愣了两秒,公司的高经理快步上前,下意识道:“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们做的可是正经生意啊!”

    “你是廖文杰?”

    “不是。”

    “那你废话这么多做什么?”

    为首的警员看了眼手表,脸上显露焦急之色,再次在大厅里开口:“谁是廖文杰?”

    “我是。”

    廖文杰起身,朝三名警员走了过去。

    “长得这么靓仔,就你了,不会错的……”

    警员嘀咕了一声,点头道:“廖先生,这里有桩案子,请配合跟我们走一趟。”

    “警官,能说说是什么案子吗?”

    廖文杰分外疑惑,不记得自己有过作奸犯科,以前没有,这一世……

    应该也没有。

    “不用担心,我们总警司请你喝茶……真的是喝茶。”

    警员靠近廖文杰,小声道:“具体情况我不清楚,可十万火急,会议室里坐满了人,最低也是警司,现在就和我们走,别耽误时间。”

    “我知道了。”

    廖文杰微微点头,大致明白了什么情况,转头看向自己上司:“高经理,手头上有点事,今天只能请假了。”

    “没问题,你先去,剩下的交给我了。”

    虽然警员说话很小声,可高经理还是听到了,一边怀疑起廖文杰的身份,一边感叹倒霉。

    本想招个文员,结果招来一个大佬,请神容易送神难,以后他日子难过了。

    想到这,高经理果断拍板,直接给廖文杰安排一个月假期,带薪的。

    廖文杰:“……”

    我跟你说,你要这样办事,那我可不客气了!

    廖文杰离开后,同事们纷纷上前,围住高经理问长问短,好奇发生了什么事。

    ————————

    第二次进警署,看着一屋子大佬翻书的翻书,打电话的打电话,廖文杰不禁眼角抽抽,感慨这个世界果然不能用常理来衡量。

    周星星历史考试,做题如看天书,病急乱投医打电话给曹达华。

    曹达华只会拉屎不懂历史,将难题上报给自己老大黄Sir,黄Sir五十多岁的人了,哪懂这些东西,急忙将精英们召集一堂。

    精英们也都多年没摸过课本了,用查案的方式查考题,忙得满头大汗。

    紧要关头,周星星想起救星廖文杰,让黄Sir赶紧联系。

    就这样,他被带进了警署。

    “一群酒囊饭袋,我要你们有何用!”

    黄Sir将众人轰出会议室,大哥大递在廖文杰手里:“阿杰,搞定它。”

    廖文杰:“……”

    有一说一,就很神奇。

    有廖文杰相助,周星星就像开了挂一样,答题速度快到写出残影,眼看试卷即将答完,忍不住又嘚瑟起来。

    作业有办法搞定,考试也有办法搞定,不烦了,以后谁也没法让他站操场,耶稣来了也不行!

    然后历史老师就来了。

    周星星考试作弊被抓,人赃并获,铁证如山,被点名约见家长。

    这边,廖文杰电话突然挂断,懒得去管周星星是死是活,黄Sir则言出必行,真的请他在办公室喝了杯茶。

    临走时,黄Sir以防今天这一幕再次上演,命人拿来一台大哥大,让廖文杰贴身携带,以后再有类似情况,周星星和他直接对线。

    这种好事廖文杰当然不会拒绝,装备入手、一月假期、周星星作弊被抓,三喜临门,心情大好回家动手做了一桌子饭菜,打算和曹达华庆祝一下。

    他刚准备完毕,曹达华就回来了。

    “达叔,怎么就你一个,阿星去哪了?”

    “阿杰,情况有变,待会儿有个老师来家访,顺便给周警官补习功课,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他亲生老爸,你注意下称呼,别说漏嘴了。”

    “小场面,你们就是真的亲父子,我也不会意外。”

    “我这么帅,他那么挫,没理由的。”曹达华摇头,没洗手就捏起饭菜吃了起来。

    “别这么肯定,听说老爸跪儿子,儿子会晕倒,要不你试试?”

    “我干嘛要试,万一没昏岂不是便宜他了。”

    两人正说着,房门再次推开,周星星点头哈腰,迎着一位美女走了进来。

    何敏,斯斯文文戴着一副眼镜,气质知性,爱丁堡中学的老师,负责周星星所在班级的辅导工作。

    廖文杰打量了一会儿,依旧是和印象中三分相似,这并不奇怪,反而很正常,若都是一个模子,那周星星早就和史蒂芬·周撞脸了。

    “杰哥,这位是何老师,以后她会经常来帮我补课。”

    周星星做着介绍:“何老师,这是我表哥廖文杰,他……暂住,过几天就搬走了。”

    说话间,周星星见何敏双眼放光,显然是被廖文杰的美色所迷惑,急忙停止介绍,上前两步将廖文杰拽到旁边。

    “过来,我有事。”

    “怎么了……哇,阿星,你左手劲儿好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