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斩碎诸天 > 第四十五章 老子偏要乱来,你咬我呀!
    顺利来到东城军营,此时营门处密密麻麻趴满了鬼子,数挺机枪,数门迫击炮全都冲着大街。

    孙铮出现在射程,鬼子指挥官连忙下令攻击。

    机枪、迫击炮同时啸鸣,形成密不透风的火力网。

    但这种应对大规模战斗的火力结构,在全力应对单独一个点的时候,反而显和臃肿蠢笨。

    这就是为什么面对强火力网时,冲锋一方往往要摒弃集团冲锋,转而使用小规模精英,分别突破。就是要以点破面。

    孙铮硬顶着火力网,前行数米,将火力完全吸引,突然一个闪身,左一拐,右一闪,将弹雨抛在身后。甩手就是一通手雷雨,这些都是磕好并延时的。

    手雷凌空爆炸,鬼子阵地一片狼籍。

    不等这帮鬼子反应过来,孙铮已经突进五十米,猛然一个加速,又是十余米,双方距离突破三十米时,鬼子军官们纷纷举手枪射击。

    这种攻击,可以无视。

    孙铮左右手齐扬,数团蓝球大小的特制手雷被甩进了鬼子防线。

    轰轰……

    装药量的提升,带来的是指数极的威力!

    解放战争时期,解放军战士们发明了一种以超量火药打包的土制炮弹,因威力巨大,往往导致对方被爆炸声波震死震伤,被称为没良心炮。孙铮这用鬼子炮弹改造而高的超量手雷,其威力可能还要超过那玩意。

    爆炸带来的的巨大冲击波和气浪,将孙铮推的向后闪了好几个踉跄。

    他没想到,威力会有这么大。早知道可能会有影响,提前塞了耳朵,还是被震的浑身不舒服,喉咙一阵阵发甜,使劲吞咽,嘴里全是血腥味。

    孙铮离了三十米,都被震出了内伤,首当其冲的鬼子,可想而知。

    整个阵地上已经看不到还敢冒泡攻击的,除了当场死掉的一大半,剩下的不是七窍流血呆滞看天,就是缩成一团求老天保佑。

    消耗十几个杀戮点,修复内伤,重新焕发活力。孙铮迈过防线,并没有清场。这些鬼子就算活下来,以后也很难再上战场,这样的货色,留着比杀了效果更好。

    五十米外的第二防线,此时空无一人,原本的守军早跑的精光。

    鬼子也不是个个都愿意杀人成仁,遇到比他们强的,也会怕,也会跑。尤其当军心涣散之后,引发从众效应,与那些毫无斗志的军阀士兵并没两样。

    孙铮在军营里转了一圈,有远远看到他就大呼小叫乱跑的,有直接跪倒在地等着挨刀的,也有缩成一团装死的,反正再没一个敢冲他开枪的。

    看来示威行动有点效果,孙铮打算在军营写上一行字,给鬼子提个醒,免的以后再犯这种杀百姓引惹怒自己的蠢事。

    左右一看,发现一名穿着军官服色的家伙面如土色,就缩在墙角发抖。

    一把揪过来,刷的一刀砍成两断,削下一根胳膊,用断茬沾点血当成笔,就在墙上动起笔。

    刚写两个字,猛然心中一阵揪心的示警,连不及思索,双脚爆发,一个起跳,跃上房顶,打算迅速撤出鬼子营地。

    啾啾啾!数声尖呖啸鸣从天而降,将整个军营完全笼罩。

    我X!这是重炮!

    明白了,全明白了!

    所谓的杀局,原来就是引我到这地方,然后用重炮火力洗地,搞饱和攻击!

    特么的,鬼子这本钱够大的,难怪那些鬼子看着斗志不怎么样,估计都是被送来做炮灰的新兵!

    现在顾不上别的,想跑怕是也不容易。速度再快也有限,这重炮覆盖攻击下,方圆数百米甚至几公里都在其火力范围。

    电光火石间,孙铮念头百转。身边炮弹落下,炸起团团烟雾,阵阵冲击波连绵交织。

    试着冲进旁边一处营房,但头顶呼啸而至的声音,让他明白对方应该在什么地方关注着自己行踪,并且能够准确的控制火炮落点。

    能把重火炮当成手雷用,这特么是早就布好的局,测算好了的!

    仓皇穿出营房,炮弹果然准确落下,将营房炸的粉碎。只是这一瞬,孙铮就已经冲出数十米,气浪推的他一个趔趄,却并没造成更大伤害。

    但他心里很清楚,这只是试炮,接下来才是真正的全面封锁!

