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斩碎诸天 > 第五十六章 没休息好,出现幻觉了吧?
    没等孙铮自己计划出炉,鬼子就给他发来了邀请函。

    天还没有亮,袁方就跑来砸门。不用怀疑,肯定是出了大事。

    面色凝重的将手中电文递给孙铮:“总部转来的消息,第一组在上海遇到鬼子伏击,11号重伤昏迷,其余四人个个带伤。经过地下组织营救,现在人已被秘密安置。12号和14号守护伤员。13号和15号继续在外面活动,吸引鬼子火力。”

    孙铮接过电文,确实有小队暗语,消息无误。

    袁方道:“根据我方收到的消息,小队是得到筱冢义男的行踪。刺杀时被对方设下的陷阱伏击,幸亏地下组织负责人带了人员增援,不然后果不堪设想。你也别着急,事情发生已经一夜,该发生的也都发生了。你就算能飞过去,也来不及阻止。现阶段,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李雪娟也匆匆追到前屋,听到这消息整个人都不好了。

    孙铮摆手:“战争就是这样,难免会有死伤。经历那么多次战斗,他们应该早有这个思想准备。老袁,距离咱们最近的机场在哪里?”

    袁方想了想:“晋中有个机场,不过中央军对咱们可不太友好……”

    “任适逸的地盘?”

    “对!”

    “给他发报,让他准备一架运输机,我到机场就马上飞上海!”

    袁方脸都绿了:“他能听?”

    孙铮冷笑:“他是少将,我也是少将。这点面子要是都不给,我就给蒋委员长发电,让他亲自派飞机!不信了还,堂堂国府少将,一架飞机都调不动,老子发通电,扔了这顶破帽子!”

    袁方还想劝,看一眼那快要冒出火的表情,扭头就走。

    孙铮静静坐着,李雪娟将壁炉火道开大,扔几块柴进去,屋子渐渐暖和起来。

    “我就特么想平平安安过个年啊!”孙铮叹息一声,将媳妇搂在怀里温存片刻,狠狠心,起身道:“你照顾好自己,我有预感,这次小队被暗算,就是山本布的局。不然以小队一惯的谨慎,不可能这么轻易就上当。他们这是替我趟了雷,我得去!”

    李雪娟点点头没说话,默默盯着他离去的背影,长长叹息一声。

    孙铮胸中怒火万丈,脚步加快几分。出山时,积雪残冰很难落脚,大意下接连摔了好几跤,这才慢慢冷静下来。

    走出山外,已经中午时分。来到官道,放出一辆越野吉普,这玩意是旅游时为了方便买来代步的,本来打算以后和媳妇二人世界时享用,现在也顾不上暴露了。

    一路疾驰,黄昏时分,越野车呼啸着驶入晋中军营。

    营门口,早有士兵在等候,孙铮也不废话,伸手推开副驾驶车门:“上车带路,去机场!”

    十几分钟后,越野吉普驶入军用机场,毫不迟疑,一路驶进唯一亮灯的机库。

    灯火通明的机库里,一群地勤人员正围着一辆造型奇丑的运输机忙碌,一脸肃穆的中央军666旅旅长任适逸少将双手环报,盯着这群地勤忙碌。

    嘎吱一声刹车,吸引了大多数人注意。这辆浑身泥泞的吉普车,任谁瞄一眼都挪不开眼神,实在太漂亮了!

    孙铮有意搞个震慑,与那带路军官下车后,伸手在车顶拍了两下,浑身是泥的越野车凭空消失。

    众目睽睽之下,这么离谱的事情,就那么发生了!

    “Oh,My God!”两声略显夸张的英语在旁边响起,原来是正在休息的飞行员,听到车辆行驶声,下意识的战场反应,跑出来警戒,却亲眼目睹了这反科学、反常识的一幕。

    “你是怎么做到的?”两个美国飞行员几乎异同声发问。

    孙铮稍稍皱眉,一摊手,用英语回道:“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车啊!车!那么大一辆车,你是怎么把它弄消失的?”

    孙铮一脸无辜:“什么车?你是没休息好,出现幻觉了吧?”

    “哇特?!”两个老外对视一眼,我们都看见了,怎么可能两个人同时出现幻觉?再说,地上的泥印清清楚楚,总不是凭空来的吧?

    两人还想问,孙铮已经上前和任适逸互相敬礼,问起了准备情况。

    两个老外拉着刚才带路的军官,满脸焦急:“李!你是坐那车来的吧?我看到了的,我看到了的!上帝作证,我真的看的很清楚,你就是从那辆神奇的车里下来的。你别说你没有!”

