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斩碎诸天 > 第四十四章 要把这帮畜牲打疼打怕
    寒风刺骨,积雪半消。

    会安县,西河子沟,这个原本生活着三百多百姓的村落,如今已经彻底死寂。

    两天前,鬼子一支摩托化部队突然出现,将小村团团包围,不由分说,直接用机枪扫射,将村中百姓全部杀死。

    事后又用坦克冲击村中房屋,将整个村子彻底夷平。

    孙铮站在残垣断壁前,迎着凛冽寒风,面沉如水,一言不发。

    一声哨鸣,稍后,孙错带着个伪军出现。

    “哥,这是军统在会安情报站的老刘,说是有重要情报,非要见你才肯说。”

    老刘满脸苦色:“判官爷!您体谅。没办法,咱就见过您的脸,不见真人,不敢轻信!”

    孙铮表示理解:“说说你的情报。”

    老刘道:“咱们内线传来消息,说鬼子为了配合南洋攻略,准备开春搞个大行动,目标是洛阳一带。因为您对双方士气的影响,大本营下了必杀令。说是不惜一切代价,都要除掉判官。那个特战专家山本一木,具体负责执行。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他们应该是用这支鬼子小队做诱饵,要引您入必杀局呢。必杀局的细节,咱们人混不进去,没拿到详细情报。但我们军统内部做了分析,认为鬼子极有可能会动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也不排除会使用毒气弹!”

    孙铮点头:“我知道了,谢谢你们的情报!”

    老刘离开时,又停步转身:“爷!老刘我不是啥好人,但我有句话,不说出来憋的慌。爷您是干大事的,有您在,全国军民对挑翻小鬼子的信心都大了好几倍。老刘我劝您一句,小不忍则乱大谋啊!”

    孙铮突然笑了:“怎么?怕我沉不住气?跑去和鬼子拼命?呵呵,也不知道我做了什么事,让你们军统觉得我缺心眼。”

    老刘登时哑口无言,脸色数变,终于摇摇头走了。

    楚雷不知道从哪冒出来:“军统里没一个好东西,比鬼子都坏!要不是顾及抗战大局,这种货色我恨不得见一个毙一个!自己没种,还有脸劝别人?”

    孙铮想到了某位传奇的“军统六哥”,不由失笑:“少阴阳怪气!有话就说,在我面前玩这一套?”

    楚雷一脸扭捏:“孙哥,鬼子都踩脸上了,咱真不给点反应?这股嚣张气焰要是不打掉,整个沦陷区的百姓,怕是连觉都不敢睡了!”

    孙铮一招手,第一小队迅速围到他身边。

    孙铮将目光投向远处,沉声道:“我有预感,这次鬼子肯定不会照套路出牌。与其这样被动,不如主动出击。我决定独自行动……”

    五个人都急了,连声喊着要和他一起共进退。

    孙铮止住众人:“别怪我直接,以你们几个现在这身手,跟着我只能成累赘。我要应付鬼子可能布置的陷阱,还得分心照顾你们。搞不好,鬼子兴许就拿你们做饵,引我入局呢?!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五人一脸尴尬,谁能跟你比啊!

    孙铮接着道:“所以我决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他们敢做初一,我们就来做十五!我现在命令你们,不管用什么方法,化妆前往上海,尽快在上海立足。然后伺机刺杀一批日伪高层官员,必要时,民愤极大的鬼子侨民也可以处理一批。记住,你们在上海闹出的动静越大,我们的主动权就越高!但是千万要记住,任何时候,都要以保全自身安全为要!如果条件恶化,也可以适当挪几个地方,鬼子越乱,对咱们越有利!”

    五人接到这个任务,多少有些迷茫。想多问,可孙铮一扭身,三跳两跳,没了踪影。以他们的速度,连影子都追不上。

    第一小队原地稍做商量,决定执行命令,以配合教官在晋省的行动。

    正午时分,孙铮沐着冬日暖阳,出现在会安城西门外。

    鬼子那几辆“专打孙判官”的坦克车在东城军营,孙铮不屑于遮遮掩掩,直接换上黑甲,大摇大摆走向城门。

    西门口,已经全是鬼子在把守,明显是接到了相关命令,发现黑甲人出现,直接搂枪开火,同时大声呼喊增援。

    子弹打中护甲,激起点点火星,孙铮一边拔枪还击,一边加速冲锋。

    门口几个鬼子守兵当场被击毙,门内鬼子还急着要关城门,被孙铮磕了几枚手雷,炸的屁滚尿流,仓皇逃蹿。

    闯进城门,西门附近的的鬼子们已经组织了几道防线,甚至还架上了两个机枪阵地,见到黑甲从门洞中出现,一声令下,无数枪声交织,弹链划过空气将门洞封锁。

    然并卵!

