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斩碎诸天 > 第五十七章 判官上门踢馆了!
    夜色中,孙铮跳出机舱,从数千米高空坠落。

    身边鼓荡的劲风丝毫不影响视线,高速下坠中,下方灯火通明的区域在漆黑的夜色中如同指路灯塔。这个时代,凌晨还亮灯的地方很稀罕,号称十里洋场的大上海,也不过寥寥几处。

    这特娘的,还说擦边飞过。这距离到上海至少十来里!

    察觉到方位相差较大,四肢伸展,身边出现如同蝠翼的极限翼服。这套极限装备还是孙铮第一次用,在空中搞了一阵才掌握,很快下坠到约一千米高度。

    不怕死不代表不怕疼,能不受伤当然最好。一个念头,伞包出现在背后,伸手一扯,整个人猛的一顿,下降速度瞬间刹车,晃悠悠向着灯火处飘去。

    还是没能落到城里,双脚落点正是一片水田,这鬼天气,没结冰的水竟然比冰还冷!

    收掉降落伞,蹦蹦跺跺走上官道,靴子里进了水,很不爽,只好再换一双。

    走了快半个钟头,眼前出现一条河,瞧了半天,哈麻卖批,这不是黄浦江么?怎么看起来是个么个鬼样子?

    还特么说以前环境好,这特么比二十一世纪差的不知道哪里去了。

    沿黄浦江东岸走,触目所及,尽是一片荒凉。想起不久前才刚逛过这里,是何等的灯红酒绿,车水马龙。

    嗯,前面好像有个草棚屋子,这里也住着人?

    溜溜哒哒走近,猛然听到几声狗叫。

    不得了,这么穷的地方,居然还养着狗?

    一阵吵杂声中,几支火把燃起,四五个瘦小干枯看不清面目的人,手里拎着几根木棒、铁锨之类警惕的巡了过来。

    孙铮等了半天,这帮人愣是没瞧见自己。那条狗也不怎么敬业,叫了几声竟然跑掉了。

    那帮人并没往远处搜索,只是绕着那座大棚户转了一圈。嘴里喃喃的用那种古怪腔调,不住的低声诵读,听着有点像佛经。

    孙铮有点好奇,缀在后面眼见这伙人从另一面进了棚子。夜色掩护下,他们也看不到自己。

    那棚子也没有门,两根柱子中间,绷着一副用麻袋和不知道什么材料合钉起的帘子,冬风吹过,不时撩起帘角。

    门里又出来两人,小心的蹲在门口,点了几张纸扔进一只瓦盆,两人又低声用那种古怪腔调诵起了经文。

    听得孙铮心里一阵阵发惨,索性举起一盏马灯,远远的喊了一声:“前面有人在吗?”

    那两个吓的一蹦三尺高,连滚带爬往屋里跑,片刻间,屋里冲出两人,手里平端着木杈、铁锨,警惕的望着马灯亮处。

    “你是啥子人喽?来介个地方奏啥子事情?”

    很不标准,但勉强能听懂的国语,能沟通就好。

    “不好意思,我是路过的。车坏在路上了,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想找个地方歇歇脚,天亮进城找人修车。老乡,方不方便让我歇个脚?”

    两个人低声交流起来,孙铮听得分明,其中一个说是有灯、有影,肯定是活人。另一人又说活人才害人云云。

    最终,或许是觉得自己没什么值当别人图谋的,两人无奈的撩起门帘,请孙铮进屋。

    屋子里中央,摆放着一只半截铁皮桶,里面扔着些木柴、煤块之类燃着低低的火苗。几个瘦骨嶙峋的男女围坐在四周,有的半眯半醒,有的完全已经睡着。看到有人进门,只有其中几人做了点反应,其他人仍旧保持着睡眠状态。

    这地方,竟连个睡觉的床铺都没有么?

    很费劲的交流之后,孙铮才知道这些人的情况。原来这帮人是所谓的敛尸人,就是将乱坟岗子里的无主尸首入土为安。收入就是在那些尸首身上搜检的零碎和一些衣物。一般值钱的物品,早就被那些扔尸体的人搜走了,他们能拣的,都是人家看不上的。

    这不是什么有组织的工作,所有的活路都靠这些人自发。有点类似自然界生物循环所催生的食腐链中一环。

    孙铮只觉得头皮发麻,整个后背都升起一股寒意。他想过这时代底层民众会过的很苦,可没想到,会惨到这种地步!相比之下,那些尸首或许都比他们强,至少不必再活着受罪了。

    这一切的,仅仅是鬼子造的孽吗?呸!

