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斩碎诸天 > 第四十二章 还敢说你没鬼?
    强行结束记者会,孙铮钻进山间悠哉悠哉逛了大半天,找到一队巡逻队员,一起打猎散心去了。

    家里,一群记者很快从袁主任那里确认了消息,确实有人在隘口留下了地图,虽然无法从纸张、笔迹上认出是谁的手笔,但一眼就能看出来,那地图上标的真是根据地内部道路,甚至还很清晰的标出了判官家的位置。

    这就不怪人家怀疑自己了,可是记者们自有说法。无论这事是不是他们中人干的,这时候都要统一口径,坚决予以否认。毕竟两党军方也同时派了护送队员呢,算起来,他们人更多。

    一番扯皮,提心吊胆过了一夜,好些人总是在梦里惊醒,唯恐一不小心,那个煞星半夜闯进来就割了脑袋去。

    反正采访任务已经完成,次日一大早,记者们就要求离开一线天。袁主任“勉为其难”的答应,安排人员护送一行人原路返回。

    那几个被特战队员标出来的敌人卧底,被牢牢盯住,之所以没有当场揭穿,不是顾及什么影响,面是要放长线,吊大鱼。

    中午时分,孙铮拎着两只野兔回家,一进门,就听院子里阵阵欢声笑语。难道记者没走完?

    到院子里一瞧,原来是李云龙和赵刚来了,这时候正由袁方陪着,坐在山墙的荫凉处喝茶聊天。

    孙铮一进院门,李云龙就笑出了声:“咱就知道来建功这里少不了吃顿荤腥,你看,这还特意打了兔子!哎呀,太客气啦,都是自己人,随便整几个凉菜就行啦,非要动炒锅,这以后……总也吃不上可咋整?”

    众人一通大笑,孙铮笑道:“你老李现在假假也是上万人的团长,怎么一见面总是哭穷?这是打土豪打惯了,怕轮到自己?”

    李雪娟闻声也从后宅出来,接过兔子:“你们聊,我去加个菜!”得,本来是捉回来给媳妇养着玩的,还是别提了。

    李云龙嘿嘿一笑,完全没有被揭穿的尴尬:“你们可别听建功胡说,什么上万人?几千人都快把我老李吃垮了,真有上万人,吃土都没地方挖!”

    孙铮落座问道:“你们怎么有空来一线天?”

    赵刚面色一黯:“这几天,大伙都把眼光聚在记者团身上。让小鬼子钻了空子!有一支鬼子暗杀小队,尾随着记者团昼伏夜出,目标应该就是一线天,甚至就是建功你本人!但这帮鬼子很狡猾,我们没能及时发现,前几天得到特战队通报,新一团和中央军、晋绥军等部联合做了调查,这帮小鬼子的行进路线已经被复原。这帮畜牲简直不是人,他们这一路走过来,为了掩盖行踪灭口的我方军民,至少三百多人!就这还只是查到的……”

    李云龙满脸期待的看过来:“这几天,因为这个破事,搞的刚刚升起来的心气,又有些低迷。我听说这事是特战队通的气,心里就有了底。这次进山,就是想把这帮鬼子尸首带回去,咱也做个新闻发布会!给死难同胞一个交待,也顺带着给大伙提提气!”

    十八个鬼子忍者,还在空间里扔着呢。孙铮有点明白为啥这些家伙那么值杀戮点了,能不动声色杀几百人,肯定是老手。越是这种罪恶深重的家伙,杀戮点就越多。

    这么说起来的话,那些鬼子高官,岂不是……

    看到李云龙的眼神,孙铮点头:“鬼子尸体都是小事,咱一线天这环境,就算再来多少也包叫他有来无回。可咱们老这样被动也不是办法!”

    众人同时来了精神,等着孙铮的下文。

    孙铮沉思片刻,大手一挥:“先吃饭!”

    众人登时泄气,一个个哭笑不得的瞪着他。

    李云龙一转眼又来了精神:“听说你把战甲刀枪给那些记者看了?这可就不厚道了,咱自己人都没捞着看呢,倒先让外人沾了光。趁现在没啥事,你那套宝贝请出来,咱们自家人瞻仰瞻仰?”

    孙铮笑了笑,来到山墙伞标前,一推门,伸手进洞抄出人偶,堆在桌前:“看吧!”

    袁方等人互相打个眼神官司,还说没有鬼神之力,刚刚我们才一起推开门查过的,只有个光溜溜的人偶,别说盔甲和刀枪,连块多余铁片都没有!你这一捞就有了?这肯定是五鬼搬运的法术!