    正在前冲的孙铮突然一个转身,原路折返,又冲进了数秒前刚被炸毁的营房废墟。

    他曾听过一个说法,说是战场上,再怎么密集的炮火,炮弹落点都不可能完全重合。所以,老兵会找炮弹坑躲避,因为一个坑里不会落下第二枚炮弹。

    可当他刚钻进废墟,心头就是一阵示警,看来还是不靠谱,毫不停留,一个冲刺穿堂而过。果不其然,炮弹再次落在身后。

    还没来得及庆幸,数枚炮弹同时落下,孙铮双手抱头,缩成一团就地一滚,扑入弹坑。很幸运,这几枚炮弹虽然将整个区域覆盖封锁,但毕竟没有精准落入弹坑。

    孙铮被冲击波炸的一阵阵发蒙,脑袋嗡嗡直响,身上的判官甲也被冲掉了一大半,左臂呈现出一种极不自然的角度,两条腿也使不上力。

    要是平常人,这时候应该巴不得自己已经死了!妈的,山本一木,你够狠!

    躺在坑里没挪窝,直接用杀戮点修复。这一次,足足花了一百零五个!

    即使在这时,附近还是不时落下炮弹,搞的孙铮不得不继续追加杀戮点,不停修复着身上的新伤势。

    就那么躺在弹坑里,一个劲的消耗的杀戮点。一直持续了十几分钟,炮击才暂时中止。到此时,孙铮总共消耗的杀戮点,已经超过了两千!

    炮声停止,对方应该是再没见判官动静,认定已经成功。

    孙铮就给他们一点希望,默默躺在那里调整自己,恢复身体,调整情绪,还要缓一缓被炮声震出幻觉的听力。

    再起身时,又是满身复活的判官!

    对方显然很意外,再一次命令开炮。但这一次,炮击程度也好,落点也好,比起上一次都差了不止一星半点。

    豁出去了!孙铮心底一发恨,咬着牙开始无规律快速运动,一会跑个Z字,一会跑个直线,偶尔还玩个回马枪。又是半个小时折腾,整个营房区完全被炸成废墟。可孙铮敏锐的发现,咬着自己的炮弹,越来越不靠谱。

    擦!估计是这帮憨憨之前用营房做的标的,现在营房炸没了,记号找不准了!

    就这么两波炮火下来,营区承受了数百枚炮弹。不光营房被毁,那些曾经以为躲过判官屠刀的鬼子新兵们,也被炸的哭爹喊娘,死伤无数,活下来的寥寥无几。

    但炮火明显力度渐弱,逐渐停止消失。

    孙铮脚下不停,直接用杀戮点修复损伤,恢复体能。调整到最佳状态后,全速向南方火炮阵地方向跑去。

    鬼子的重炮,最大射程也不过两三公里。以孙铮的速度,几分钟而已。就算加上县城建筑影响,十几分钟也足够了。

    孙铮全速出击,几分钟就上了城墙,站在城头瞭望,一眼就发现了城南的重炮阵地。那是隐藏在一片小树林间的掩体,一群鬼子士兵正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来回跑着搬东西。

    孙铮跳下城头,一阵风似的冲进炮兵阵地,也不废话,双刀在手,卷起片片血光,一片鬼哭狼嚎,鬼子兵大量崩溃,趁着没被砍到,头也不回的撒丫子跑路。

    孙铮怒火万丈,沿着树林挨个搜索,总共十三门重炮先后被找到,所有出现在视线中的鬼子全被砍成尸体,早前一部分脑瓜子灵泛的已经跑掉,他也懒的去追。

    这些火炮阵地都是在地上挖个掩体,基本将炮身藏到地面以下,只露出一小段炮口冲天,掩体内修有临时休息的散兵坑,也修有来往联络运输的通道。

    看着还挺科学,这么大阵势,就为了对付我?

    鬼子的重炮和炮兵,都是很珍贵的,就算鬼子有钱,这回也够他心疼的。

    再看其他物资,每座阵地上,都堆放着数十门弹壳,炮弹箱里则空空如也。就是说,刚才那一阵,自己一个人,把一个重炮联队的炮弹给耗光了!

    这么强的火力,都够打一场大规模攻艰战了!

    阵地指挥位,电台还在固执的传出电流声。

    拣起应答器,按下通话扭:“山本,山本,判官呼叫,听到请回答!”

    没反应,嘿嘿。

    孙铮也不着急,就那么坐着,非常坚持的一遍又一遍的喊。直到喊到第七遍还是第八遍,终于有了回应。

    “判官!你别得意,这次让你逃了,下次咱们再来过!”

    “哈哈!山本一木,你们倭奴都是这嘴脸,死的也能给说活了。明明是你运气好,这次让你逃了……算了,说这个没意思。我是想告诉你,来而不往非礼也,你既然开了头,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你想做什么?”

    “哎呀,你这么凶干什么?我好怕哟!知道你小子不服气,也知道你挺会躲,不过我也懒的去找你。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咱们,太原见!”

    “你想闯司令部?你敢动司令官阁下,就不怕我对你的家人动手吗?”

    孙铮又是大笑:“没关系!国战嘛,到了这个地步,任何牺牲,我都能承受!倒是你,山本一木大佐,你能承受太原死一个司令官,那么能不能承受京都死一个亲王,或者皇宫里死一个天皇呢?”

    山本也急了,要是真让这祸害跑去本土,他自杀一百回都不够:“你不要乱来啊!”

    “老子偏要乱来,你咬我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