    孙铮觉得很难受,他甚至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帮这些人。就算手里的马灯,都不敢送给他们。这种完全不符合身份的东西,给他们带来的,不见得是什么好事。

    出门转了圈,装做回车取东西,送了一袋大约有十来斤的小米,眼看着一帮人欢天喜地的在桶子上架起了个瓦罐,几乎是数着颗粒的放小米进去煮……

    孙铮转身出了棚子,望着前方不远处的灯光,心情久久不能平息。

    本来是想歇个脚,等到天亮再进城,做事也方便些。可是被这事一刺激,孙铮有点按不住,索性顶着冷风赶路,顺便败败火。

    上海不比其它城镇,早在咱大清时代,被割出租界时就拆除了城墙,在各方洋大人的经营下,号称十里洋场,透出一股病态的畸形繁荣,与整个中国遍地疮痍的惨景形成鲜明对比。如今虽已落入鬼子掌控,却依旧是整个东方最繁华的港口城市。

    黄浦江数百米宽,电动皮筏子扔下水,低不可闻的声音中,悄悄渡过江面,正式进入上海地界。

    沿街而行,这里的建筑明显带有欧洲风格,应该属于以前的租界。说来可笑,咱大清那会,因为卖烟土被人家打到割地开埠,租界据在上海上百年之久,到了民国都没能收回来。可是小鬼子占了上海,西洋鬼子马上表态把租界还给中国。这特么不是耍流氓是什么?

    临近黎明,街头的一些小摊贩已经开始了开张准备,小吃店里也亮起灯火,伙计们忙着各种准备。江面上也逐渐有小船、竹筏来往,那是贩卖菜进城的小贩和菜农。

    随着天色渐亮,街头人流渐渐多起来,各种交谈声也逐渐演变成一种古怪的混响声。

    找到一家生意不错的早点铺子,点了两只葱油饼加一碗小馄饨,饼和馄饨的样子都显得有几分粗糙,但口感却很是浑厚纯正,比起原世界那些花里胡哨的妖艳货色,这年代的商品,还保留着最古老的本色。卖的是回头客,做的是长线经营。

    走出小吃铺,迈步在上海街头。看着熙熙攘攘的人流,丝毫不见受到战争阴云的影响。

    难怪有人说,上海在鬼子经营下,繁华更胜往昔。

    鬼子又不是真的铁憨憨,他辛辛苦苦费那么大劲,占了地盘不是图好看,终极目的肯定还是利益。

    可惜了,如此繁华到头来便宜的只是那群畜牲。虽然上海的百姓岁月静好,但他们创造的利润却被用来武装更多的侵略者,使更多的国人陷入水深火热之中。

    ……

    孙铮想了许多,终于还是放开心结。没错,如果自己出手搞事,肯定会有许多百姓受到牵连,甚至丢掉性命。可这特么的就是战争!

    那么,来吧!

    没有按照任适逸指点的途径联络军统,更没有惊动地下组织。上海现在是沦陷区,小鬼子统治,所有的机构都是公开设立的。那还有什么好顾忌的?

    从租界到虹口不过两三里,甩活腿也就半个钟头,就当消食。

    日据时期,虹口就是鬼子的大本营,除了偶尔的一些“友好人士”来往其中,绝大多数都是纯种鬼子。鬼子的许多据占和机关都开设在这里。

    大名鼎鼎的梅机关,就开设在一座名为“梅花堂”的小楼里。

    门前坐着几个貌似茶房的中年男子,但那坐姿和神态明显就和普通人不一样,都是高手。

    孙铮溜溜哒哒来到梅花堂门口,那几个人先是互相对了眼神,确认并不认识,瞬间进入临战警戒状态。

    “先生请止步!这里是私人会所,请出示您的邀请函!”

    孙铮微笑道:“邀请函?没有!”

    “那您来这里有什么事吗?”到底是经营了很久的地盘,做事还挺讲规矩。

    “梅机关是情报机构,我来这里当然是想打听点消息了!”孙铮一脸的理所当然。

    “那您有携带有效证件吗?”这帮人看他这么老神在在,也吃不准这位是什么来头,一时半会还不好翻脸。

    孙铮想了想:“证件没有,不过我有能证明身份的东西!”

    嗯?众人感觉情况不太对劲,悄然站成防御阵形。

    孙铮原地轻轻一晃,常服变黑甲,头盔将面部覆盖,双肩探出刀柄。

    “判官!”

    “是判官!”

    这帮人喊的歇斯底里,刀枪都在手,却愣是没人敢先动手,只是竭尽全力想把消息传进楼里。

    一刹那,整个梅花堂像被开水浇过的蚂蚁窝,整个炸了营。

    天照大神呐,判官上门踢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