    李云龙怀着激动的心情,先是小心翼翼去摘长刀,结果扯好几下没扯动。

    这时,一只兔子蹦蹦跳跳从厨房蹿出来,李雪娟紧追其后,举着菜刀大呼小叫。

    孙铮不由失笑,很随意的伸手一抄,两把长刀、两把短刀、两支手枪都被取下摆在桌上:“你们慢慢看,我去帮忙!”

    几步蹿上去,先把媳妇手里刀接过,再追兔子。拎起来,自己动手洗剥。

    李云龙、赵刚、袁方瞧都没瞧这热闹,每人占一样武器,拿在手中翻来覆去的看。

    李云龙捞的是长刀,抽刀出鞘,只觉得寒光森森,冷气逼人。仔细一瞧,只见长刀吞口处,浮雕着一只模样凶猛的兽头,刀刃吞口处,写着两个篆体大字。

    老李是个粗人,认得几个字还是入伍以后扫盲班学的,这种篆体压根不认识,只好喊赵刚,人家是大学生,肯定能认出来。

    赵刚正把玩着短刀,听他喊,凑过来一瞧,倒吸一口凉气:“这兽头看着像狮子,不对,应该是宪章,噢,也就是狴犴!龙生九子之一,因为喜欢争执,所以古人把它刻在牢门上。这两个字……是轮回!”

    李云龙啧啧嘴:“这把有字,那把肯定也有,我瞧瞧,真有,哎,老赵,这字瞧着和那个不一样啊?”

    赵刚一看:“是不一样,这两个字是彼岸!不是兽头那个狴犴,是彼岸花那个彼岸!”

    袁方沉吟:“一个轮回,一个彼岸。有点像和尚们说的词!”

    李云龙道:“老赵、老袁,看看短刀和枪上有没有字。”

    三人又是一阵翻看,果然每件兵器上都刻着字迹。

    赵刚是文化人,很快就逐一认出了底细:“短刀上这个兽头,也是龙子之一,叫睚眦。传说此兽性格刚烈、好勇擅斗、嗜血嗜杀,人们常说一饭之德必偿,睚眦之怨必报,就是指它恩怨分明。这把刀上的字是厚德载物,那一把的字是以德服人。”

    李云龙有点纳闷:“以德服人咱听说过,厚德载物啥意思?”

    “这是道德经里的话,意思是越是道德高尚的人,就越应当承担重大的责任。”

    有点意思,李云龙又抽长刀:“这两把长刀除了名字,也有一行小字,老赵你给瞧瞧。”

    赵刚接过来,认真研读:“轮回上刻的是‘三十年众生牛马,六十年诸佛龙象’;彼岸上刻的是‘鱼跃此时海,花开彼岸天’。好家伙,这意境高远,有点成佛成祖的味道。”

    把玩手枪的袁方也找到了枪上的小字,认真分辨,幸好小字是楷书,不由的读出声来:“这一把是‘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这一把是‘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啧啧,这有点像世外高人的语气,可是写在枪上,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李云龙摸着刀身上的字迹:“太奇怪了,这字明明看的清清楚楚,可摸上去却是一点感觉都没有。难道咱老李手上老茧太厚?”

    赵刚早就瞧到了这种古怪:“这应该是先蚀刻之后,再用不同颜色填补,然后再统一磨平的。不过这种技术……怎么说呢,我知道应该有这种技术,但真正能做到这程度的,我还从来没听说过。再看这几只兽头,活灵活现,远远不是咱们平时看到那些匠人能做出来的。”

    空间一体化打造,不同材料之间泾渭分明却浑然一体,完全看不出结合痕迹。至于那些龙子像和诗文字句,那是孙铮以前做机械工作室,为爱好者们打造收藏版古兵,特意花大价钱买的原画。那个价钱花的他心疼好几年,所以这些美到快活过来的图案记忆相当深刻。而且空间的技术明显比他自己手艺更高超,成品效果更眩目。

    袁方把手枪递给赵刚:“老赵你看,这枪你能认出是什么型号吗?”

    赵刚摇头:“我刚才就发现了,这枪的样式,和以前见过的所有手枪,都不一样。不过从这规格来看,射程肯定比一般手枪要大。”

    孙铮处理完兔子,溜达了回来:“这两把枪叫嘲讽!全长270毫米,右枪空枪重1.7公斤,使用9毫米手枪弹,装弹量9发,有效射程200米。左枪空重2公斤,使用11毫米手枪弹,装弹量7发,有效射程220米。”

    公母还不一样?李云龙最爱枪,好奇的追问:“这是哪国产的?”

    孙铮一怔,在这个世界,这玩意妥妥是咱的原创!

    “说出来你们都不会相信,这是纯正国产货!”眨眨眼,补充道:“而且是纯手工的限量收藏版!目前全世界只有这一对,想找第三支都没有。”

    三人心里同时泛出个念头,还敢说你没鬼?