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斩碎诸天 > 第五十五章 我就想安安静静过个年
    卤猪头需要大半天备料,真正开卤却只要不到两个钟头就能完成。

    几个小的这几天放假,孙铮这里又管饭,又好玩,哪里舍得离开。

    孙铮乐得轻松,指点着几小将泡过几轮水的猪头,起锅焯水,又用冷水清洗,然后入卤料锅慢火卤煮。猪蹄也捎带着一起卤。

    卤锅转上小灶,醒好的发面揉团搓条,厚厚抹上油酥,搓圆压扁,小擀杆刷刷滚几下,做成一只长条状的油酥饼胚,大灶换上平底鏊子,大火烧的发烫,重重的刷一层油,饼胚往上一摆,滋啦一声轻响,一股油香顿时爆开。

    袁方和马德彪同时抽动鼻头,对视一眼,苦笑不已,这位爷,真是富家子弟!过日子都照这么个造腾法,金山银海能吃几天?难怪李雪娟不让他进厨房,这得是人家脾气好,换个厉害婆娘,不得把脸给挠破了?

    难怪他不愿意加入咱们队伍。习惯了这样过日子,怎么受得了咱们那种清贫?幸亏现在是友好合作,不然光是蹭这顿饭,都够得上犯错误!

    一锅油酥馍翻两次就熟,用竹编小篮子装了摆上桌。

    袁、马二位这时候是真的心猿意马,也不客气,一人捧一个就开整。桌上的咸菜、油泼辣子都不用碰,光是油酥馍本身的油、盐,就已是难得美味。

    两人嚼的开心,几个小的看的肚子直叫。

    孙铮抬腕看表,得,这一阵折腾已经过了四五个小时,又该开饭了。

    给几个小的使个眼神,第二锅馍很快出锅,卤锅里扯出猪头,挑一块肥瘦相间的腮边肉切下,案板上剁成碎末,馍馍从中劈开,肉末狠狠填进去。

    正宗腊汁肉夹馍,三小每人一只,捧在手里吃的吱吱响。

    马德彪直翻白眼:“你不是说腊汁锅子得到晚上才好吗?”

    孙铮点头:“对呀,现在还没好呐!不过不妨碍吃两口嘛。”

    这这这……

    袁方笑的不行:“你就别逗老马了,没看他为吃口肉连早饭都没吃?”

    孙铮忍着笑,又给这两个夹馍。

    马德彪边嚼边埋怨:“我就知道心急吃不到好东西,咋就管不住这张嘴哩!嗯,真香!哎呀,你说腊汁肉,我还当和腊肉一样,做好了挂着过年吃呢。”

    孙铮道:“都差不多,目的都是为了更长时间的保存食物。”

    忙活一通,猪头卤透,拎出锅,一股勾起馋虫的肉香顿时将厨房填满。

    老马很羡慕的看着孙铮忙活:“要不说咱是穷命哩,刚撑的翻白眼,闻到味又不行了……老袁,咱赶紧走,再不走要丢人了。”

    送走两个大的,又给三个小的每人装几个油酥馍,用油纸包严实,装在竹提篮里带回学校去,给同学们尝个味。

    猪头肉整张剥下来,耳朵、口条单理,猪脸根据形态切成几分,碎肉在内,肉皮在外卷成圆柱,用保鲜膜紧紧的裹上,铁盘里摆整齐,再用另一只铁盘扣住,上面重重压上块石板。

    冬季结冰的环境,露天放置一夜,再取出来,就是完全辨认不出本来面目的上等美味。

    脑花用小碗装了,吃的时候上锅热一热,洒点葱花就和豆腐脑差不多。

    哎呀,哈哈,想不到,咱也有做美食家的潜质!

    黄昏时分,李雪娟和李亚娥姐妹回来,孙铮捧出热腾腾的炖猪蹄,然而,并没有得到想象中的表扬。

    “你喂猫呐?这东西哪有肉,急死个人!赶紧弄碗面,把这汁拌点就行……”

    我特么……就这还是两个大户人家出来的,搞了几年革命,身份变了不说,连眼光也没了?

    一怒之下,孙铮再下厨房,翻出两个人头大碗。这是西北牛羊肉泡馍馆用的堂食大碗,平常人家很少用到。

    不就是想吃面嘛,满上!

    搞了两碗油泼面端上来,两个傻大姐吃的连话都顾不上说。呼噜噜,光听动静,就能明白为啥有个词叫女汉子。

    三下五除二,人头大两碗面就全被刨进肚。看那架势,连碗底一点油汁都恨不得舔干净。

    孙铮瞠目结舌,吃完了?吃那么急……别撑出个好歹啊!

    两人打个嗝,互相看一眼,重重坐回壁炉前,长长的呻吟一声,总算是缓过气了。

    孙铮赶紧捧上茶水消食,想劝这两位溜溜腿消食,又感觉这话出口会被翻白眼,还是算了。

    “你俩几天没吃啊?干粮袋呢,又送人了?”