    军官很无奈,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索性一耸肩膀,修起了闭口禅。

    这让两个老外飞行员很是抓狂,不过毕竟是精英人士,很快就冷静下来,随即便明白了,那个当面欺骗自己的家伙,就是传说中的判官!

    “我明白了,原来报纸上说的都是真的!他确实有神奇的能力,却从来不肯承认!”

    “哇!太神奇了,神奇的中国人,神奇的判官!”

    “我们就是要给他执飞吗?哇哈哈,太荣幸了!”

    李姓军官一头黑线,老外的脑子还真和咱不一样,这一会一个念头,转的真特么快!

    任适逸向孙铮介绍情况:“你老弟的事,愚兄不敢耽搁。可咱晋中没有能飞那么远的飞机,只好向委座请示。委座接到电报,非常重视。从驼峰航线上,调了一架过来。委座说了,你老弟的事,就是现在咱们国府上下的头号大事!谁敢马虎,军法从事!”

    老蒋还真舍得!

    孙铮表达了一个符合社会预期的感谢,随后追问:“什么时候能飞?”

    任适逸道:“在驼峰一线执飞,对飞机损害很大。咱们机场技师又对这种美国新机不太熟悉,所以进度稍微慢了些。幸好有一队从陪都一起过来的地勤在帮忙,大家听说是判官的事,都鼓足了劲……预计夜里九点左右就能起飞。不过夜飞难度很大,还要躲避鬼子的防空炮,速度快不起来,希望老弟能理解。”

    理解理解,这么一算,飞到上海大约是午夜到凌晨这段时间,也好。

    任旅长趁机安排了宴席,连两位已经醒来的飞行员一起招待。孙铮没啥胃口,不过还是没有拒绝人家的美意。只是席间两个老外把注意力大半放在自己身上,让孙铮多少有点不习惯。

    对于这些为中国抗战出过力的“国际友人”,孙铮虽然不反感,但要说到如何感激,比起此进的国人,可就要淡的多了。他可不像别人那样子,完全相信国府宣传的那些,说什么国际友人是抱着一腔热忱,为了什么正义无偿无私的冒着重合危险跑来帮助中国。

    说到底,这帮人只是一群为了钱的雇佣兵。他们确实在抗战中出了力,但中美两国为此也付出了足以让他们不要命的报酬。所以说,这只是一场交易,非要把它上升到情怀层面,大可不必。

    此时的两个老外飞行员,完全一副小迷弟看偶像的目光,让孙铮有些迷茫。那帮外国记者到底都是怎么吹的?回头有机会得了解一下。

    夜里九点半,地勤通知检修结束,可以起飞。

    孙铮和两个老外飞行员走上飞机,机内已有九名机组乘员在等候。这些人其中有两个是机枪手,其余七人则是从陪都一起过来的机修师。现在又要搭机飞回去。他们这些人,加起来要飞十几个小时,中间停下还不是休息,而是检修飞机。

    确实很辛苦,但这是战争年代。在中国这种落后国度,像他们这样的技师还有许多,然而有飞机修的人却并不多。能被选来出任务的更是少之又少。

    孙铮心里多少有点过意不去,等飞机爬升稳定之后,便给舱内九人每人赠了一块手表。

    这是孙铮在逛奢侈品店时,用空间能力收录了数百种腕表图纸,经过空间优化后制作的顶级货色。有空间不受限的材料加工能力,可以将腕表做的更薄、更精密,同时也更坚固。

    这枚表的外观借鉴了百年灵系列的飞行表图纸,表盘大,字迹清晰,针迹明显,对比度高。表带背面还附带了一块高灵敏度指南针。对于从事飞行事业的人来说,简直就是量身定制的最佳工具。飞陀功能和防水能力,更是甩脱时代数十年。

    顺带着,两名老外飞行员也各送了一块。这让两个老外欢喜的差点凌乱,孙铮明显能感觉到飞行速度似乎快了那么一点。

    出于安全考虑,飞行路线经过了慎密设计,主要是为了避过鬼子那些防空设施。因此,飞行距离就远了许多,等飞机抵达上海附近时,已经凌晨三点十分。

    飞行员喊话:“Sir!上海有防空炮,我们只能擦边绕飞!”

    孙铮表示理解:“到距离上海最近的地方,打开舱门就行,保持高度,避免被发现。”

    不一会,副驾亲自跑来后舱,按下电扭,开启舱门。

    孙铮将所有人挨个拍了一把:“保重!”一扭头,扑出机外。

    副驾突然疑惑:“他带降落伞了吗?”

    其他人同时摇摇头。

    副驾大惊失色,想说什么,可一看其他人完全不在意,一副理所应当的模样,突然咧嘴一笑,关闭舱门,摇着头回了驾驶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