    黑甲黑面的判官不惧枪火,硬顶着弹雨向前,根本不受影响,看的防线后一群鬼子面面相觑。之前就被判官种种传说灌脑,现在又当面见到这远超常人理解的神魔之象,有好些个鬼子已经吓的连开枪都忘记,举着枪傻乎乎站在原地发愣。

    孙铮敏锐的发现火力突然减小,毫不客气的抓住这个机会。空间里早就磕好的手雷,一连抛了十几枚,直接将两个机枪阵地炸翻。原本足以抵挡营级攻击的防线,就那么被炸的支离破碎。

    跨过防线时,发现好些个侥幸没死的鬼子,满脸呆滞的望着天空,一副没有灵魂的模样。

    这种货色都懒的去砍!

    浪费时间!

    故意走西门,就是为了让鬼子有充足的准备时间。如果不能一次把这帮畜牲打疼打怕,这种用百姓生命做阀的手段,以后肯定还会源源不断!

    会安虽然号称大县,但东西距离也不到三里。和大多数中原城池一样,东西南北两条大道笔直相向,完全不用拐弯,只要沿着大路向前就行。

    一路向东,两边各种建筑里,不时会冒出鬼子阻击部队,孙铮没有一点不耐烦,每次都会很认真的停下身形,仔细的将所有火力点逐一拔除,先扔几颗雷爆点,再用手枪清场,直到抵抗完全消失,才会继续向前。

    这么一路走,一路打,速度自然慢的出奇。不过走了短短两三百米,天色就黑了下来。

    城中到处是人喊狗叫声,无数鬼子举着火把、打着电筒、放出照明弹,不住的调兵遣将,试图将孙判官消灭在路中间。

    等孙铮走过三分之一,到县邮电局附近时,突然几声厉啸从头顶传来,竟然有人发射了迫击炮。

    嘿嘿,真当我傻吗?乖乖站在这里让你炸?

    孙铮一个蹿步,跃上邮电局房顶,翻手摸出一杆长枪,砰砰砰就是几连发,直接将几个迫击炮手击毙。顺手又扔了几颗手雷过去,毫不意外,手雷落在炮弹堆里,引发了殉爆,直接将附近一大片房屋炸塌,连累的好些鬼子被埋。

    跳落街面,四周登时一空,无惊无险向前又是数百米。转眼到了县政府门前,这里是县城正中间,一帮鬼子正埋伏在县衙大门前,堆着沙袋工事,架着机枪,等着判官出现。

    当孙铮直面这两个机枪阵地时,从东面传来一阵隆隆车声,正是那几只屠杀村民的豆丁坦克!

    这帮畜牲是孙铮此次行动的目标之一。

    也不再与两挺机枪纠缠,直接甩手雷,连环数十枚,将两个机枪阵地炸毁,连县衙的八字墙都被炸成一堆破烂,鬼子的尸体和各种建筑垃圾混在一起,再也看不出本来面目。

    大街东面,五辆鬼子坦克隆隆开近,几条机枪火力互相交叉,封锁了孙铮附近。

    这破豆丁,特么连个炮都没有,只能前后各架一挺机枪,也有脸叫坦克!蜗牛一样的速度,一辆车里满打满算才能装三个人。还得是鬼子这体形,换个美国人进去就伸展不开。

    这就是欺负中国没有制造业,连他这玩意都造不出来。这玩意出现在战场上,恶心人的成分更多些。

    孙铮跑一个Z字走位,五辆坦克前后开火,却根本连边都蹭不着。

    短短半分钟,孙铮就扑上了第一辆坦克,最恨这种屠杀百姓的牲畜,一刀刺穿薄薄的铁皮,取一枚特意用辣椒制作的小号辣雾雷扔进去。起身一跳,落到旁边另一辆,如法炮制,同样赏一颗辣雾雷。

    等孙铮给第五辆坦克也塞上辣雾雷时,第一辆里的三个鬼子已经无法忍受,打开乌龟壳艰难的往外爬,一路咳的嘶心裂肺,眼泪与鼻涕齐流。

    孙铮冷眼旁观,等到三个鬼子都爬出来,刷刷几刀,砍掉双手双脚,扔着他们在那里哭爹喊娘。

    辣雾雷这种直指人类最薄弱环节的“生化武器”,根本不是平常人能够抵御,四辆坦克随即沦陷。

    十五个鬼子享受了同等待遇,被砍掉四肢,无助的躺在大街中央惨呼悲号。

    这群鬼子的惨状震惊了附近阻击阵地的鬼子,好些新兵直接崩溃,扔下枪跪地,不住的磕头祈祷。旁边的军官老兵,罕见的没有呵斥,他们自己都被吓到胆寒,哪里能顾上别人。

    孙铮沿街前行,那些鬼子不主动攻击他,他也懒得去理,他的下个目标是城东军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