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斩碎诸天 > 第四十九章 有种屠杀平民,没种和我照面!
    下午两点左右,又一场大雪不期而至。

    太原城里数万百姓,非但没有躲在家中取暖,反而三五成群,扶老携幼,呼朋唤友,纷纷走出家门,顶着风雪跑上城墙,甚至走出城外,看热闹!

    东门外的大校场,崩豆般的枪声已经响了好几个小时,依旧在保持着某种特殊规律,不时响起。

    人们站在城头,远远的望着,就在漫天飞舞的雪花中,一队队鬼子士兵,被押上刑场,一声令下,被集体枪毙。

    枪响过后,有专门的士兵匆匆上前收尸。之前开枪的士兵同时收枪离开,换上新的行刑队。

    随之又会押来另一队待决犯,继续下一个循环。

    如果仔细瞧就能发现,无论是押解的士兵,还是行刑的士兵、收尸的士兵,穿的衣服都和那些被处决的罪犯一样。

    这些杀人的、被杀的,都是小鬼子!

    远远的,另有一部分穿着伪军服色的士兵,端着枪在维持秩序。只不过,无论是行刑的还是被处决的,并没有任何人有丝毫的异动。倒是经常有百姓试图冲近刑场,搞的士兵们不得不临时拉起警戒线。

    太原的百姓们兴奋的看着这一切,昨天之前,还是凶神恶煞的小鬼子,短短半天就转了性,变成了待宰猪羊,甚至还要帮着宰杀同伙!

    这一切,都是那位从阴司还阳的判官一句话的事!

    不明究里的百姓向别人打听,才知道原来鬼子也分三六九等,那些被枪毙的都是早年来的鬼子,或者手上沾过国人血的凶手。而那些行刑的,都是朝鲜来的二鬼子,负责收尸的,都是台湾来的二鬼子!

    这些二鬼子们,大多都是新兵,一大半甚至连战场都没上过。根据八路长官们的说法,这些人也是被侵略的亡国之人,和我们国人一样,都是被压迫,被奴役的!

    所以,他们属于可以被争取,被改造的一部分。

    切!听说为了这事,八路的长官还想和判官爷顶牛!说什么杀俘不详!

    八路啥都好,就是这心忒软!滥好人!这是小鬼子呀,没人性的,你不杀他,难道留着过年吗?

    还是判官爷说的好,这不是杀俘,这是审判、处决罪犯!这些人,都是在我们国家,犯下血案的凶手!处决凶手难道不是坚持正义应该做的?

    还说啥要尊重生命?

    判官爷说啦,以血还血、以命抵命,才是对生命最大的尊重!

    判官爷说的真好,他杀咱的人,就该给咱抵命!凭啥他杀了人,一句放下屠刀就能立地成佛?他的命比咱的贵?那岂不是自己都觉得自己下贱?!

    瞧瞧,八路那帮长官,为这事已被判官爷关了禁闭,现在是国党那边的人在管事。

    你说这些白狗子,啊?以前的时候多凶多狠,那是一点不比小鬼子差。现在咋见了判官爷就乖的跟灰孙子一样嘞?

    啧啧啧,不得了,你瞧那些二鬼子们,下手真叫一个狠。枪毙没死透的,上去就是一刀!哎呀呀,这是给判官爷纳投名状呐!

    纷纷扰扰中,历时三个多小时的集体处决宣告结束。

    这一场处决中,总共枪毙了曾犯有血案的鬼子四千两百余人,剩下的鬼子本土新兵和二鬼子们,尚有一万九千余人。经过这场从身体到灵魂的洗礼,已经完全折服在判官大人的威严之下。

    至于那些所谓民愤极大的铁杆汉奸,孙铮压根提都没提。这些都是将来光复之后,政府内部事务。他连最铁杆的崔帅,也只是一句话免了职务,罚他在城头立规矩,更别提其他的小人物。

