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斩碎诸天 > 第四十三章 不惜代价除掉判官!
    记者团匆匆出山,还没来得及各自散队,就听护送他们的士兵爆料,说是判官要在平安县城,公开处决杀害三百余军民的鬼子暗杀小队。

    得,这下都不用散伙,直接在中央军借了几辆汽车,一路紧赶慢赶,来到平安县时,只见城门口上方,沿着女墙一字排开吊着十八具忍者装扮的死鬼子。

    这也下手太快了吧?

    记者们想着能不能再采访判官一次,结果一问,这些鬼子是天不亮就吊上去的,判官爷处决完鬼子,早走了。

    一群记者面面相觑,又费劲巴拉与看守士兵沟通,近距离做些拍摄。

    士兵们早就得到通知,这方面倒是可以给点方便。反正鬼子已经死了,再折腾也活不过来,做点宣传工作也有助于提升士气。

    十八具忍者尸体一字排开摆在城头,记者们凑近拍照。

    其中有那么几个心怀鬼胎的,确认了这些尸体确实是忍者小队,心中的惊恐简直难以形容。

    要知道,这支小队可是鬼子手中最顶尖的那一小撮,以往执行任务,可谓无往而不利。甚至在鬼子攻略南洋时,袭杀过不少敌军首脑,虽然名声不显,但越是知道其存在的,越是知道这支小队有多强。

    可现在,这么强悍的无敌小队,居然一点动静都没搞出来,就那么四平八稳的躺下了!

    记者们借助平安驻军电台,各自将新闻稿传回报社、组织。

    受益于无线电报的便捷,几个小时后,所有应该收到消息的相关人员,都已经接到了详细的报告。

    同样的,报告也传到了侵华日军太原派遣军司令部。

    神色黯然的第一军司令官筱冢义男中将轻轻一摆手,诵读电文的通讯兵敬礼退后。

    “山本君,事情演变成现在这种情况,说说你的想法!”

    孙铮心心念念想干掉的山本一木,此时一脸平静,看不出是喜是悲,被上官问及,才出声回答。

    “将军阁下!神风小队的失败,已经证明了卑职之前的推断。在山区没有地利、人和的条件下,我方目前根本没有任何足以匹敌判官的力量!山岗服部以为自己在南洋所向披靡,区区晋省山地,定然不在话下。如今,他用自己和队友的性命,验证了卑职的当日的预测。一线天的环境,或许没有南洋那么恶劣。但那里是八路军的老巢,不是尚未脱离蛮荒的南洋土著可比!”

    筱冢义男稍稍不快:“山本君,我是让你说说怎么对付这个孙判官,不是让你批评神风小队的失误!他们,已经用自己的生命,证明了自己对陛下的忠诚,就算犯了错,也已经付出了应有的代价!此事,不必再论!”

    “遵命!阁下,以卑职浅见,在山区战斗,我军所有的装备优势都无法发挥。因此,卑职以为,最好的办法,还是将其诱至我军擅长作战的区域,以强有力的火力,饱和打击,一劳永逸!”

    筱冢义男冷笑道:“以过往战例来看,这个孙判官很不简单!河源县整整一个联队,被他闹的灰头土脸。特战队数次以斩首战术突袭,非但劳而无功,反而陷入多方绞杀之中,落得个杀身成仁!山本君,那是随你一起赴德国深造数年的帝国精英,每一个,都是帝国无法承受的损失!只是那一仗,就落了个全军覆没!若非如此,军方也不会特意从南洋抽调神风小队来暗杀!

    我知道,此前因为特战队失败,罚你去做教官让你心中多少有些愤懑,但这是战争!我们身处战场,每个人都只是这驾战车上一个微不足道的零件,性命尚可不顾,何况区区职务!”

    “卑职不敢!特战队失败,乃是卑职一手造成。没有被送上军事法庭审判,已经是将军阁下的回护。卑职心中无时无刻不感念将军阁下的恩情……”

    “好啦好啦,客套的话不必多说。现在我们接连损失了两支特种战队,证明这种小规模的精英战、斩首战术甚至暗杀战术,对判官这样的高手,根本没有效果。那么,山本君你所说的饱和打击,具体有什么想法?”

    “将军!根据以往战例分析,此人乃是高手中的高手,以寻常手段,根本无法伤到他!因此,卑职才觉得有必要使用重火力饱和打击,火力我们不缺,唯一的困难是,如何将判官诱至我们预设的战场!”

    “你的意见呢?”

    “综合各方情报,判官对屠杀平民的行为极度愤恨,或许,我们可以从这方面下手。”

    “哟西!不愧是特战之王,这么快就有了头绪。那此事就由山本君全权负责,计划制定后,尽快予以执行吧。大本营有令,一定要在明年春季攻势之前,不惜一切代价,消灭这个判官!”

    “嗨!”

