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斩碎诸天 > 第五十二章 人间不值得!
    在新加坡稍做停留,孙铮上网搜新闻,很遗憾,关于自己的消息一点都没有。

    想想也对,国际惯例,就算要报失踪,也需要失联七十二小时才能立案。

    那两人费尽心思布下杀局,早就清理了手尾,恨不得没人知道,怎么可能会主动报案?!当然一点消息都不会有。

    从新加坡去大马龙运码头,距离不过几百公里,最快捷的路线就是经坐火车经吉隆坡绕道,顺利的话,半天功夫就能到。

    顺了个钱包,连人脸一起换上,直接变身当地人,顺利抵达龙运。

    龙运是个港口城市,为啥旅游要在这地方落脚?当初孙友良和黄艳的说法,是黄艳有个亲戚在这里做生意,有熟人照应,更方便嘛。

    孙铮当时傻乎乎的信了,被他们安顿在民居。他们又说确定了关系,想过点二人世界,让孙铮自己好好玩,结果,是早憋着坏心制造不在场证据!

    溜溜哒哒来到原来入住的民居院落。这是海外华侨创办的民宿,和大多数华人产业一样,管理相当佛系。

    这破地方监控有没有用都不一定,走到自己房间,根本不用钥匙,一个念头门就从内打开,屋里东西保持着那天走前的状态。

    很显然,那两人为了避嫌,还没走报警流程呢。也就是说,明面上,他俩还不知道孙铮“失踪”了呢。

    走一圈,并没有碰别的东西,只是收走了背包中那台平板电脑。

    手机已经落入敌手,估计早就毁尸灭迹。现在能证明自己身份,登陆自己帐号的,只有这台平板。

    街对面的露天茶座,点杯饮料,坐等仇人出现。

    打开平板,登陆帐号,翻看着之前大家一起其乐融融的照片,似乎是上辈子的事……已经是上辈子的事了!

    平板连上网络,跳出个提示,是一封业务邮件。点开一看,是伟民律师事务所发回来的确认函。

    自从某次被人用合同骗过,孙铮就采纳同事意见,聘用了伟民律师事务所为工作室审核合同,虽然每年都要花一笔钱,但自打有了律师,再也没因合同出过差错。而且业务方面,有个律师背书,也显得比较高大上,出门做生意反而更加顺利。

    下意识就想回复,转眼一想,咱都特么是个“死人”了。如果空间没有那个时限提醒,孙铮可能还会想个法子恢复身份。现在嘛,好像没必要了!

    本来就只能在这个世界呆一个月,难道还要像以前那样整天为钱忙碌?简直搞笑!

    以孙铮现在的身家,可以很负责任的说,赚钱就是个负担!

    唔……咱也是有律师的人呐,无亲无故怎么了?有业务关系也行啊!

    点开邮件,撰写了一份“生前遗嘱”,大意就是说这是一封自动邮件,如果自己48小时没有登陆,就会自动发送给相关人等。

    其中,将工作室股份做了拆分。其中10%赠予李伟民律师,并委托他做为工作室法务顾问。又赠予从工作室起步就一直跟着自己的四个老员工各15%。算是对这几位老兄弟有个交待。

    其余30%股份则留做工作室持续发展投入。

    工作室事务,由郭杰和李丰二人共同主持,如果两人意见相左,由五名股东共同投票决定。这两人从跟着自己开始,就一直互相看不顺眼,但业务能力都很强。希望以后没有自己的日子里,不会打架。

    黄艳和孙友良等人,依旧做为员工留用,但因众人工作年份较低,暂时没有股份。以后是否赠予股份,由工作室股东自主决定。

    写完这份“遗嘱”,孙铮又给每个人都写了一封“告别信件”,将自己牵挂了大半年的事情逐一做了交待,随后统一发送。“后事”就算打理干净了。

    互联网就这好处,这边一点,那边就能收到。

    只过了短短几分钟,平板就不断跳出提示,是那些收到消息的人试图联络自己。

    孙铮没有点开看,硬着心肠将平板收入空间。

    想想真是悲催,奋斗十几年,财产都不知道留给谁,我特么在这个世界只是个孤鬼!

    脑中突然闪过一个人影,其实还有个亲人!

