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斩碎诸天 > 第五十章 只是想回去看一眼
    判官的明文通电,直接引爆了世界舆论。

    有关判官的新闻,本来就被各国新闻吵的热火朝天。突然又蹦出个本人通电,还是对着一位方面军司令直接嘲讽,可以说相当刷新三观。

    但随着这份貌似玩笑的通电,很快就有人从鬼子大本营确认,原来的派遣军第一军司令筱冢义男确实在几天前悄然卸任,直接飞回本土后,没了踪影。而原本被任命继任他职务的岩松义雄不但没有因为升职开心,反而缩在石家庄不挪窝。

    紧随着这些消息,又传来了判官继单挑平安县之后,又以一人之力,逼降太原三万余守军的消息。其中,当然免不了要提一句,当天在众目睽睽之下,判官以剑召天雷,将城外两处军营炸为齑粉的神奇场景。

    种种消息令人目不暇接,最终一锤定音的,是《太原审判》画册的大量流传。

    看着照片上那些被一排排送上靶场枪毙,死后又堆成“京观”的恐怖场景,很多人当场就吐了。但这种场景,不得不说很解恨,于是一边吐一边看,受不了扔一边,缓过来再翻着看……

    民国这段时期,是个很神奇的世界。最独特的现象,当属“通电”。

    有了公共电报,许多新闻媒体往往借助自家电台,接收各种通电文稿,做为第一手消息发表转载。算是这个时代最为先进的消息渠道之一。

    于是乎,军阀打了败仗,通电下野。哪家公司开张,通电贺喜。

    名人结婚生子,也能通电同庆。

    到后来,鬼子侵华,国府节节败退。双方同样免不了各种通电打嘴皮子官司。

    现在,通电领域终于混进了判官这么一号独特的存在。

    成功潜伏在上海的特战小队,在报纸上读到这段消息,一下就明白了教官的意思。这是告诉他们,可以开始动手的意思。

    新闻界还在消化判官以一人之力,逼降太原,并当众枪决四千多战俘的消息。

    随之,便是上海突然接连发生数起鬼子军政官员被刺杀的消息。

    连接一周,每天最少三起,最多高达七起。死的人有的是军官,有的是政府要员,甚至还有某些侨民领袖。这些人之间,除了都是侵略者的身份之外,并没有其他明显特点。

    新闻界再次哗然,这个判官,还真是一点顾忌都没有!

    激进派报纸大肆宣扬,认为这种行为大大激励了国人的抵抗勇气,也充分证明了鬼子不过如此。

    也有保守派认为我们做为礼仪之邦,不应沦落到与对方同样的下三滥。

    当然,也免不了有一些亲日媒体,各种抹黑,认为判官这种手段,不过是国府无能的又一铁证,只能由鸡鸣狗盗之徒耍些见不得光的把戏。

    口水仗满天飞,特战队却依旧神出鬼没,连续出击一周后,突然沉寂。亲日媒体还在猜测是不是已经被消灭,突然就传来北平某政府机构被刺杀数名要员的消息。

    北平方面全城戒严,草木皆兵,准备迎接判官那连绵不绝的攻击。却在苦等数日后,发现天津的情报机构被一把火烧的精光。

    判官这种神出鬼没,动辙千里的飘忽劲,让全世界都大开眼界。原来,超限战术还能这么玩!

    然而令人惊讶的是,尽管连大本营方面都已表态,认为西河子沟事件是个悲剧,是完全不应当发生的恶劣事件,但最应该承担此事的主要负责人,被判官点名的筱冢义男,却始终不见缩影。

    根据日方消息,筱冢义男从太原离开后,并未返回本土。而派遣军方面,也因他去职,已经失去了行踪。

    堂堂帝国少将,一方大员,消失了!