    寒风呼啸着,将雪花洒遍神州大地。今年入冬的第一场雪,罕见的大。

    短短一夜过后,整个世界仿佛被刮了大白,在透出云层的阳光下,银装素裹,分外妖娆。

    孙铮赖在被窝,完全不想起床,享受了一把久违的后现代废宅待遇。

    被饭菜勾起馋虫,恋恋不舍的抱着被子大喊:“被子被子你放开我,我要去吃饭!”

    院子里突然响起一阵哄笑声,

    尴尬,家里有客人!

    唉,忘记了,咱家前屋是妇救会的地盘,那帮老娘们可爱来串门子。孙铮觉得她们学习知识、改造思想什么的都是借口,主要还是想蹭咱家的壁炉,嗯,还有伙食!

    一个青龙出水,下地的同时已换上棉衣。

    幸亏有空间神器,不然要让孙铮穿这时代的棉衣棉裤,是真的会要老命。那玩意的感觉,比背两套判官甲还可怕!

    现在有孙铮,媳妇和外婆一家有了秋衣秋裤这种神器,更有轻便的保暖服,各种保暖贴身不说,还不轻便塑身,很是引导潮流。惹的根据地一堆老娘们纷纷来取经,想学习孙家人的手艺。为了支持媳妇工作,孙铮向妇救会捐了一批冬衣,李雪娟会长开心之余,犒劳答谢非常频繁,搞的孙判官越来越喜欢赖床。

    孙铮当然不怕冷,他只是单纯的不喜欢冬天,尤其是这个时代的冬天。不光道路难行,所有的社会活动都会消失,人们只能缩在家里避寒。战争期间,每年光是因冻饿而死的人,就数以万计。

    为什么说我党是人类历史上最牛逼的执政团体?中国这个拥有五千年灿烂文明的农业国度,直到新中国,才彻底摆脱了种地农民被饿死的惨状。

    那些享受着种种福利的喷子键盘侠们,总是以为外国的空气才自由,以为什么民主制度才是人类未来。如果让他们去体验一下非洲甚至隔壁三哥家的生活,或许,多少能明白一点。

    摇头将脑子里胡思乱想抛开,钻进厨房独享剩饭,意外发现今天的菜里居然有鱼。他可不记得最近从空间取过鱼,这玩意肯定是别人送的。

    根据地越来越稳固,物资渠道也日渐畅通,可是大冬天的送条鱼,也是很困难的。

    饭后问媳妇:“谁送的鱼?”

    李雪娟还没回答,旁边一位串门的妇女笑道:“是小胡带人捞的!哎哟要不是眼见,我都不晓得,原来鱼还能这样子捞的!冰上钻个窟窿,就傻乎乎的往外蹦!”

    孙铮稍稍有点意外,以前倒是曾经在视频里见过,可那是东北才有的……东北?小胡!?

    15号,胡国华!这家伙是东北抗联烈士遗属,这种把戏从小玩惯了的。

    啧,一想到这帮家伙,孙铮就有点头疼。

    平安县公开处刑之后,各地鬼子相对都老实不少。

    这时,延安方面来电询问,能不能请特战队去那边传授一点经验,顺带帮着练一练兵。

    孙铮感觉自己这边也没啥事,就打算派两支小队去延安交流。

    楚云飞得了消息,连忙喊着要一支小队帮忙练兵,他要一雪团部被端的耻辱。

    孙铮还在犹豫要怎么分派,李云龙也跑来凑热闹,非要给自己也要一支教练小队,还说特战队里有不少原本就是他的兵。

    索性,孙铮大手一挥,特战队员哪来的回哪去,反正他这儿也用不着了。至于要谁去延安交流,让他们自己决定。

    哪来的回哪去?特战队员们自己可不那么想。

    经过孙铮的团结教育,这帮人思想已经发生极大转变。他们觉得自己这二十五个人,就是一个整体。而且他们自己也早有定论,两党之间,将来必有一战。如果现在各回各家,将来在战场上相遇怎么办?

    经过内部商议,第三、第四两支小队前往延安,第二小队去了358团,第五小队去了独立团。剩下第一小队的五个人,哪儿都不去,依旧跟着教官。

    担心孙铮反对,这五人就地解散,以个人身份在根据地住下。

    袁主任巴不得呢,赶紧趁着没人察觉,迅速给五人都安排了兼职,和我党其他干部一样,袁主任的想法很简单,捞到盘里都是菜!

    孙铮其实并不在乎他们是做教练还是当民兵头子,他头疼的是,第一小队的五个家伙,可是最强小组,就这么窝在山里摸鱼砍柴,耽误的可是自己的杀戮点啊。

    鬼子们可能也是体谅到判官的难处,于是,在入冬的某一天,一个让孙铮极度愤怒的消息传进山来。

    鬼子在会安县附近,用坦克机枪屠杀了一个村庄!幸存者说,鬼子的坦克上写着五个字:“专打孙判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