    眼下,孙铮更关心的是宣传工作。

    随着城外一声命令,“执法队”们先后收兵回营,留下摞成一整排冻成人墙的“京观”摆在寒风中。

    十几位举着相机的各色人等,先后排着队伍,从各处角度对这排“京观”拍照。

    拍照结束,才轮到早等在旁边的另一队二鬼子,将尸体抬起,扔进早前挖好的大坑中填埋。

    整个过程,那些举着相机的人全程跟拍,事无巨细,确认将每个细节都忠实纪录下来。

    传说中被关禁闭的地下党太原负责人宋文杰,和几个地下党同志此时也站在城头,听着耳边百姓们的议论,纠结的表现越发纠结,完全不知道这种情况应该如何向上级汇报。

    “算了吧,老宋。毙都毙了,埋也埋了,现在说啥都晚了。判官不是说了嘛,这些二鬼子的后续思想改造,还是要交给咱们。还是想想在这方面怎么做工作吧!听说这些鬼子里,也有不少本土鬼子没犯血案,活了下来。这些人,如果能把思想扭转过来,对咱们的反战同盟,可是一股不小的力量!”

    宋文杰长吁短叹:“当着人家的面,处决了战友。这是要把仇往死了结啊!这个思想工作,还怎么做?”

    “你这个人呐,就是死心眼!判官不是说了嘛,鬼子的想法,和咱不一样!”

    “都是一样活生生的人,咋能不一样?”

    “你看你,还来劲了是不?那要都像你说的一样,小鬼子为啥那么没人性?连平民百姓都要杀?判官说的对,这就是没开化的畜牲!这种玩意,你得先打到他疼,给他立规矩!等他学会了规矩,自然就文明了!”

    宋文杰气结:“你!你怎么和判官一个腔调了?你的原则在哪里?咱们的组织纪律还要不要了?”

    另一个连忙出来打圆场:“老宋、老姚,都别吵吵了,大家都是为了工作!现在发生这事,那超出了咱们的权限了嘛!怎么处理,那还得等人判官那边发话才行。别忘了,为这个事,咱们连城防任务都被下了!这个事,就是老宋你太坚持原则,冒犯了判官才造成的!你别急着分辨,你先想想,因为这个事,咱们的工作是不是更加艰难了?明明开展群众工作是咱们最拿手的,为啥这个事情上,咱们被拦住了?”

    “对嘛老宋,原则这个东西,它得圆啊!”

    “我就是担心,这杀俘的消息,一但传出去,咱们的处境……”

    “那也是人家判官考虑的事!你瞧瞧,人家还怕传不出去呢,连鬼子随军记者都用上了。就是要把消息向全世界发布!”

    宋文杰也是无奈:“只好走一步看一步啦,反正咱也挡不住!这个判官呐,可惜了!”

    被老宋可惜的孙铮,看着大型执法结束,扭头就冲旁边的司号军曹道:“发报:筱冢义男!你果然是识时务的俊杰!你有种屠杀平民,没种和我照面。我到你的司令部,你却扔下自己的士兵逃跑了!你的果断,出乎预料,佩服!为了表达对你的敬仰之情,我将随机刺杀一批倭国军政官员!顺报侵华诸部悉知,勿谓言之不预也!”

    司号军曹捧着电文夹,一副文书模样刷刷刷记录完毕,抬头看孙铮:“大人!这电报发往哪里?我之前已经试过,通讯处的电台,已经无法与大本营和其他部队联络了。大本营方面,启用了新的通讯方案。”

    孙铮冷笑:“明码,通电!让那些记者,把今天拍的照片尽快洗出来,整理出来,编写《太原审判》手册,印上十万八万份,挑几队士兵,让他们带去大同、阳泉、石家庄,所有在华驻军,能联络上的,都给他们发几份!去上海、天津,给各大媒体都发上,要让全世界都知道!”

    司号军曹记录完电文和命令,下意识就把文件夹递过来要签名,孙铮一愣,还是接过来扫了一眼,确认无误,空间里临时做个伞标印章,啪的盖了上去。

    司号军曹匆匆去传达命令,孙铮突然失笑,想不到,咱也有当官领兵的时候。更神奇的是,咱做着国府的将军,却领着鬼子的兵!

    果然活着好,总是有不经意的惊喜。

    比起这些,还有更让孙铮高兴的。到今天早上为止,杀戮值飙升至一万五,来到这个世界大半年,终于凑齐回家的路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