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斩碎诸天 > 第五十四章 老子怕婆娘是祖传的!
    孙铮回到一线天五天后,接到延安方面的来电,询问他开箱密码。

    箱子虽然只有两组密码,却需要解密两次才能开锁。暴力开启自毁的说法只是糊弄人的,但不知道密码想打开箱子,对这个时代的人来说确实有点超纲。

    确认资料已经交给了延安首长,孙铮回电附上开箱密码和次序,是两组数字:1945-0815和1949-1001。

    为啥选这两组数字?巧合,纯粹是巧合!

    一天后,延安发来电报,只有两个字:谢谢!

    进入腊月,年节气息渐渐浓烈。李雪娟带着一帮妇救会娘子军,整天翻山越岭送温暖,忙的两头不见日,经常不在家。

    倒是孙铮一天比一天清闲,每天练功锻炼做家务,然后整理资料。

    这天日头正好,媳妇又不在家。准备出门去外婆家蹭饭,就见山腰处一围了一大片人,有点好奇。

    原来是袁主任亲自操刀杀年猪,这是根据地民兵们自己养的,过年准备杀几头给大伙分肉。

    孙铮还没见过这种传统场面,也兴冲冲跑来山腰看热闹。

    风格粗犷的木架旁,一口大锅冒着腾腾热气,几个小屁孩今天放假,一个个兴高彩烈的拣柴、烧火。

    不一时,两个民兵抬着一头四蹄攒绑、倒吊在木杠中间的大肥猪晃悠悠出现。

    浑身乌黑的年猪挣扎着嘶吼,那个叫声真是惊天动地,惨绝人寰。

    随着猪叫声,沿途的人家纷纷冒头,各自挑块眼界好的地方,巴巴的瞅着二师兄上刑场。

    嘿!杀猪有什么好看的?真是……赶紧挑个眼界好的地方先。

    这玩意都挤着看,足见人民群众的文化娱乐活动还很匮乏,需要改善。

    大黑猪被按在木架上五花大绑,袁主任摘下眼镜呵口气,撩起衣角擦了擦重新戴上,磨了半天的尖刀竖起冲天,迎着阳光用指肚试试锋口,很满意的点点头。

    转身按猪头、捅猪心、抽刀闪人、举盆接血,一气呵成。

    猪叫声渐渐低落无闻,刀口喷出的心头血渐渐减少,整个过程,猪血没有一点浪费,全部被接入提前化入盐水的盆中。

    众人合力,解猪下锅,开水浑身一浇,各自负责一块区域,用一种遍布空洞的腐石沾水脱毛。

    三下五除二,一片欢声笑语中,黑毛尽除,露出白皮,黑猪变白猪,很神奇。

    两只大铁钩分别钩住两只后腿,往高架上一挂,袁主任穿一件油光闪闪的皮围裙,尖刀在手,一声清喝,自上而下一刀划过,猪内脏哗啦一声流出体外。

    几条狗兴奋的绕着杀场狂吼乱叫,想过去抢几口吃的,又有点怕袁主任那把刀。几只猫咪也不知什么时候悄悄出现在附近的树梢,瞪着圆溜溜的大眼,老神在在欣赏一群两脚兽忙活。

    想不到,外表斯文的袁主任,竟然这么爱演!

    杀个猪而已,哪儿那么多戏!

    难怪当初第一次见老袁,他用刺刀捅鬼子那么熟练,原来是杀猪练出来的。

    很快,猪肉被料理干净,猪头被卸下,净肉也被砍成两片。

    袁主任开始点名,随着每一个被叫到名字的人来到近前,手起刀落,分割下一串肉递过去,说几句勉励的话,对方欢天喜地而去。

    原来是这么个样子!难怪我党的政策宣传能够那么深入人心,只从这件事就能看出端倪。

    任何一个可以宣传政策的机会,他们都不会放过。

    这么一琢磨,好像杀头猪取得的效果,比砍一群鬼子都要强!毕竟砍鬼子是拼命,大家只顾着害怕了。可是杀猪不一样,这玩意是有切切实实的好处!

    唔,孙铮有点明白了。笑了笑,扬声朝着杀场喊。

    “老袁!猪头留给我!”

    正分肉的袁主任,和一群看热闹的群众纷纷将目光投向孙铮,哎呀妈呀,是判官爷!

    众人纷纷出声,要让袁主任把最好的肋条和五花给判官爷送去。

    孙铮笑着喊道:“你们懂个啥?我就爱吃猪头肉!要真觉得不好意思,俩前蹄也留给我。”

    两个小屁孩随即被点到,吸着鼻涕抬起猪头,一路欢快的送来孙铮家,后面跟着又有个小丫头,拎着两只猪蹄,踮着脚一路小跑追赶。

    厨房大锅添水,开始煮卤料,这是特意在西安一家传统小吃店买来的腊汁肉秘方料。

    现代社会,秘方早已失去意义,别说方子,你就算把调料配好交给人家,都没几个人愿意动手。连吃外卖都懒的扔盒子的世界,谁愿意花十几个钟头去做吃的?