    李亚娥翻个白眼:“早上赶时间,没在家里吃,带了干粮准备路上吃。结果……”

    李雪娟一甩手:“咱饿一两顿不要紧,那边是真的要饿死人呀!”

    孙铮不理解:“根据地一带还有这么严重的情况?咋没听老袁说过呢?”

    李亚娥道:“是难民!从河南河北过来的,这不是鬼子收缩兵力嘛,路上也宽松了,好些人就想到根据地来找口吃食。咱和白狗子不一样,人既然到咱这边了,就不能再眼看着饿死、冻死。”

    这觉悟,比俺媳妇都高!孙铮挺意外,亚娥姐进山才几天啊,时间和我差不多,咋人家这觉悟就升的这么快呢?

    要不说我党在政策攻势这一块,是真心牛逼!不光宣传到位,关键是执行力!

    别看基层干部大多不识字,做事也只有那么三锤两梆子,可就是这半块窝头,一口热水,把一个个要断气的性命救下来,帮一把,扶一把,拉一把,一直不离不弃的走下去。就是靠着这种看似可笑的挣扎,让星星之火,最终凝聚成燎原之势。

    再看果党那边,人才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官员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可是这些上知天文,下晓地理的精英们,偏偏不干人事!拍着脑袋,想一出是一出,所有的政策、法规,条条款款做的花团锦簇,结果却是脱离了实际,飘的不知道飞去哪里。后来,这帮人只能飘洋过海,跑去台湾躲在美爹的航母下,扮起了缩头乌龟。所有的本事只剩下了一张嘴:爷们祖上也阔过!

    收回飘飞的思绪,孙铮道:“撑过冬天就好了,库房里有几袋高产种子。明年找片地方种下去,撑上两年,啥都好了。”

    姐妹俩登时来了精神,拎着马灯兴冲冲跑去库房看种子。孙铮为避免麻烦,只放了几种这年头常见的作物,还有一些其他种子,打算等到开春播种时,适量的放一点做试验田。但光是狗头大的土豆,就足以让任何农户狂喜,更别提别的。果然,不过片刻,库房里就响起银铃般的笑声。

    孙铮不由失笑,李雪娟从未主动向他索取过特资。尽管知道孙铮有很多神奇的本事,却从没当面问过他。

    而孙铮也不会犯傻到想要救助所有人,说到底,抗战和革命,是全体国人的事。只靠一两个人,就妄想颠覆世界,救助全人类,那是白皮们才有的独特思维。中国人,只相信幸福要靠自己双手创造。

    这段日子带给每个国人的都是苦难,但同时于整个民族来讲,又是浴火重生的机遇。没有彻骨的苦痛,又怎么可能真正觉醒?!民众无法觉醒,谈什么凝聚力,都是耍流氓!

    孙铮能做的,只是尽量让自己身边的人过的更好一点。至于他们想怎么去帮助别人,只要他们有那个能力,孙铮自己肯定不会扯后腿,但也不可能无限度的帮助。

    鬼子收缩兵力可以理解,但要说一个判官就能把整个侵华鬼子赶出国境,那是开玩笑。不过这好端端的,他们为啥要放任流民出境呢?

    对了,上回在太原听说过,鬼子好像要搞个春季攻势?和这次流民出境有没有关系?

    嘶!猛一想,吓一跳。

    这帮狗日的真是毒啊!流民入境,国共两党都不可能坐视,尤其是根据地这边,肯定得先急着救人。可是相对那庞大的流民潮,几个小小的根据地,肯定忙的脚不沾地。这么一来,哪里还有什么精力去搞敌后斗争?

    正好,鬼子辖区里少了这么多不安定因素,他又能省出精力和物资,集中兵力搞大动作!

    关键是,你明知道他这一招很恶毒,偏偏还不得不吞下肚!

    我特么,手上有历史资料啊。

    翻出电脑,点开下载的资料查了一下,果不其然,44年鬼子竟然疯狂的大举进攻,从西、南两个方向同时发动,一连占领了数省之地。一度逼近贵阳,严重威胁到陪都。直到45年,盟国在欧洲大陆势如破竹,鬼子还试图在中国境内做垂死挣扎。后来,大家都知道了,美畜喂了两颗花蘑菇,直接一口奶死,从此沦为美爹的掌中玩物。

    想查仔细点也不现实,一是两个世界有差距,二是资料来源本就不怎么可靠,细节更是各种冲突。不过结合现有消息,鬼子明年要搞事是确切无疑的。

    难怪,马德彪突然跑来蹭饭,这家伙肯定是憋了一肚子话想说,不过最终还是不好意思开口,估计也是得了上边招呼。

    我就想安安静静过个年,怎么特么这么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