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斩碎诸天 > 第四十六章 三百乡亲,要拿三万鬼子抵命!
    本着贼不走空……不对,是勤俭持家的精神,孙铮打扫战场,十三门大小重炮、六辆运送炮弹的卡车、数百枚炮弹壳,以及鬼子士兵的野战干粮,全都被收入空间。小树林里,只留下一地的鬼子尸体,这些尸体的配枪和个人物资,留给收尸的人做福利。

    一边收取战利品,一边用电台和山本一木磨牙。

    “你是不是在倭岛上被硫磺熏太久,脑子坏掉了?你要搞我,冲我来不行?你们倭奴是不是一定要用屠杀平民来掩饰自己的无能?以为这样就天下无敌了?那你怎么不去用开水浇蚂蚁,一壶就灭一国,不是显得更强大?!”

    “判官阁下!这是战争!我……”

    “你知道这是战争就好!你可以用平民设局杀我,老子一样也可以!我特么不去太原了,老子这就东渡去倭岛,先把你那个破倭皇砍了再说。回头再给你们那个富士山里钻个洞,多放点炸药,听说那火山还是活的,就是口子被堵上了,我给他松松口,引个流!”

    山本一木先是鄙夷,随即大惊失色,旁人说这个可能是开玩笑,可这是判官!这人是有神魔伟力加身的存在,他是真有这个能力的!

    “阁下!您是尊贵的判官,对平民弱小动手,这太有失道义了吧?”

    “亏你还在德国进修过!连一点基本的逻辑都没有?你搞我就行,我搞你就不行?老子告诉你,你可以杀西河子沟三百二十八位村民,老子就要屠掉你们三万两千八百个鬼子!不信你等着数……对了,会安这帮不算,我吃点亏,免费送你!”

    山本已经可以预见判官登岛后的景象,原本就因为重炮无功反而导致一整个火炮联队玉碎搞到快崩溃,听到这番话,连逃跑的勇气都没有了。

    “阁下!我承认这次用平民引你入局,是我的错。但这是我个人行为,与其他人无关!请给我一个赎罪的机会!我愿意伏首认罪,还请不要牵连无辜!”

    孙铮呸一声:“还特么有脸说无辜?靠女人卖春凑军费,举国上下一意侵华!倭国四岛上,就没有一个无辜的!你以为自己一条烂命能抵上三百多乡亲?你也太高看自己了!你这种只会对弱小下手的懦夫,根本不配死在我刀下!老子就要让你看着,我怎么给乡亲们报仇!”

    山本一木接连呼喊了数次,孙铮冷笑一声,将电台收入空间。走出树林,在附近找了个废弃的窑洞,放出一顶帐篷,钻进去闷头大睡。今天被连续轰炸,虽然杀戮点能修复身体,精神的操作却无法弥补,甚至比上次还严重些,还是先睡一觉比较要紧。

    一觉好睡,直到被饿醒,抬腕看表,手表的指针停在上午九点,已经失去动力罢工了。

    啧,看来得抽空搞个不用上弦的,这玩意停一次就抓瞎,还得找人对表。

    草草洗漱,吃点东西,重新上路。

    也不知道这一觉到底睡了多久,抬头看,阴去密布,暗无天日,也估不出时间。

    寒风呼号着将地面残雪狠狠卷向半空,刀片一样从脸旁刮过。

    孙铮放出一辆卡车,结果折腾半天没点着火。搞的挺郁闷,收起来,换个三轮摩托,几下踩着火,搞了套密不透风的摩托服,扣上防风头盔,驱车上路。

    本来路况就差,路上还有积雪,这一路走的相当勉强,好几次孙铮都想收起车自己甩活腿,看看这天气,还是忍了。

    摩托车晃荡了一个多钟头,眼前出现一座城,也不管是啥地方,先进去打探消息再说。

    城门口站着几个持枪守卫,正凑在火盆周围取暖,看到摩托车接近,连忙举枪阻拦。

    孙铮跳下车的同时,身上已经换了判官黑甲,但还没抽刀,就见那帮人连忙收起枪,乱七八糟的冲他敬礼,有的行军礼,有的乱鞠躬,嘴里胡乱喊着,不光不见害怕,反而一个个兴高彩烈的模样。

    孙铮有点摸不着头脑,这时,一位闻声赶出来的八路干部打消了他的疑惑。

    “这里已经光复了?”