    在抗战时期,各种秘方还属于传男不传女的范畴,就连加工过程也故意搞的很神秘,等闲不会允许别人旁观。

    孙铮这里完全不存在这种问题,几个小屁孩既然来了,正好当免费劳力用。

    孙家是妇救会大本营,李雪娟又很喜欢这些小孩子,这帮娃娃经常在孙家吃饭、玩耍,倒是一点不认生。

    两个男孩子都是十岁上下,一个叫丑牛,一个叫拴柱。都是战争孤儿,被安置在根据地的学校。

    丫头是袁主任的妹妹,不过七八岁,大名叫袁媛,小名叫圆圆。也经常来孙家串门,当然主要是和李雪娟亲近。

    两个男娃就被孙铮拉了打下手,旁边帮着泡猪头浸血水,除杂毛。孙铮给壁炉扔几块大木头,厨房温度蹭蹭升高。

    借着这阵时间,小灶开火烧水,西北名小吃油茶碗坨拿一块,用刀刮出半碗粉,开水锅里一洒,勺子来回搅,滚上几滚。

    这种传统美食是用牛油、羊油、猪油,按照一定比例熬煮,与炒熟的面粉加上调料混合,装入碗中冷却,凝固后就是个碗坨。吃时只要削下粉末,在开水里搅几下就行。营养、热量都有了,很是方便快捷。

    滴几滴香油,抽根大葱切成碎丝,早早掰碎的馒头往锅里一泡,搅匀乎出锅装碗,就是无上美味。

    先给三个小的每人来一碗,自己也搞一碗。

    四个人聚在厨房小桌边,呼噜噜吃的畅快。

    三小吃的肚皮溜圆,两个小子撑的直打嗝,圆圆有点不好意思,要帮着孙铮洗碗。

    孙铮也不至于真的剥削童工,还是让她去看火,自己洗碗收拾,那两个小的接着处理猪头。

    小丫头左盯右看半天,突然道:“判官哥哥做饭比娟姐做的好吃!”

    那两个小子也忙不迭点头。孙铮心里清楚,自己哪里有什么厨艺,不过是油重、盐多而已,这时代,大家都缺油水、没营养,所以才觉得他弄的东西好吃。李雪娟不是小气,只是习惯了节省用料。这种习惯很难改变,你就算放一座盐山在她面前,她做的饭,照样盐味很淡。

    孙铮竖起手指:“嘘!可别传出去?”

    丫头突然来了精神,两只眼溜溜乱转:“为啥?”

    “笨!要让你娟姐知道了,以后不是要让我做饭?我堂堂判官,有多少大事要忙活,怎么能整天围着锅台转?对不对?!”

    小丫头一脸鄙视的表情:“原来判官哥哥也怕婆娘呀!”

    孙铮吭一声被逗笑:“怕婆娘咋啦?不是哥给你吹,你出去打听打听,我爷爷孙半城晓得不喽?阳平镇一半房子都是他的!还不是照样怕我奶?我娘活着的时候,我爹在家里都不敢大声说话!就现在,你去梁后我舅家看,就算我外婆不发话,我舅也得乖乖听我妗子的话……”

    赶来送后蹄的袁主任和马德彪正好听到这段话,登时笑的上气不接下气。

    “建功你这张嘴啊……别人怕婆娘都臊的慌,生怕别人知道。这从你嘴里说出来,咋还觉得有理气长的嘞?”

    孙铮一副我光荣我骄傲的模样:“我是用事实告诉你们,我怕婆娘是祖传的!再说了,怕婆娘又不犯法!不用多缴税,又不用多纳粮。还有利家庭团结,能促进邻里和睦。那为啥不能怕婆娘嘞?”

    两人听的乱翻白眼:“你也不怕教坏小孩子!”

    孙铮嘿嘿直乐:“咋就教坏小孩子了?你们这些人呐,就是大男子主义泛滥。这是要不得的,连这个坎都过不去,还谈什么妇女解放、男女平等?你掰着指头数一数,历史上那些成功人士,哪个不怕婆娘?李世民怕婆娘,才能开创贞观盛世,成为千古一帝!隋炀帝不怕婆娘,丢了江山不说,连脑袋都保不住!朱元璋怕马大脚,不是照样造了元朝的反,做了皇帝?!崇祯倒是不怕婆娘,最后只能上吊!这说明啥?要想成大事,就得怕婆娘!”

    咦?

    袁方和马德彪都被说迷糊了,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可是人家有证据。难道真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