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斩碎诸天 > 第四十七章 九天神雷,以剑引之!
    孙铭巴巴等在半道,也是想劝孙铮几句,不用说,这就是他升官的条件!

    照那帮人的说法,鬼子都让出了半省地盘,也算是给三百多死难乡亲有个交待。你再去搞他,会不会引来反弹呢?

    对于这种说法,孙铮不想说话,并且扔过去一个白眼。

    就是这种怂包心理,才搞的天朝上邦一怂再怂,如今人家都把刀架脖子上了,都还想着用什么狗屁的礼仪、教化去感化?

    把自己的安全寄托在敌人的仁慈之心上?想屁吃呢!

    本来三哥升官是挺高兴的事,可你特么官升了,胆却小了。岂不是危害更大?

    不开心!

    孙铮气的连接风宴都没参加,直接甩脸子走人。

    孙铭急的直喊:“老六!你这暴脾气哟,怎么就不知道退一步呢?人家毕竟让了一步嘛。”

    孙铮边走边说:“那是他一厢情愿!闯进你家,抢你家东西,强奸你的姐妹,屠杀你的亲人,然后告诉你,对不起,我错了,我这就退出去。你觉得这是胜利?你就心满意足了?孙团座!我祝你步步高升、公侯万代,要是不多生几个,怕是不够人家杀的!”

    孙铭登时气结,紧追的脚步生生刹车。太恶毒了!

    哎呀,伤口都要气迸了!

    警卫员赶紧上前扶着,孙铭叹息道:“瞧瞧,为了这顶破帽子,我兄弟都不认我了!特么的,以后谁再敢用这种破事来烦老子,老子就吐他一脸血!这狗怂脾气哟,谁爱劝谁去,我还想多活几天!”

    身后不远处,一位军官目睹这一切,匆匆离开。不用问,自然是去汇报。

    他们不理解,孙铮更不理解。我一觉睡五天,你们这是想一辈子装睡?!

    特么的,鬼子犯下血案,现在却是蒋委员长先一步出面安抚?

    哥俩一起升官,实职团长,多有面子!

    可谁为西河子沟那些乡亲想过?!

    你们特么竟然合起伙来给鬼子擦屁股!

    靠这样的领袖,这样的政府,这样的军队,中国能好得了?呸!

    老子不管你让出多少,我特么又没请你来!

    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当是你家后院?问过主人没有哇!

    气呼呼的孙铮又扔了一辆车,空间里一翻,三轮摩托只剩最后一辆。

    啧,得记着这个事,鬼子那边这玩意不少,留神再收几辆。

    这一次,为了避免再被人纠缠,又遇一座小城时,直接收了车,换了常服通过。

    埋头赶路大半天,黄昏时分,一座明显高大的城池映入眼帘。

    举起望远镜一瞧,高耸入云的城门楼子上,膏药旗被冬风扯的乱抖,打摆子一样。

    太原!

    再往城下看,啧啧,不得了。到底是大城,城外就有好几座军营。也不知是刚撤回来的,还是本来就驻这里的。

    每个营门处,都是熙熙攘攘,人来人往。各种车鸣马叫,还挺热闹。

    哼哼,这么热闹,晚上让你更热闹!

    孙铮掉转车头,驶向太原东南方一座小山。

    鬼子入晋以来,先后执行数次三光政策,太原又是军事重镇,附近早就被清扫的没了人烟。

    孙铮找到一处小山坡,顺着地势刨个坑,搭个窝棚,放出雨布、毛毯,厚厚的铺了一层,连手表都再上了次发表,埋头大睡。

    凌晨两点,孙铮悄然出现在距离城南军营不到一公里的地方,因为积雪未消,将身上战甲变成白色,绕着军营转了一圈,发现几个暗哨,直接请进空间一游,再放出来就是冻死的模样。

    也不知道筱冢老鬼子是在哪座军营,不管了,说杀三万,就杀三万。堂堂判官,不能说话不算数!

    几百上千用刀砍还行,三万人,就真的排成队让你砍,三五天也不一定砍得完。

    这种情况,当然要变通了!