    八路干部刷的敬个礼:“长官您好!”

    孙铮一下被逗笑了:“可别乱喊,哪跟哪啊,别让人笑话!”

    八路干部笑道:“您还不知道吗?咱们蒋委员长,又给您升官了!”

    为啥啊?孙铮挺好奇。

    “立冬那天,您在会安那场大战,正面击溃了会安守军,还把晋南一带日军最强大的炮兵联队消灭掉了。随后几天,日军全面收缩,如今已经撤出晋南,严守着太原、阳泉,到石家庄一线。晋南陷落的三十余城,已经全部光复了!”

    我这是睡了多久?

    干部带孙铮进城,指着街上载歌载舞的百姓道:“今天是农历冬月十五,下元节!民间传说是水官解厄的日子,大伙被鬼子祸祸了好些年,总算熬过来了,这天虽冷,可大家的心却是热的……”

    唉,你这套说辞就算了吧,太刻意了,太生硬了,演技太差了!

    那干部非要请孙铮吃饭,孙铮受不了他这滔滔不绝的侵略式宣传,拒绝几次都甩不开,索性往人群里一钻。

    那干部眼瞅着一身皮衣的判官进了人群,只是一眨眼,就消失不见。愣了半天,才想起来传说中,判官的衣服会变化。干部挺纳闷,不知道自己哪句话惹了这位爷不开心。幸好他摩托还在门口,只要回去守着,就能再见。嗯,正好趁这机会再理一个思路……

    换上常服的孙铮,混过庆祝人群,找了家馆子。老板声称庆祝光复,这几天都是半价优惠。

    吃饭的时候,听到大堂里欢声笑话的中,不时飘来几句吹捧判官的话。说实话,还挺爽的。再听还有人在家里树了长生牌位,每天香火不绝,四时供奉等等,这就多少有点尴尬了。

    美美吃过一顿,也不知是不是错觉,感觉这顿饭比聚仙楼那顿还爽快。

    结帐的时候,扔了几块银元到柜台,老板连说太多了,一抬头,眼前已经没了人影。

    孙铮没有回去取摩托车,他担心那干部还守在那里。以前看《大话西游》觉得挺有趣,可真的碰上一个唐僧,一下就明白了为啥紧箍咒能拘住猴子,这玩意,是个人都受不了哇!车不要了!

    穿城而出,重新放出一辆摩托,再次摇摇晃晃上路。

    沿官道向北几十里,这座县城同样已经光复,只不过这座城里入驻的是晋绥军部队。

    本来孙铮不想惊动驻军,没想到刚到城下,门楼上就有人冲他喊话:“老六!老六!”

    抬头一看,竟然是孙铭!

    孙铮驱车进城,孙铭站在路边笑的像花一样。

    孙铮挺好奇:“你这伤都没好利索,就跑这么远来?你们358团缺人到这地步?我得找楚团长说说。”

    孙铭轻轻一笑:“现在是楚旅长了!嘿嘿,哥哥我也沾你的光,转正了!现在也是堂堂353团的团座了!”

    孙铮白他一眼:“没想到你还是个官迷!不过是个团长,连伤都不顾?要给你个旅长、师长,还不把命搭进去?”

    “呸呸呸!乌鸦嘴!你就不盼哥哥点好的?”

    “我的错我的错!”孙铮双手合什很敷衍的做个罗圈拜:“童言无忌,大风吹去!有怪莫怪啊……”

    孙铭大乐:“你呀你呀……快进屋,哥哥我为等你,在这城头吹了老半天的冬风,也不知道心疼点病人!”

    哥俩再见,唏嘘不已。

    聊起鬼子经会安一败,突然全线后撤的原因,孙铮琢磨了一下,这应该是山本一木和筱冢义男对他之前放那段狠话表的态。

    这一退,一是能收缩兵力,二是向判官示好。

    孙铮那天说了,三百多乡亲,要拿三万多鬼子抵命。鬼子的想法是,判官杀人也是为了收复地盘,那现在把地盘让出来行不行?

    意思明摆着,就是拿这几十座城,换取判官高抬贵手。

    嘿嘿,这帮鬼子,想的还挺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