    就连日本的媒体也纷纷谴责这种不负责任的行为,认为筱冢已经失去了军人的武勇。此时此刻,不管是为了帝国利益,还是个人名誉,他都应该勇敢的站出来,自己面对判官,制止这种毫无底线的恐怖主义行为。

    在外界因为判官吵的沸反盈天时,孙铮已经悄然回到一线天。

    太原城自有国共两党接收,俘虏也被分批遣送到各地改造,编入反战同盟军。

    专业的事情,当然要交给专业的人去做。趁着有空,好好和媳妇亲热几天才是正经。

    攒够了回家门票,孙铮没有直接返回原世界。他不知道这个空间还能不能再送他回来,所以,在离开前,他想把所有事情都打理好。

    尤其是媳妇李雪娟,虽然之前曾经有过思想上的纠结,但在一个被窝睡了半年,所有的纠结都不再是问题。两人的感情也一路升温,让他重新找回了当年初恋时的感觉。

    转眼又想到,自己回到原世界逍遥时,这边的媳妇和亲人不光要承担自己不在的痛苦,还要面对种种苦难。

    大半年相处,让他已经完全融入到这个世界。亲人们之间的感情,也让他感受到了原世界不曾有过的温馨。

    这种种感情,让他有些割舍不下。但他心里很清楚,自己毕竟不是这个世界的人,终究有一天要离去。

    所以他想趁这机会,多补偿一点,多和媳妇再温馨几天。

    回到一线天,孙铮每天也只是做些家务,和媳妇聊些未来发展的话题。借着聊天的机会,讲了许多对未来趋势,不动声色的指点媳妇种种应对方法。

    时间进入腊月,根据地的年味越来越浓。

    孙铮找了个借口,独自一人踩着积雪出了山。

    他怕自己再沉浸下去,会舍不得离开。再说了,也不一定就回不来,他只是想回去原世界再看一眼……嗯,报仇这种小事,完全不值一提。

    出山后,孙铮没有惊动任何人。找了个偏僻山坳,准备回归原世界。摘下腕上手表,拧足发条,瞟一眼时间,轻轻放在地上。

    回头看一眼白茫茫的一线天,再扫一眼苦难的华夏大地。心中颇多感慨,就算这只是个虚拟世界,他也在这里度过了一段充实的人生。

    心里记挂着原世界的亲人、仇人,现在要离开了,还真是有些舍不得。

    多谢那些鬼子送来的杀戮值,让咱有了回家的门票。至于筱冢义男和山本一木,没有大军不过是两条丧家之犬,如果我再回不来,那算他们运气好,如果我能回来,迟早让你吃那一刀!

    意识沉入空间,光屏上鲜红刺目的一万五千多杀戮点,是那么的喜人。

    一个念头,杀戮点被扣一万,空间大殿中那扇心心念念的门户渐渐鲜活起来,眼前只是一花,身边已经不再是积雪茫茫的大山,变成了蔚蓝的海水。

    靠!

    这大半年过的太充实,都特么忘了这茬,当初自己是被人扔在海里喂鱼才挂掉的,这是又回到了现场?

    空间放出一只充满气的汽车内胎,带动孙铮飘乎悠悠浮出水面。

    四下环顾,大海啊,你全是水!

    特么的,四下里完全看不到一点参照物,这是啥鬼地方也不知道。只记得当时被人用快艇运了很久才抛下海,路线什么的,完全不知道。

    而且,自己在那个世界呆了快一年,这里过去了多久也是个问题。

    嗯,不着急。深呼吸!

    哇,熟悉的工业废气味道,就算在海里,也能嗅得到!别问我嗅觉有没有那么灵敏?问就是感觉!

    空间神器在手,还有五千多杀戮点,物资更是不缺。这还急个啥?

    先做个海上堡垒……呸!是浮岛,两排充气内胎打底,上面铺几层木板,再摆个躺椅,撑个遮阳伞。

    不缺吃不缺喝,还要啥自行车?飘到哪算哪呗!

    至于仇人么,既然回来了,迟早能碰上,一点都不急!

    当务之急,是研究一下空间,还能不能再回亮剑世界。这个很重要!

    意识沉入空间时,孙铮脑中闪过一个念头,在那边挂着这边,回到这边又念着那边,我是不是有点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