    悄悄潜入军营,几处仓库都转了转,重点照顾了军火仓库,尤其是有炮弹的仓库,全部打包进空间。

    以他现在高达40点的敏捷,稍微用点心,一般人根本发现不了。

    花费一笔杀戮点,将各种军火批量改造成大号“没良心炮弹”,将定时装置调转在炮弹中间。解放军那种也就几十斤重,孙铮手上又不缺材料,又不担心发射距离,当然越大越好,最少也一百公斤起步,个别大的超过了两百公斤。为了隐藏,他将这些炸弹外观做成了油桶、沙袋之类,就算一时被人发现,也不至于当场识破。

    鬼子冬季七点出操,引爆时间就定在早上六点半。为了增强效果,一共制作了三百多枚炸弹,花了两个多小时,给两处军营里分别放置。这叫雨露均沾,不偏不倚。

    六点左右,军营里已经开始有人起床,各种人声逐渐增大。

    孙铮早已潜行到首义门下。双刀在手,插入墙面向上爬。三十几米的城墙,几分钟就登了顶。首义门楼比城墙还要高几十米,原本是阎老西当政时,用来宣传产业救国的展览馆,现在已经沦为鬼子哨所。

    门楼毕竟不如城墙,鬼子也不怎么重视,建筑多少有些破败。往上爬时,一个不小心,将一大片朽坏的墙体撬动,脱落后重重砸在城头。

    这声响顿时惊动鬼子哨兵,先是鸣枪示警,随即数队哨兵先后出现,将门楼团团包围。

    此时,孙铮已经成功登上门楼屋顶,站在首义门楼顶上,整个太原城一览无遗。

    身上的白甲,此时也换成了标志黑甲,肩后高高冒出的刀柄,头上诡异的面盔,无声无息出现在城门楼子上,种种异样,足以证明判官身份。

    楼下鬼子中一人高喊:“判官阁下!我们已经撤出晋中,让出数十县城池,为何阁下还要咄咄逼人?”

    哈哈……

    孙铮仰天长笑,伸出双手虚指天空:“我孙某人自问也算见过世面,可是像你们倭人这么不要脸的,还真是从来没见过!你们侵略别人家园,现在被吓到怂包,把这叫退让?我们收回自己失地,你们觉得这是咄咄逼人?”

    没等鬼子回应,转头面向城外军营:“让你看看什么叫天理昭彰!”

    一翻表,嗯,时间差不多了。呃,要不要玩个玄幻版?判官嘛,有点神术傍身也是很合情合理的事情。

    右手一翻腕,抽刀在手,一刀将膏药旗砍落,虚虚向前一指,嘴里大喊:“九天玄刹,化为神雷!煌煌天威,以剑引之!”

    随着手中长刀虚空劈下,远方军营突然霹雳一声,整个太原城好像被人迎面拍了一巴掌,地震般打了个晃。

    惊天动地的爆炸声,狠狠撞进耳蜗,所有人同时脑袋嗡的一声响,仿佛被人来了一招双风灌耳。

    随即,两处军营中,同时爆出两朵硕大的烟火蘑菇,冲天而起,渐高渐大。

    片刻之后,一道迅猛的冲击波狠狠扑上城头,将整个首义门楼撞的摇摇晃晃,无数破砖烂瓦纷纷掉落。

    城头上,那一圈鬼子哨兵都看傻眼了。

    刚才出头说话的鬼子首领,颓然跪倒在地,哭的声嘶力竭:“为什么呀?!为什么呀?!明明是正义的圣战,苍天为何要降下神罚?!天照大神啊……”

    说着,突然抽出刀来,狠狠往自己胸口一扎,身子软下去的时候,嘴里还在喃喃低语:“圣战,圣战……”

    变故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旁边一群士兵都没反应过来。

    等发现长官自杀,再看城外火光中惨呼奔逃的战友,望一望头顶那个神魔一样的高大身影,一个个风中凌乱。

    城外军营中,不时会跑出几个火人,跑着跑着就扑倒在地,抽搐着失去生机。漫天的大火中,到处是呼救声、哭喊声,还夹杂着不时被大火引爆的殉爆声。

    鬼子哨兵们傻乎乎的看着,有一个突然抽出手枪,冲着自己脑袋就扣了板机。枪响过后,从城头栽落,砰的一声在积雪上画了朵梅花。

    随之,又有几个先后用枪自爆,用刀自戗,一连串挨个自杀的阵势,很是壮观。

    啧!孙铮略略有些蛋疼,貌似这个逼装的有点大了?

    我特么又没学过爆破专业,我哪知道装药量多少才合适?至于同时引爆,炸出个花蘑菇,我是真不知道!

    吗的,刚刚那冲击波搞的我也有点头晕,脑门子嗡嗡响……这帮鬼子为啥排队自杀?奇怪,这种变态真心欣赏不来。溜了溜了!

    这时,城内军营中也先后惊觉,无数鬼子兵举着枪匆匆上城增援。

    城外火光大起,已经明显失去救援意义。向存活的哨兵询问,得到个难以置信的答案。

    什么?城外两座军营的爆炸,竟然是判官用神术引来的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