    孙铮妈妈当年改嫁,几年后也曾悄悄回去看过他。但孙铮那时过的很辛苦,非常愤恨她抛下自己的行径,根本就不愿意理她。几次之后,她也绝了心思,再没出现过。

    以前孙铮有意无意的不去想她,可是经过一场生死,又见过抗战时期人们的艰辛,有些理解她了。

    可惜,断绝往来许多年,也不知道她这些年过的好不好?

    要不要……算了,既然早就放下了,又何必再去揭那层疤?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

    吱!一声急刹,街边停下一辆出租车,两个人先后钻出来,急匆匆冲向民宿。

    哟,这是收到消息了?要不说信息时代好呢。

    孙铮嘴角勾起个灿烂笑容,满怀发财梦的蜜月被打断了吧?

    哈哈……越想越可笑,有了那几封邮件和相关文件,所有的资产都将分配给那些老兄弟,这俩一毛钱都捞不着!

    辛辛苦苦布局,折腾大半年,不惜杀人害命,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真想当面问问这两位是个什么心情?

    孙铮的杀意突然就消失了,比起杀掉这两人泄愤,还不如看着他俩能有个什么好结果。

    有句俗话说的好,欲泄心头恨,钝刀斩仇人!

    根据事物发展规律,合伙作案往往会因分赃不公内讧。这两人面对无赃可分的时候,又要背着沉甸甸的心理负担。交付演绎出什么故事,很是值得期待呐。

    哟,这么一想,杀了他们岂不是太便宜了?

    嘿嘿,越想越有意思。

    再说,要不这两人,这主角命也轮不到咱头上啊。

    得嘞,判官爷心情好,放生了。

    拜拜吧两位,祝两位百年好合,早生孽子。

    很快,民宿经理被惊动,匆匆跑去孙铮房间。接下来肯定是老套的报警,走流程,毫无新意,也必然不会有什么结果。

    这边警察效率还挺高,毕竟靠着国人旅游撑着大半产业,一出事都挺上心。

    孙铮看到了录口供的孙友良和黄艳,也听到他们的不在场证明。同样的,也看到了他们脸上那焦急的神态。孙铮相信,他们现在这表情确实是真的。

    失去继续观察的兴趣,孙铮上街溜了一圈,探听到今晚就有一辆捎货回国的货轮。

    现在国货全球倾销,这种港口每天出入的货轮至少有一半都和中国有关。

    等到夜色降临,孙铮妆成船员混上货轮。找了个隐秘角落,倒头大睡。

    两天后的深夜,孙铮回到阔别数年的家乡。在各种惠农政策实施下,曾经贫困的小乡村早已旧貌换新颜。

    孙铮没有进村,他趁着夜色,悄然来到远离村子的祖坟所在。默默的拜祭了父亲和爷爷奶奶,在他的记忆里,只有这三个人才是真正关心自己,让自己对“家”有概念的。父亲死后,母亲改嫁,一切都变了。爷爷奶奶活着的时候,虽然尽量在照顾他,但毕竟还要受大伯一家各种为难。

    自己家人尚且如此,更遑论别人!

    爷爷奶奶去世后,孙铮彻底变成了大伯一家的眼中钉,肉中刺。不要提什么骨肉亲情,为了那么点钱,这一家人的种种丑态简直令人作呕。

    虽然这里曾是生养他的地方,但他对这里没有丝毫留恋!

    或许就是这种苦难,让孙铮对亲情越发珍惜,这才对曾经照顾过自己的老板一家视如亲人。可到头来……

    在抗战世界,外婆和舅舅一家,还有媳妇李雪娟,才真正让自己感受到“家”的温暖。那些邻里、战友,与自己相处虽然也有些功利心,但毕竟不像现世这么薄情。

    经历过一场生死,亲历战火,手上也沾了数千人的血。如果算上被自己影响的那些,得有上万人死在自己手上。

    不到一年时间,这些经历却比孙铮前半生三十几年加起来都要精彩。也让他的精神和意志力获得了新生。更加开阔了他的眼界,使得他看问题的眼光、角度,再不复以前那种小民心态。

    有空间神器在,赚钱这种事可以说毫无难度,什么科技产品、大师手工,只要有样品有材料,想要多少有多少。可对于一个已经“死掉”的人来说,钱多钱少又有什么意义呢?

    这静好的岁月,不必为糊口奔波,却已不再值得留恋。

    此时,真的可以说一句,人间不值得!

    噫!不如归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